2016.10.17市長施政報告與質詢




黃議員柏霖:
市長今年就任剛好滿十年,最近發生很多天災人禍,我簡單做一個整理並製作這張表。當然還有很多沒有列進去,包括凡那比風災等等很多的問題,還有731氣爆、人口負成長、交通死傷、青年失業率全國最高、家庭可支配所得在六都中我們是倒數第二、營利事業銷售額我們是負成長以及稅收衰退等等。市長,這幾年來我們一直在推宜居城市,我想人口數就是一個成果。如果一個人口數都沒有辦法增加,代表我們的政策是不是跟市民有一個很大的落差?很多人沒有搬來高雄。從這個就可以看到過去六都人口從2006和2015的比較。我們高雄市總人口增加0.7%,同一時間增加最多的是桃園市,增加了10.2%。離我們最近的台南也有1%,包括新北市5.4%、台北市2.8%,我們高雄市最少。就是說這十年來,高雄市增加的總人口都不到2萬人,可以說很少。到底我們的宜居城市的成果是什麼?為什麼這些人不願來高雄,結果跑去桃園、台中或其他的城市?我覺得各位執政團隊都應該去思考問題出在哪裡?到底哪個環節有問題?為什麼這些人不願意來?這是第一個,我們從人口數來看。

第二個,我們來看,高雄市是交通最危險的城市。怎麼說?各位看一下這張圖,每10萬人車禍的肇事率在高雄是2,650.92,是全國最高,新北市是一千多、台南市是一千五百多等等,這是一個比較。對於一個宜居城市來講,如果交通不安全,我想這也會影響民眾搬來高雄的意願,這也是一個參考的指標。

第三個,青年的失業率。這個議題本席這麼多年來,不斷在議事廳就教市長也跟很多局處長提到。我們高雄青年的失業率到底有多嚴重?我們來看這個表格,那是2006年和2015年的比較,以高雄市來講從11%增加到13.4%,這13.4%是全國最高。離我們最近的台南是13.1%、台中是12.4%、桃園10.1%、台北12.5%、新北市是10.2%,而我們高雄市這十年來增加了2.4%,是青年失業率問題最嚴重的城市。

這幾年來我們到處都會跟很多朋友聊天,問他們的兒子、女兒在哪裡畢業,你會發現很多人幾乎都不在高雄;他的二代、三代幾乎都不在高雄,因為高雄沒有相對好的就業機會。在這裏面為什麼我們青年的失業率會這麼嚴重?有兩個因素,第一個,我們的就業機會是不是比人家少?第二個,我們就業包括薪資和工作的挑戰性是不是哪一個環節沒有做好?而造成這麼多青年不願意選擇高雄,或者他在高雄找不到工作。有些是有能力的人到別的地方去,沒能力的人留在這裡,但是留在這裡又找不到工作,就形成一個惡性循環。這個部分也希望政府相關局處去思考一下,為什麼我們高雄的青年失業率是全國最高,而且看起來我們增長的幅度,還有整個指標又是全國最高,這個也值得大家去思考。

再來,我們提到家庭可支配所得,為什麼要提到家庭可支配所得?像我跟我的太太都有工作,我太太在大學教書、我是專職的民意代表,我又有收入,我們相對的比一般家庭好一點。但是高雄有很多父母可能中年失業,兒子又找不到工作,當然他的收入就減少。可支配所得減少代表什麼?代表這個城市在整個包括營利事業等等一定會減少。因為沒有消費就沒有就業機會,沒有就業機會,很多人的生活低於貧窮線以後,未來就開始領救濟金,也就形成一個惡性循環。

我們當然希望這個城市因每個人來到這裡,而欣欣向榮,每一個人到這裡都有工作,而且工作很好、對未來充滿信心。我們希望看到的高雄是一個這樣的高雄,就好像民國五、六○年代,高雄有加工出口區,就讓很多人都搬來高雄。我的曾祖父一百年前從桃園來到高雄,那時候高雄還沒有很多人,他帶著他的9個兒子來,那時候高雄市相對很落後,沒有什麼就業機會。只有一個好處就是可以耕作兩次,然後到屏東還可以加種雜糧,就是因為有就業機會。如果我們這個城市不能創造很多優質的就業機會,那麼第一個,它的失業率會越來越高。第二個,它的可支配所得就減少。就像這個數字所呈現的,我們平均的可支配所得,市長,你看我們和新北市,新北市95.9萬、高雄市94.7萬,台南市83.8萬,我們是第二,贏過台南。而台中是97萬,桃園、台北市…,當然台北市131萬是比較高,我們不和它做比較。我的意思是就這樣的一個數字,我們要再去思考,我們到底還有什麼?我們還可以做什麼?我覺得這樣的問政才有意義。我們到底哪一個環節有問題,我們需要做什麼樣的改善,然後讓這個城市更好。

