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06財經部門業務質詢

第2 屆第2 次定期大會第7 次會議
(中華民國104 年10 月6 日上午9 時)
財經部門業務質詢。




黃議員柏霖:
本席今天的質詢就先針對經發局,我們知道台灣社會這十幾年來薪資凍漲,薪資凍漲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過去這些年來台灣一直在做「效率型的經濟」。什麼叫做「效率型的經濟」?就是拚速度、拚成本,然後低成本、比快速,然後都沒有去發揮一些創意。就是如何在成本裡面去做節制,所以成本當你的原物料扣到一定的程度以後,最後就是員工的薪水,你不可能付很高的薪水。所以為什麼這十幾年來我們看到有時候台灣GDP 還有成長2%、3%,但是都沒有辦法回應到員工薪資所得,就是因為我們都一直陷在效率型的經濟裡面。我們可以知道,如果產業政策沒有去做改變,我們一直在效率型的經濟裡面打轉,我們可以看到未來會發生什麼狀況。今年一個很大的就是營收1,000 億的公司,每年都7、8 百億在收的,一下子就宣布破產了,勝華科技,那是觸控第二大的公司,一下子就破產了。為什麼?因為它也是一直在拚量產,然後壓低成本,但是因為它沒有找到它的利基,所以它就無法永續去競爭,那個洞就愈補愈大,所以沒有辦法就破產。你看看年收入1,000 億的公司破產,他影響多少員工,影響多少他上下游的垂直鏈相關的廠商。所以我們現在開始要去思考,怎麼去推「創新型的經濟」,那麼我想經發局,過去大家想到高雄市經發局在做什麼?就是來登記公司,公司行號設計,輔導廠商,我覺得這個還不夠。

我們知道這幾年配合中央、地方我們推了很多SBIR(小型企業創新研發計畫)等等相關,但是我們好像做了很多,事實上過去這3 年來我們總共累積編了2億多,中央政府大概補助了9,500 萬。所以總共2 億多裡面,我們看到102 年度總共輔導12 家;103 到104 的上半期就是17 間;104 年就是今年,原則上可能30 間等。

我們要去思考一個問題,高雄的廠商可能好幾萬間,3 萬間、4 萬間可能有登記,如果這些廠商能夠得到足夠的資訊,局本部也有足夠的能量來輔導這些廠商,讓他們在觀念上有一些改變。不要永遠都在效率型的經濟裡面,能夠給他們在一些創意上,如何產生一些創意,讓他們能夠有一些改變,我想他可以得到的效益會更多。我剛剛提到一個是質的改變,一個是量,你看我們一年浩浩蕩蕩3 年2 億多,結果我們輔導的廠商加起來就是那幾十家。局長,我們如果能夠放大10 倍,假定放大10 倍,你看可以影響整個上下游的價值鏈會有多少。

我們當然知道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事實上我們可以看到高雄市政府明年送進來的資本門才15%,剩下的85%都是包括人事、社會福利等等佔85%,真正資本投資只有15%。但是我們怎麼讓這個錢花在刀口,我常講很多的社會福利,我們必須要去思考它的效益在哪裡,事實上整個經濟學在談的就是效用,每一個都分一樣多,對有一些人來講他沒有那麼迫切需要,但是對很多人他真的很需要,你就要給需要的人。第一個,我們在質的部分,我們怎麼真正透過一些有效的輔導,讓這些在高雄市設籍的廠商,他能夠瞭解到整個趨勢的改變。如果我們只是一直都在效率型裡面做打轉,最後還是會怎樣?第一個,薪水不會很高。他們僱用的員工也留不住,未來這個企業要真正能再留下來也很難啦!所以我們怎麼去創造,我們看到一個現象,譬如這一、二年非常流行的,叫做Maker(製造者協會),他們就透過很多列印,3D 列印,透過不同的創意,我們怎麼把這些引入高雄呢?讓很多有創意的人能夠在高雄找到一個立即的點。

我來這裡的期初成本很低,我可能有比較低廉,甚至免費的辦公廳舍,經發局可以輔導我向高雄銀行做創業申請,然後我可以在這裡找到群聚的上下游協力廠商。各位知道,現在每一個產業要能成功,絕對不會只靠自己,他一定上下游垂直整個有很多配合的廠商,他才可能成功。

第一個,我們怎麼透過這些引進一些新的觀念和新的製程來讓我們本身在目前的產業裡面去做質的改變。我們講質變才能改變,質如果不變,永遠在那個範圍的窠臼裡面打轉,最後還是很困難。所以第一個我要請教局長,我們針對SBIR,不只是SBIR,就是輔導高雄市的廠商,我們怎麼讓它更有效率以外,還要讓它能夠變成一個創新型的產業,這樣這個產業在高雄才能夠持續,而且能吸引更多有價值性的工作。很多家長都知道同樣一個工作,在高雄他的收入,譬如2.5 萬,到南科變3 萬,到竹科可能變3 萬出頭,相對我們的薪水都是低的,如果都是在比低的,這個產業大概很難,針對本席的部分,是不是請局長答復。


主席(郭議員建盟):請曾局長答復。

經濟發展局曾局長文生:
我先簡單說明,就是SBIR 的部分,因為我們現在辦2 個案子,一個是SBIR,另外一個是輔導產業提升,黃議員剛才提到的那個部分…。

黃議員柏霖:就是SBIR 的部分。

經濟發展局曾局長文生:
SBIR 三年是200 間,但是你剛剛提到三、四十間的部分,我們花的經費比較少,我們主要是輔導他們去爭取中央的補助款。

黃議員柏霖:中央的。

經濟發展局曾局長文生:
這個效果比較好,平均1 家爭取到都超過100 萬以上,SBIR 一直在做。

黃議員柏霖:總量有多少?

