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02民政部門質詢

第2 屆第2 次定期大會第24 次會議
(中華民國104 年11 月2 日上午9 時6 分)
民政部門業務質詢





黃議員柏霖:
今天下午我針對研考會提出兩個問題。第一個,最近就是有關登革熱疫情的問題。我想登革熱除了造成很多市民不幸的傷亡以外,還有很多人因感染而住院,這當然是直接的問題。但是對大多數的居民來講,就是生活上的不方便。

因為如果有一戶得到登革熱,50 公尺範圍內都要噴藥,這些家庭就必須有一人開始去貼那個薄膜,噴完以後還要去清理。我曾經遇到有一戶,一個月內噴了三次,所以對很多市民來講是苦不堪言。這個部分我覺得市府應該在研究發展考核裡把相關局處,包括環保局、民政局、衛生局等等,應該要和比較相關的局處統合做一套方法。因為這不是一年,我們已經好幾年都是這樣子,以我的選區三民區來講就是重災區,因為每年都幾千人得到登革熱,範圍非常廣泛。我覺得它不是單一年,事實上已經有好多年了。我希望主委應該要和各局處做個統合,每一年快要到熱點之前應該怎麼做宣導、取締、勸導?把這些基本工作在還沒有發生之前就應該要做好。事實上登革熱結束都不是因為噴藥,都是因為天氣轉涼,大自然的溫度讓蚊蟲無法孳生才會結束。等到明年溫度一上升,這些又復活,每年年復一年,對很多高雄市民確實是很辛苦。我希望主委應該要委託,看有沒有專家將這幾個局處做統合,建立標準的SOP。我們每年幾月開始就應該要和疾管處有一個互動,巡、倒、清、刷,我們應該要怎麼做?什麼時候要加強開始做勸導,我覺得這個應該要變成基本的SOP,這是第一個問題。

第二個,從我當議員這幾年來,我一直在追求城市的競爭力,另外一個是幸福市民。城市的競爭力必須面對未來台灣兩個問題,一個是人口老化,我們在明年會進入高齡社會;另外一個是人口少子化。少子化未來一個問題是,從都市發展的概念往下延伸,我們很多的觀念都必須改變。未來孩子越來越少,所以很多教育班數也會減班。像民國60 幾年的國小,一個班級都是50 幾個人,現在只剩20 幾個人,當然因為教育理念的改變。可是一直延伸下來,你就會發現未來很多學校必須面臨減班,因為減班,資源要如何分配?這個就會有影響。現在我們應該要去規劃,譬如和民政局及相關局處透過資料中心,我們要去預估未來這區域內,未來5 年、10 年甚至20 年人口會面臨什麼樣的狀況,必須預估這樣的資本投資到底能不能產生效果。

我舉一個例子,我們現在每年的資本投資只剩15%,85%都是經常門,資本門只剩15%的時候,未來還有很多展館要興建,可是過去的管理維護還是要花錢,這一些資源的配置,包括公務人員的配置、教師人力的配置,這一些都會成為未來很大預算的壓力。我們必須要去了解這樣的問題,這是第一個。第二個,去年六都只有高雄人口是負成長,像新北、桃園、台中都正1 萬多;台南是正885,我們好像負1,000,六都人口只有高雄市負成長。人口負成長,加上未來少子化,這個當然可能十幾年後才會顯現出來的問題。但是我們現在有沒有開始準備去做因應?既然是研究發展考核,你就要去預估未來可能會有什麼樣的狀況。我們現在有沒有開始做準備,我覺得這個是非常重要,剛剛這兩個問題,第一個有關登革熱的問題,是不是請主委先答復。

主席(周議員鍾㴴):請劉主委答復。

研究發展考核委員會劉主任委員進興:
我先答復登革熱的問題,其實我們每天早上的晨會,超過一半時間都在討論登革熱。我們慢慢覺得登革熱恐怕會要跟我們共存,因為這是熱帶地區的疾病,我們恐怕很難完全擺脫它,這個就是天氣造成的,但是氣候不是我們所能夠控制的,何況氣候越來越暖化、越來越嚴重。我們可以做的是什麼呢?其實噴藥還是後端的,我覺得最重要的恐怕是在整個生活的衛生教育方面要更深入,不僅是社區還是學校,因為這方面我們要全力發動。

我上次問衛生局長說登革熱後來變成和感冒一樣,幾千年來感冒從來也沒有從人類社會消失,但是感冒我們找到疫苗,登革熱沒有疫苗,沒有疫苗的原因是什麼?因為它是集中幾個國家,藥廠的大國像美國是沒有登革熱,所以發展疫苗的誘因不大,我們是不是應該自己想辦法去發展?