接著是六都營利事業銷售額統計表。高雄有增加五千多億,奇怪!台北市反而少。到底是什麼因素?我想它只是一個趨勢。高雄在這個部分,我們到底做了什麼?當然我們也知道市長好不容易爭取中油南遷到高雄,這是好事。但是我說不只是總公司遷到高雄,我們可能增加一點稅金,最好是它的管理部能不能來高雄,把它的總公司相關子企業都搬來高雄,我向市長報告,起碼又多幾千個就業機會。這些人要到這裡上班,它所影響的,包括來這邊消費等等,它就會形成正增強。再來是我們的稅收,我也知道市長很努力,因為這個是會計的東西,它每一個指標都不一樣,只是有這樣的趨勢,讓市長來參考。

我剛剛提的這幾個數字,包括失業率、我們可支配所得及我們的人口總數,事實上我們和其他縣市比起來,不算亮麗。我也希望市長在這個部分,今年5月我的市政總質詢時,我也向市長就教過,當時520蔡英文總統就職,我也祝賀她就職總統,但是我希望她給高雄三個紅包,一個是自由經濟示範區。自由經濟示範區的法律,前幾年經發局等等,市長指示,當時的副市長也很認真,我也陪著他去韓國考察,我知道他們也有去新加坡、香港。這個部分我們能不能趕快透過我們能做的,高雄有十幾位立法委員,而中央,市長這邊也有一個管道,我們如何趕快,不但是把高雄港,甚至把DC21、205兵工廠等等,我們能做的,盡可能的透過法制化,讓這樣一個自由經濟示範區能夠是一個比較新的型態,以「境內關外」的概念,吸引更多優質投資的管道來到高雄,然後創造優質的就業人口,質變才能改變!

如果我們的工作都還是傳統式的,像早期民國五、六○年代的加工出口區,幾萬人大量的來,低價的工作已經沒有辦法讓這個城市進步。我們怎麼透過一個工作新型態的改變,創造比較優質、比較高薪、比較有價值的工作,來讓高雄真正的改變。我覺得自由經濟示範區應該是一帖良方,而且不但要做,我也建議市長最好把那個範圍再擴大,DC21、205兵工廠等等能夠放進去的,我們趕快來做。如果我們努力,但是沒有一個比較大的劃時代的做法,我說高雄為什麼過去會有很多人,因為加工出口區設在高雄,所以民國五、六○年代時,大家知道一個加工出口區一到下班,整條馬路都看不到路了,為什麼?全部都是人。因為那時候的產業需要這樣,但是現在已經沒有那個條件。我們需要重新再去思考,高雄怎麼樣可以創造我們的營業所得,創造新的就業機會。

第一個,我真的在這裡呼籲,希望市長善用你們的影響力,自由經濟示範區趕快讓它推,趕快讓它過,我們讓高雄有新型態的幾大,包括醫療產業、各種境內關外、金屬中心,我覺得只要能賺錢,創造就業機會,就是對高雄有幫助,這個應該趕快做。

第二個,本席長期關心高雄的財政,當然這幾年我們的淨舉債,我們說要持平,淨舉債已經都低於100億,但是73億也是錢,我們也沒有幾年可以借73億了。如果73億能夠左右平衡都是100%的話,一年73億,以高雄市的公債總額來算,大概可以再借個五、六年又滿了。大家都知道,這幾年我們享受的紅利是因為低利。我向各位市民朋友報告,高雄市現在要付利息的債務,包括公共債務加一年期以下的二百多億,再加上基金的大概超過3,000億。換個角度來說,利率只要多1%,高雄市政府要多30億的利息。所以我們現在都大約在一點多,我們覺得還可以承受。如果有一天利率飆到2%、3%,我說光是付利息,我們都很難周轉了。所以我也拜託市長,而我在上一次總質詢也提到,你覺得過去中央政府欠高雄的,我們要趕快去要回來。當然我也看到在勞健保補助有一個一百多億,這都是好事,我都支持,這個是好事,可以降低我們的負債,能夠讓高雄的負債水位不要繼續提升,我覺得這是好事。

