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01社政部門業務質詢

第2 屆第2 次定期大會第4 次會議
(中華民國104 年10 月1 日上午9 時50 分)
社政部門業務質詢




黃議員柏霖:
謝謝各位局處長,各位市府同仁,我想剛剛鄭新助議員提到,其實未來台灣兩個問題滿嚴重的,一個是少子化,一個是老齡化,如果我們用現在統計2011年,國小1 年級到國中3 年級有245 萬人,可是這經過25 年後這數字會降到170 萬人,所以你看到很多學校都在減班,我記得小時候念書,一班50 幾個同學,現在都25 個上下,有的28 個、有的20 幾個,但是我們更嚴重的是高齡化的社會,65 歲的老人在2011 年是多少,是253 萬,可是因為時間還沒到,推估會到647 萬,那你就會發現如果到時候台灣真的有647 萬的65 歲的老人,各位你想想看我們所有的財政都沒有辦法負擔,一定沒有辦法負擔,這是會看得到的,所以以前說「養兒防老」,我現在真的覺得都要自立自強自己要有所準備,不是靠誰?靠政府也不是那麼可靠,誰執政都一樣,這個母數這麼龐大。

剛剛鄭議員有談到有關排富的問題,事實上在去年、前年本席在議會都一直提到,我覺得我們社會應該要很清楚,如果是法定社會福利,本來就是全國一體適用,但是非法定的我就覺得就一定要謹慎。如果大家都要拿政府的錢,聖誕老公公誰來做都可以,如果有無限的支票,我每一樣都能開,讀書不用錢,每一樣都不用錢,但是可能嗎?以我們高雄市的債務,不要講債務,光付利息,一年真正要付利息就超過30 億,30 億如果我們過去不要借那麼多錢,那麼現在30 億能做多少事情,這是事實,講這個沒有用,那我們應該怎麼做,針對非法定的,本席在議會就一直主張要排富,為什麼?因為有許多的長輩收入很好,他沒有上班一年還可以收100 萬、收80 萬以上透過不同的收入,如果我們可以把這些錢能夠排富節省下來,我們來做什麼,做更有意義的,我剛剛有提到一個是少子化的部分,我們怎麼鼓勵更多的年輕朋友,因為他很擔心生下來沒辦法養,所以我們這個社會有四個現象,不婚、不生、不養、不活,這個都很嚴重。

所以第一個,少子化的問題我們怎麼透過有效的補貼也好,來鼓勵他們讓他們覺得,他生的孩子一直到念高中也好,甚至國外比較先進的還有念到大學。能夠讓他覺得這個孩子我可以把他養大,少子化的問題我們怎樣去面對,你要有福利你就要有預算,你什麼都要做你怎麼可能有預算。

第二個,老齡化的部分我們怎麼讓他補貼,能夠讓他覺得說真正需要的人你給他多一點,有一些不是那麼需要的我們排富的目的是在這裡,是針對非法定的部分,所以未來會有這麼多65 歲資深公民這些長輩們,我們應該在現有的福利上要怎麼做到未來,財務也可以支撐,也不會破產,也鼓勵年輕人能夠生育,所以剛剛局長沒有很清楚的答復鄭議員,事實上我所知道的你們排富完後其中有2 億多,一部分是給幼兒、托育有的沒的,這個部分新增的計畫就是這一筆錢嘛,在老年部分也有不是他講的拿給軍公教,那是不一樣的概念,軍公教是目前根據他們跟政府的一個契約,他們自己有一個契約,但是那一天你們來做報告的時候是提到排富以後省了4 億多來做這兩區塊,我剛剛提到少子化的部分,你們有補充一部分,另外一部分是老齡化什麼托老等等,你們也有一個新計畫,各位知道我們很多的新計畫要推動,一定要錢,所有的錢只有三個:

一個是徵稅,你要課稅;一個是舉債,公債多借一點;另外一個就是調整施政的順序,這個順序我就可以不需要那麼多…,如剛才主席也和勞工局長提到的,當你獎勵的基本工資定那麼高,真正能來申請的人就很少,如果你微調低一點,那麼有可能的人就多。當然這就牽涉到你有多少錢,如果你的錢很多,這一筆準備要花5,000 萬,你當然可以放低一點,可是你可能只有500 萬、300萬,那能申請的人就很少,那個均衡點到底在哪裡?

