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19 教育部門業務質詢

 
第2屆第4次定期大會第4次會議

   (中華民國105年10月19日上午10時8分)

教育部門業務質詢





黃議員柏霖:
本席這幾年來,因為孩子也在就學,所以常到很多校園去走動,這幾年來注意到幾個校園問題,大概五年前我就發現,因為我們學校的廁所都很老舊,很多孩子都憋尿,因為惡臭,不敢上廁所,教育局就這部分有分了好幾年,都有逐步在改善,這是好事,因為這個總要讓學童有願意去使用這樣的場域,我也看到相關報告,幾乎前三年到現在應該改善得差不多,這是一件好事。接著,我也看到很多建築物的老舊,據我所知,像高雄市三民區的民族國小等等,我們都有向中央爭取很多的預算來做結構補強,順便也讓校園能夠美化,我們看到因為這樣而有一個友善安全的環境,這個硬體都很棒。大概在4 年前我也提到,我募集了很多的AED 放在學校,為什麼要把AED 放學校?因為我們現在心臟血管相關的疾病很多,以高雄市來說,每年幾乎都有1、2 千人以上,因為突然的心肌梗塞,然後就沒有呼吸心跳。以前年來講,有一名中正高工學生,還好在這兩年我們試辦了AED,比較沒發生這種事,這
是好事。我們也拜託相關局處,包括社會局、民政局及局本部也都去募款,我相信現在幾乎應該每一所國小、國中都有,接著就是要讓這些老師、學童怎麼去使用?學會安全的去使用這個AED。我知道去年、前年都有在受訓,我希望相關負責這個業務的也要持續,因為這個東西是利人利己。因為你會,沒有用,要你旁邊的會,才有用。因為你會,但你突然心肌梗塞,你也沒有能力自救,一定要靠旁邊的人救你,這就是要鼓勵很多人都去學習。

最近看網路上也推了一個什麼藥?一瓶60 元,如果你突然心肌梗塞,把它含下去,你就比較容易得救。我想這些有關AED 的使用,我希望局本部,包括我們這裡有很多公共場域,我們都應該要把它建立好。不然像我們郭議員的爸爸,在義演活動中,一下子就沒有心跳,我想很多人都是很不捨。我也拜託既然有這樣的設備,如不足的,趕快補足。有的,就如何加強老師、學生都會去使用。我們如果從國小、國中的孩子都會使用,未來他進入社會,也會比較敢去用,不然的話,大家會怕,沒人敢用也很可惜!這是第二個我要提到的。

第三個,我要提到校園安全問題。最近有一個議題,就是教官要不要退出校園?我也看到全國家長聯盟,他們的理事長是認為教官在校園裡面,一方面有穩定的作用;二方面對一些流浪的,有嚇阻的作用。教育部說,如果沒有一位教官,可以一年補足70 萬元還是多少錢的額度,讓學校去僱用保全,各位可以試想,如果請個保全站在那裡,跟一個教官站在那裡,那個作用可能是不太一樣,或者我們應該怎麼做?讓這個議題能真正去彰顯到我們校園的安全。

我想到我喜歡去做公益勸募,在去年我也跟副座有提到,前年我剛認識一個,他們是做監視器的,我就鼓勵他們說,不要說過期,就是比較不是那麼新的產品,但是很好用的,其實那個標價1 萬元,後來好像都6、7 千元。高雄市我大概介紹了10 所國小,大概總共申請232 個監視器,一個本來要1 萬元,總共就可省二百多萬元,這些學校都自己把它裝起來,而且是數位化的。所以我們怎麼透過數位化的方式,讓校園安全,同時在高中職的部分,我們目前有沒有更安全、更具體的做法?能夠讓學生在校園安全,事實上我們也看到,很多校園的不安全感會造成包括社區、包括學童,甚至老師也會被欺負,我也看到老師因為早一點到學校,然後被歹徒欺負等等。

所以校園安全,從我一開始提到廁所的部分、整個危險建築的部分,包括監視器的部分以及教官的部分,因為局長是這方面的專家,長期都在教育體系,我們要如何善用目前有限的人力,把安全做好?現在的家長孩子都生得少,像我就生2 個,我爸爸那一代就生4 個,很多家長都生1 個,這個寶貝到學校,萬一有什麼不安全的,我覺得都很可惜,因為每一個生命都是很寶貴。

針對這部分,我不知道教育局在高雄對於這個立場是什麼?未來學校的教官如果真的大部分都退掉了,我們怎麼來補強這一塊,也讓老師、學生、家長都能夠安心,是不是請局長答復?