所以我在這裡呼籲市長,我們來正視,正視什麼?高雄的公共債務。這個問題是因為這幾年,就是過去那幾年因為低利不會發生,萬一有一天,市長,我們都會離開的,萬一有一天,你也說你沒有選舉連任的壓力,這句話說得有點可惜,不是因為沒有選舉連任壓力,你才要做這件事。而是這些事本來就應該要做的,這樣子才是一個政治家應該講的,而不是說我沒有選舉壓力才要來做,那是兩碼事。我不知道是媒體誤解你的話,還是怎樣?我是覺得很多事情是根本不應該考慮選舉的壓力,而是你應該做的就去做。

第二個,我建議高雄的公共債務問題,我們更應該積極來解決,因為高雄負擔的比其他縣市多。我向各位市民朋友報告,高雄市現在的債務等於新北市加台北市,也等於其他全國21個縣市的總和,就是我們的債務。你說這樣的城市,如果我們的收入比人家少,我們的就業機會比人家少,我們的公共債務比人家多,我不知道高雄的未來在哪裡?所以這個部分我也拜託市長,我們怎麼樣在短期間內,像我剛剛提到你要回來的一百多億,我覺得很好,我也給你按個讚,是好事,降低高雄的債務都是好事,我們怎麼更積極來做?

第三個,就是我今天特別標明的,就是青年的部分,我覺得一個城市我們說宜居,宜居會有很多種人,一種是宜居老人,那種宜居老人來這裡過退休生活,也來這裡消費居住的,也不錯。但是同樣要吸引人,如果我們能夠吸引年輕的,吸引有創造力的,吸引他來高雄能夠創業,能夠帶動很多、更多就業機會的,這樣的人來,對高雄未來長遠的發展,它應該會是更好。而不是…,你說人口數,以現在來看,我們的人口就是沒有增加,增加的也比人家少,這不是好事。我要說的是,如果要吸引,也應該要讓青年創業,譬如我們最近文創推得很好,讓青年來這邊成為青年創業之都。如果高雄能這樣做,來的都是年輕人又有創造力、一個創業起碼帶動七個新的就業機會,我們應該要花很多心力在這裡。就這三個問題,請市長答復。

主席(康議長裕成):請市長回答。

陳市長菊:
謝謝黃議員的指教。剛才聽黃議員說的,讓我覺得高雄這個城市實在好像沒有未來性。其實黃議員所提的數字,當然都是片段的截取,你沒有公道的說,也不是全面性。如果用這樣來給市民這樣的感覺,包括高雄的稅收比十年前少511億,這是很可怕的數據,我認為用這樣是不太公允。當然要討論到高雄所有的年產值,像駁二特區年產是4.5億,高雄軟體園區過去的進駐是小貓兩三隻,現在是百分之百的進駐…。

黃議員柏霖:市長,結果就是人口數減少。

陳市長菊:還有台鋁、大魯閣等等文創,都有在…。

黃議員柏霖:
我都同意,我是說總體數字,人口數就是減少,你的稅收也沒有增加。

陳市長菊:人口數成長不夠快,這個部分,我覺得高雄市政府…。

黃議員柏霖:
這個就是結果,你講的是小個別產業,我是講整個高雄。

陳市長菊:
沒有,整體上來講,高雄四十年來整體結構性的改變,我們正在啟動,並不是那麼容易,當然我們應該要再更努力。黃議員很多指教,高雄市政府團隊都應該在這個部分繼續來加強。包括青年失業率,2016年我們下降0.5%;可支配所得2006到2015年我們增加10萬,根據黃議員的資料,高雄市在六都之中成長最高,但是都沒有標榜。這個部分,我是認為如果資料的應用能夠更全面性,我想對高雄才是一個鼓勵。我們非常謝謝黃議員很多的指教,我希望市府的團隊,大家都是虛心檢討,我們要加倍努力來對高雄承擔、負責,謝謝。

 
  • 登入
  • 分享
  • 搜尋
  • 上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