所以我一直主張,在社會局這個部分,我們所有社會福利易放難收,一定會有這個問題,所以你們現在新開的任何業務,一定要考慮到未來你的財源還能不能繼續支撐?否則你開辦一堆,改天你不當局長了,換新來的市長要怎麼處理?大家說以前可以為什麼你不可以?因為錢不一樣啊!各位知道我們現在每年的社會福利佔台灣總體支出10%以上,高雄甚至20%以上,再加人事支出已經超過55%了,我們今年的資本門投資已經低於15%了,以前都是25%左右,已經降低10%了。

我不是說放在社會福利不好,我們知道整個社會在進步,台灣要階層流動有三個東西,教育、建康要普及、社會要安定。所以我一直提到社會福利還是要,但是我們要聚焦在給真正需要幫助的人多一點,然後給未來我們要獎勵、鼓勵的,譬如你鼓勵人家生孩子,你就給他一點補貼啊!不是生一個孩子補貼2萬,以後就沒有了。我怎麼會為了那個2 萬而生,然後後面沒人養,這個部分我們應該怎麼做?然後你的預算要能夠結合在那個部分,相對的未來才可以永續去推動,我覺得這是要做的。

我希望所有的非法定的社會福利,未來包括社會局和市府各局處在推動這個的時候應該要更謹慎,永遠要記住易放難收,永遠要記住我們可用的錢愈來愈少,不會愈來愈多。因為每年光那個退休撫卹自然增加1%就會吃掉我們未來可用的餘額,那未來怎麼辦?你就要和民間做結合。

這幾年我透過民間企業募AED 100 多台,然後我透過民間企業募消防衣,然後在氣爆減少一些傷亡。這些未來要怎麼做?去結合民間資源。我看到你們去年開始推食物銀行,那個是很好的事情,我們要讓所有的資源活用,一些廠商像麵包店等等,它的產品隔天不能賣就丟掉,為什麼不給有需要的獨居老人、給真正需要的低收入戶等。我覺得這些活動都值得推動,而且這些東西丟掉很可惜,我們透過志工把它做轉換,反正還是可以吃嘛!

我覺得我們的資源應該擺在這個地方,你就會讓很多的獨居老人有人可以來關懷,不然很多獨居老人死亡一星期都沒有人知道,直到有臭味隔壁才會來看,那是社會一個不理想的狀況。

我覺得社會局應該針對這幾個狀況,不婚、不生、不養、不活,各位不要小看這個不活,台灣一天平均有10 個老人自殺,報紙不一定會常報導,但是累積起來一年就是三千多個,那你要怎麼去面對?在有限的資源裡面你們又能做什麼?局長,我想我的資訊沒錯,你們今年多開這二個業務,然後花的錢就是從排富裡面轉出來的,請局長答復。

主席(俄鄧‧殷艾議員):請局長答復。

社會局姚局長雨靜:黃議員剛才提的幼教券向下…。

黃議員柏霖:當時市府來報告你們有新增二個計畫,我印象中2 個加起來好像二億多。

社會局姚局長雨靜:這個部分的執行單位是教育局。

黃議員柏霖:但是有多一筆這樣的錢。

社會局姚局長雨靜:市府針對大家在照顧小朋友這個部分做更多的幫忙。

黃議員柏霖:減輕家長的負擔你們撥一個教育券,總額有多少?

社會局姚局長雨靜:教育券應該是2 億…。

黃議員柏霖:有一筆這樣的錢。

社會局姚局長雨靜:在教育局那邊。

黃議員柏霖:另外一筆針對托老有一個新計畫是不是?