黃議員柏霖:
做一個專題研究,看怎麼樣來處理這個問題,因為這個不只是感冒,因為感冒不會出人命,登革熱會出人命,我們每年都好多人因為這樣而死亡,還要住院。

研究發展考核委員會劉主任委員進興:感冒沒有出人命,是因為它發展出來疫苗。

黃議員柏霖:這個部分就是要去面對。

研究發展考核委員會劉主任委員進興:
我們今年在市長施政報告不是提出五個或是六大訴求,就是希望中央能夠配合挹注資源,成立一個國家級熱帶尤其是登革熱疾病的防治中心,我們以前認為登革熱是來一下子,其實你會發現它就是永遠在這裡。

黃議員柏霖:
我要向主委說明,如果我們有幾千例,你每一個紅點把它打開畫圓圈,500公尺你看每年有多少市民為這件事要勞師動眾,你知道光是塑膠布一次就要買多少?我們去拜訪還有人告訴我說,市政府要不要補貼塑膠布的錢?這部分特別要專注。

研究發展考核委員會劉主任委員進興:
這部分要多研究,不只是市政府研究,我們希望引進各方的資源來研究。關於第二點,那是人口問題,不管是老齡化或是少子化,最近研考會有做一個研究報告,找了中山大學的楊靜利教授做了人口遷移的問題。在自然的遷移部分,高雄市和其他縣市差不多,自然就是死亡、自然出生;但是在社會遷移的部分就有很大的變化,高雄市這幾年開始淨輸出。

黃議員柏霖:沒有錯,人口淨流出。

研究發展考核委員會劉主任委員進興:
在研究報告也特別指出幾個方面,一個是就業、一個是教育。因為我們有相當多數是在高雄和台南邊界的地方,這個研究報告建議我們是不是要考慮,尤其在路竹有沒有足夠吸引學生的學校,他們不需要越區跑到台南去。這一方面我覺得更重要的是就業,因為黃議員也知道這幾年,天下、遠見雜誌都一直有做城市評鑑,高雄市政府在某些方面是名列前茅的,譬如社會福利,但是經濟和就業方面是比較落後。這個牽涉很廣,這個牽涉產業結構改變的問題,這一方面我個人認為這個是最重要的一個重點。

黃議員柏霖:
主委,你剛剛提到的還是今年和明年的問題,我要說明的是未來,我剛剛提到,你要從未來人口少子化的趨勢,去判斷未來整個資源重分配等等,這部分我希望研考會應該要扮演高雄市政府的腦,事先要有一個規劃。未來我們的人口會越來越少,甚至納稅的人也會越來越少,學生越來越少,整個教育的場域一定不一樣;同時在未來的過程裡面,老年人口也會越來越多。你剛剛提到,高雄市是以社會福利為主,你知道未來社會負擔會多大?未來繳稅的人越來越少,被輔導補助的人越來越多,它就會造成很大的失衡,到時候資本門就不只15%,可能剩下10%、8%。你這個城市都沒有做投資,這樣的城市未來要永續是有困難的,我希望研考會現在就要趕快構思這個問題,把相關資訊讓其他各局處首長等等相關的人,去了解未來我們的資源應該怎麼去配置跟調整,才會讓資源的效益拉到最高。本席質詢這個問題,最重要是這部分。

研究發展考核委員會劉主任委員進興:
剛剛黃議員提到教育資源的分配問題,我就集中在這裡講。人口的情勢在改變,教育資源也必須重新用一個角度來思考,學校恐怕不再是以前傳統的學校,學校要回歸到可能是學習的中心或者是社區中心。愛河地區本來有好幾個學校,也牽涉到少子化的問題,有鹽埕國中、鹽埕國小、忠孝國小、光榮國小,後來教育局將這些學校整併成一個愛河學園,我覺得這是一個不錯的點子。就是它的資源可以分享,就像美國學區一樣,美國的學校都是一個學區一個學區來設計的。這個學區說不定有一個學校專門有職業教育的資源,大家可以使用,如果用這個學區又可以引進社會教育的學習中心,我們就能更有效來使用這個資源,我們學校將來少子化之後,也該趁這個機會來提升教育的品質,這個恐怕跟質的問題、比量的問題更重要。

黃議員柏霖:
剛剛提到學區,我剛剛也另外提到包括老年人的福利如何安養甚至老人托養、日托等等,未來這個人數一定會越來越多,不會越來越少。既然未來必須要面臨相對應的財力負擔,我覺得很多東西就是要先去思考、先去準備,未來遇到這個問題時才有能力去面對。譬如你剛提到的部分我也很贊成,當未來很多的學校少子化後,新生越來越少,但是如果可以OT 讓很多熱心的公益團體或者專業團體在學區辦托老服務,很多年輕的爸媽上班不只是孩子無人照顧,連爸爸媽媽年紀比較大沒人照顧,將他們送到那裡,下班再接回來,我覺得這很好。我的意思是像這種創新型服務,我們必須要構思他的財務負擔到底會多大、對未來整體高雄的發展,我覺得高雄最大的問題是目前公共債務的母數太大。例如我們有30 億就是先繳利息,這30 億是跑不掉的,公共債務的利息就是要繳那麼多,我們付了這麼多以後,未來我們還有剩多少資源去做這些,我覺得研考會就是要扮演這種角色,你了解我的建議嗎?

研究發展考核委員會劉主任委員進興:
我剛剛講愛河學園也是從社會學習中心開始;另外我剛講一個社區中心就包括托兒、托老,還有很多NGO 利用這個空間,我們就不會有閒置空間,空間有效的利用。事實上我剛講的是國小國中,我經常也講大學,大學也過剩,其實大學有一部分可以變成產業的協助跟就業訓練中心,都有可能的。將來人口變遷老化跟少子化,學校的功能要開始來轉化,如此才能解決資源不夠的問題。

黃議員柏霖:
我希望研考會就是扮演市政府的腦,應該要有比較前瞻性的規劃整合各局處,像你剛剛提到不只牽涉到教育局,也包括社會局、其他局處,我們應該把他整合起來,我們利用現在有機會、有時間先多討論多構思,我想很多政策…。

研究發展考核委員會劉主任委員進興:我們會朝這方向努力。

 
  • 登入
  • 分享
  • 搜尋
  • 上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