教育局范局長巽綠:
謝謝黃議員長期對校園的關注,你剛剛一一數來這些歷程,我們現在整體來看,就校園安全的問題,從北投發生學生遭受外力侵入這種事情以後,我記得在去年開始,就全方位的每所學校的校安,到底還有沒有防護的漏洞?第一個,學校就做了晨間的一個管制法,儘量把學生移到中間,然後放學後的一個管制,動員社區媽媽等等、社區志工巡守隊進來。另外黃議員提到監視器,先看看哪些地方是校安的死角去增設,讓監視器能夠發揮效用。我們在這個部分跟警察局的護童專案,其實做了很好的合作,所以它整體來講可以說,這個網路還算滿綿密的,這是講基本校安的部分。黃議員剛有提到關於教官的部分,教官來講,長期在台灣的校園裡,他有他存在的這個歷史因素,也有他發揮的功能,其實很獲得學校、獲得家長的肯定,不過就一個民主國家,當然也不宜說,以軍人的這個身分繼續在校園裡,所以我看教育部現在正在做一個整體規劃,但是方案還沒有整個出來。以高雄市來講,比如我們的編制應該在我們的高中職要設242 位教官,我們實際是208 名,所以所謂的編現比大概達到86%,這208 位裡,除了現職的教官是199 人,另外在全國只有高雄市這麼做,就是約僱的校安人員有9 人,這9 人是怎麼來的呢?其實就是退役的教官,他也還有自己的月退俸。他只是又一個比較好的待遇,約3 萬元,〔半志工。〕也剛好是嫻熟,而且他們是在壯齡的時間,將來如果是退休的教官,如果他願意,應該是最好的校安人力,可以繼續來幫忙學校整體的校園安全維護。

另外教育部也提到可能以1 人75 萬元的經費來補助校安人力,但是整體來講,它的配套還沒有完整做出來。我們也希望…,因為教官做了很多的貢獻,在他離開校園、退場的時候,他有好多轉銜的一個生涯。譬如包括一個探索教育,我們在壽山國中設立了第一個,就是青少年探索教育中心,這個探索教育中心,所有的設備是非常完備的,但是誰來做這裡的教練,其實我們教官很多人,轉為探索教育的教練,那也是一個非常好的一個方向。還有就是接受專業的師資培訓,可以轉為全民國防的專業師資。另外也可以協調考試院,研擬轉任公職的辦法。還有一個是協調國防部,研擬回歸國防部的相關措施,目前的方向大概是這樣,向黃議員做這樣的報告。

黃議員柏霖:
我想最重要的核心概念,就是要安全,如果萬一教官真的退出校園,我們授權給學校,學校請的都是那些六十幾、七十幾歲,大概只能打電話的那種能力,我想這個,很多家長都不能接受。如果像局長所提的,我們請來的都是剛退役的、四、五十歲、身材壯碩,這有嚇阻作用。

我曾經問過一位里長,他很聰明,他說當時大家都在流行裝監視器,他說這要自己募款,不是用政府的錢,別人都募三十幾萬去裝,他只花2,000 元就達到效果。我問他為什麼?他說他只做紅布條,掛著本里開始實施全里監測。他說他去比較,確實比其他里的安全還高,因為其他里裝了,但是歹徒不知道他這一里沒裝,以為有裝,那就是嚇阻,因為掛紅布條寫著:「本里全里開始實施監視器」,那個里長還像我炫耀,結果事實上相對也沒有比較糟,很多東西是靠技巧。所以我呼籲局長和局本部,是不是也呼籲學校家長團體也溝通一下,未來如果慢慢走到這一步,要擔心什麼狀況,未來在資格限制,如我提到的,你一定要有體能各方面,因為他不只是一個人在那邊顧,還要看校門、打電話,萬一有突發狀況,這個人沒有能力去嚇阻,包括他的制服等等,我覺得這個應該要積極,既然有這個議題,我覺得教育局應該要錄案,好不好?這個部分就麻煩你了。