社會局姚局長雨靜:
我們有很多小的計畫,因為很多的計畫是中央要求我們配合辦理的。

黃議員柏霖:透過局長把這個事講出來,排富完所增加的錢事實上是有新增計畫的。

社會局姚局長雨靜:
就我們社會局來講,排富之後就是要針對長照為主,其實我們也有針對社會局業務相關的幼兒、托育、育兒方面的方案,我們也是有新增的。

黃議員柏霖:
真正需要的人給他多一點,有一些可能不是那麼需要,經濟學強調讓效用能夠發揮到最高,我覺得也是未來各位在執行公務裡面一個很重要的課題,如果大家都一樣,那個效用是最低的。

第二個,本席要提到有關氣爆善款的部分,目前未編科目有八億多,因為有的結餘已經結案了,然後累積的錢。局長,接著裡面有幾筆錢未來一定會回來的,代位求償那九億多,然後再加上有很多細項在執行,它的執行率不會百分之一百,所以粗估大概有19 到20 億,未來這個善款的水位還是會回來。

當時這麼多人捐了45 億給高雄市政府要做什麼?第一個,要對災民有實質的補貼、補助。第二個,對災區這塊土地應該給它更多的祝福,然後給它更多的復原。可是我們執行這一年多來,發現我們未來還有剩這麼多錢,當然我不是主張把錢消化完,而是到底我們針對災區有沒有更積極性的做法。譬如我向都發局局長提到,有沒有可能在災區的範圍做災區都更,用一筆錢做母款去周轉,然後讓這些房子因為氣爆以後有的已經結構不安全,有的有心理障礙,然後我們把它轉成是一個滾動式的,有一個新的房子出來,讓這些內心有障礙的民眾或者房子已經不穩固的轉進來,轉進來以後它原本的土地又可以蓋新的,讓這樣的預算會變成對災區土地一個祝福,對當地居民一個實質的支持。

不然的話,局長,如果你們都沒有新的計畫,我們過一年、過二年,代位求償法院也判定了,然後錢也回來了,那你賸這些錢做什麼?我們對當時捐款的這些人、對這塊土地真正有幫助,我們在意的是這個,我們不是在意趕快把錢花掉,執行率百分之百沒有意義。還是回到我們這筆錢真正對災區的民眾、真正受災的人,你們有可能再給它多一點補助,或者有什麼新增的產業計畫,或者我剛才提到的災區都更,然後讓這些…,事實上都更也不會賠錢,因為未來房子轉換還是會創造價值,而是說我們怎麼去讓它做。

去年和上個會期我向市長提到,應該要公開徵求提案,只要這個提案合理,對於災區的民眾、災區的土地、災區的經濟有幫助,因為你們有一個審核委員會,大家開會討論覺得可行就去做,我覺得這樣才能集思廣益。我看你們報告說開了10 次會,然後核定了、然後一些預算和一些執行計畫,可是照你們目前的方式走,沒有新的計畫進來,未來這筆錢還是在,還是剩下很多錢在這裡,這樣我們對捐錢的人那個效用就沒有出來,局長,你是否同意本席的看法?


主席(俄鄧‧殷艾議員):請局長答復。

社會局姚局長雨靜:
這個問題大家都非常關心,善款的運用目前還沒有框定計畫的這個部分,大家都在想要怎麼運用,大家也非常關心,當初我們設定這個專款必須用在生活輔助與照顧、災區救助與振興、求償救助計畫等這三個面向。之前社會局主責的包括罹難、重傷和損傷的部分,災區救助與振興後續還有很多長期的工作,重傷者的復健也是長期性的工作,求償救助計畫就像你剛才講的,後來訴訟的狀況如果到了一個結果,其實還是會回來,我們都知道。

黃議員柏霖:錢會補回來。

社會局姚局長雨靜:
各位委員也都非常關心,也因為大家非常關心這個善款的餘額會怎麼運用,其實大家都在想很多的計畫,所有的委員也都抱著非常審慎的態度,誠如剛剛議員說的,希望廣納大家的意見,所以7 月時管理委員會也正式讓大家了解,大家可以一起提案,10 月就要開下次的管委會,謝謝議員。

黃議員柏霖:有新的提案進來嗎?