我長期關心文化局,因為我喜歡看書、喜歡參加很多演講,包括市圖總館百萬藏書,本席也有參加,因為我覺得這是好事。請教文化局,到底你們現在對李科永圖書館有沒有進度?本來李科永是全台灣第二個在高雄設立的圖書館,台北士林的公園有一個很漂亮的圖書館,在那邊就寫「李科永紀念圖書館」。我知道台中大概明年8 月就會落成,包括宜蘭或桃園,好像總共5 個,各城市都分別在做了,獨獨只有高雄,從動土到現在圍籬都還在,我不知道做不做。

我要彰顯一個價值,我看到的是圖書館蓋好以後,很多人可以去那邊借書、看書,去那邊產生一個我認為相對有意義的提升人類品質的活動,我個人覺得,因為我很喜歡看書,我也喜歡去圖書館、社教館等等,包括市圖總館我也常去。我個人是支持,很多團體是反對,當然反對有很多理由,我覺得一開始有談到樹的問題,當時我向施純福館長提到樹的部分可以補償,所有土地的使用分五種-禁止、避免、平衡、補償、促進發展。如果有一些地方是禁止的,那當然完全不能動,但是如果它是可以平衡、它是可以補償的,我覺得你可以在其他地方的旁邊,樹多種一點,選擇更好的樹,補多一點。你移個30 棵黑板樹,本來黑板樹就應該被淘汰的,你把它淘汰移到其他的地方,我們換好一點的樹,我們很快的不但能夠平衡還可以促進發展,這是我一貫的立場,我也覺得這樣。

很多公民團體的看法不一樣,我曾經遇到張醫師,我面帶微笑告訴他,你有你的價值、我有我的價值,我覺得這樣是對的,我希望市政府要趕快做決定。我的建議是,如果你們能蓋就蓋,不能蓋就說不行,把錢退還給人家,不要花時間在這裡,總是要有一個了斷。我常講,做事情了斷不是你要不要選舉,而是這件事你應不應該做?譬如我們議員問政,我也很努力啊!像前天星期一我質詢,我就找了很多owerPoint,包括高雄市青年的失業率全國最高,高雄市的家戶所得是六都倒數第二,我們的總人口過去十年來只正0.7%,是六都裡面增加人口最少。我們要反思,我們常講我們是宜居城市,為什麼辦了十年的宜居城市,我們的人口相對是少的,我們的稅收是少的,我們的公共債務是全台灣最大的。我們必須反省這個問題,我們努力來做改善。我建議文化局趕快來開公聽會,然後和這些團體有更多的互動,包括他們講的公民論壇,我都支持啊!如果覺得我們是對的,我們應該和他們多溝通,你多講幾遍,為什麼我覺得對,應該要這麼做,人家為什麼覺得他也是對,不應該做,我們多去聽嘛!聽完,在溝通過程有一些能夠協調和突破那當然最好,萬一都不能,我覺得也要有一個決斷,要讓人家知道,我在高雄到底能不能做。

不要等到有一天人家李科永基金會寫信來說,你們高雄都不能做,所以我要撤退了,我覺得這樣不對。人家好意拿8,000 萬來做建設,你就應該要有看法。所以我建議你們要多和這些團體多開幾次論壇,找不同的專家來溝通協調,做一個很綿密的溝通以後,然後決定要不要,不能這樣一直耗著,請答復。

主席(陳議員信瑜):請局長答復。

文化局王代理局長文翠:
針對李科永的案子,今天主席也有針對這個問題討論過,基本上市政府的政策是會繼續,只是現在是停工狀態,我們也希望有更多的機會可以和團體溝通,剛才黃議員提到價值的部分,我們能夠做一些互相的溝通了解。

 
  • 登入
  • 分享
  • 搜尋
  • 上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