社會局姚局長雨靜:
陸續在收案。也謝謝議員給我們這個機會,再一次在這裡宣布,如果大家知道的還不夠多,我們可以再發新聞稿,讓更多的人一起表達相關的意見,只是一定要聚焦在這幾個面向,因為大家都很關心。

黃議員柏霖:
我們要回到初衷,大家捐錢就是希望對災民有幫助,對這一塊土地有幫助,都希望他們儘速恢復到生活常態,我剛剛提到的災區都更也是一個方法,災區都更如果找到適合的土地,就變成一個滾動式的做法,我覺得可以跟都發局好好談一談,當然也可以跟經發局談一談,到底他們的生意有沒有恢復到災變之前的狀況。

另外,我強烈主張有一些錢一定要要回來,譬如鑑定費,包括一些法律訴訟費,都應該當成自己的錢要回來,即使未來沒有任何科目可以執行,起碼也算是公款的一部分,起碼會是公用,我覺得這部分應該要努力做,最重要還是對災民。我剛剛提到災區的經濟、災區的這一塊土地,我們能夠提供給他們更多的祝福和實質的幫助,這才是這麼多人捐款的重要目的。

最後我再提到客委會的部分,我知道主委很辛苦,從前年開始就為了義民廟客家文化意象向中央客委會申請2,000 多萬,市府也編了200 多萬,總共有2,000 多萬,再加上義民廟本身也募了1,000 多萬,把義民廟內外重新整理得非常漂亮,我想那也是一個客家意象。當時由中央黃昭順委員帶著我跟主委開了好多次會討論、申請,這都是好事,我覺得能夠向中央申請預算來高雄,起碼高雄的資本門增加,因為要靠你們自己編2,000 多萬會很困難,但是有中央的2,000 多萬,再加上自己的200 多萬,起碼現在經過義民廟,感覺客家意象比較強烈。未來也希望客委會,既然有這麼好的設備,在整個活動的支持上,希望主委給他們更多的支持,因為他們都很努力推動客家的信仰、客家文化的活動,針對這部分不知道主委有什麼想法?


主席(俄鄧‧殷艾議員):請主委答復。

客家事務委員會古主任委員秀妃:
謝謝黃議員持續的關心,在過程中非常感謝黃昭順立委與李昆澤立委的協助,向中央爭取預算,地方上有黃議員你及好幾位議員都有幫忙協助,非常感謝。在整個環境、硬體設施完成之後,目前接下來要做的是設立指標,因為這個區域不是只有廟宇,其實是一個客家文化及客家人口密集聚集的地方,所以我們覺得把指標建立起來是一個很重要的事情,接著我們會…。

黃議員柏霖:道路的指標嗎?

客家事務委員會古主任委員秀妃:對,指引。

黃議員柏霖:活動上有沒有什麼要協助配合的?

客家事務委員會古主任委員秀妃:
過去長期以來義民廟每年在7 月20 日的義民節,我們持續都有補助義民廟,共襄盛舉辦理這樣的活動,這是每年固定會持續辦理的,因為義民廟本身有委員會,我們也要尊重委員會的意見,未來委員會如果希望跟我們一起合作,推動義民節之外的各種文化活動,我們都願意支持。

主席(俄鄧‧殷艾議員):
謝謝黃議員的質詢。剛剛黃議員講的類似社會福利,我覺得黃議員講得滿好的,易放難收,現在社會福利方面的錢越來越少,福利如果一直要增加,大家已經習慣被補助,要把它收回來是很困難的,我覺得未來社會福利有些真的需要檢討,也要讓市民知道財政窘境的部分,大家要共體時艱。其實災區需要的是生活安定、工作保障,善款部分就好好的運用,謝謝黃議員的質詢。

 
  • 登入
  • 分享
  • 搜尋
  • 上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