經濟發展局曾局長文生:
七千多萬,已經爭取到七千多萬,已經是這個數字了。

黃議員柏霖:家數?

經濟發展局曾局長文生:家數大概是四十幾間,這個…。

黃議員柏霖:我現在提到就是那個家數,那個量。

經濟發展局曾局長文生:
那個不是SBIR,那不是2 億元那一塊,2 億元那個是200 間,這是兩項,不過議員很關心這件事情,我也謝謝議員。另外一個是,我同意,就是我們做一些事情其實應該做創新,所以在SBIR 部分,去年開始我們就特別增加一類,就是從過去做部分製程改善,到整個Business Model 的創新,就是創新服務這一類,所以我們已經特別創一個新的類型,來給這些廠商做提案,我們也覺得這個部分的歷史包袱…。

黃議員柏霖:那個部分編多少預算?

經濟發展局曾局長文生:
在SBIR 裡面,它這一次佔的比例約20%,就是它沒有特別被匡預算,但是它的提案量是增加的。

黃議員柏霖:是不是要切20%來做這件事?

經濟發展局曾局長文生:我沒有硬性匡,但是它提案的量是最多的。

黃議員柏霖:預估有多少廠商?能輔導多少廠商?

經濟發展局曾局長文生:它通過的案件一半,大概20 家左右,一年創新服務都有20 家左右,已經辦二年了,在這邊特別向議員做說明。但我也完全同意,我們其實應該要把更多的資源擺在能夠做比較多創新的部分。創新的部分,我覺得國內有些東西,就是高雄在地的製造業,其實它做一些調整,效果都會差很多,這是一個。另外一個,我還是要強調一件事,我覺得廠商都要注意到,接下來勞動力不足是我們最大的挑戰。你如果在效能上不能提高,然後你要透過勞工薪資不高的狀況下來獲取利潤,你的機會會越來越渺茫,因為台灣已經沒有那麼多勞動力了。

黃議員柏霖:
沒有錯。如果我們還是持續原本的效率型經濟,你的製程、你的概念,你都沒有改變,事實上我們看到最明顯的,就是以前的螺絲,以前螺絲都是在鎖鐵材,你把它變成在植牙的,1 顆可能就要100 倍的價值。所以我們怎麼去做輔導,然後觀念的溝通,甚至包括我們怎麼去設定一些產業發展的項目,接著讓它有群聚的效應,然後這個創新的內容應該怎麼做,我們再爭取很多中央的補助,甚至高雄很多銀行在各方面的協助,這樣產業能起來,它的整個價值鏈才會真正有效應。

剛剛局長提到,譬如那個家數,事實上在我的想像中,這個都還算少,我常講,如果像剛剛說20 家,假如把它變成200 家,它的上下游垂直,它能帶動的可能就不一樣了。當然這會牽涉到預算,財政局長也在這裡,當我們要給錢時,如果這個錢是可發展性的支出,它會對未來產業的提升,然後又能創造就業機會,而且真正能創造產值,這樣的錢應該要多給。就是你給這些輔導,他們就可以僱用很多員工,事實上員工有工作的話,我常講最好的社會福利就是就業。如果一個人都沒有就業,經過三、五年後,他就變成低收入戶了,因為他沒有收入,所以他就要領市政府的補助,但是他有就業的話,他就不需要了。

我常講就業是人性尊嚴的開始,如果大家都有工作,而我有收入對社會就有貢獻,它就會形成正增強。所以這個部分,我也希望財政局長在這個部分能夠多支持經發局,經濟發展可發展性的支出,我覺得應該多編,而有一些非法定的社會福利,甚至一些不應該花的,我覺得應該要縮減,讓它的效益能倍增,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我要提到的是,我們知道氣爆的善款,事實上在善款裡面,據我所知,到未來有很多錢目前都沒有科目,起碼現在就八億多,然後再加上代位求償的善款,未來還是會回來,我現在算一算起碼有18、19 億。我要針對經發局長給你們一個建議,當時這麼多善心人士錢捐進來,它最重要的用途是,一個是直接給災民,因為有的家裡人都死亡了。第二個,對當地一些土地的祝福。

第三個,要做的就是對當地經濟有沒有比較實質,能夠快速讓他們恢復正常的生活。說實在的,直到現在還有很多人認為那裡是災區不喜歡去,所以在這個部分,市長也同意應該要公開徵求提案,讓更多人參與,我不知道經發局有沒有針對災區當地的經濟發展做一些提案。譬如我也建議都發局,如果有適合的你應該要做都更,去做個災區都更,讓老舊的房屋能夠做滾動,對當地居民的活品質,以及把一些老舊的房屋拆除,在安全上也是個保障。所以針對這個部分,我希望經發局也能夠有一些具體提案,當然提案要經過委員會能夠審議,但是我覺得這是應該要去做的,而且它有預算,只要你提出的是合理的,我相信那些委員應該會支持,這是一個。第二個,前幾天市長有答詢本席,有關高雄市屠宰場搬遷問題,市長說希望他任內屠宰場能搬走。屠宰場搬走之後,那一塊土地原本就是在殺豬的,這個部分經發局應該可以和都發局主動,因為那個是工業區。假如高雄在市區有一塊基地,交通也方便,各方面生活機能都很好,然後它可以讓很多,包括我剛剛提到的製造者協會(Maker),甚至一些年輕人創業,事實上我後來在想,創業不一定要年輕人,因為有些年輕人空有理想,創業失敗的比例很高,反而是一些包括退休人士,他有足夠的經驗,然後他有足夠的技術,把這些人聚集起來,現在的社會二度創業也不是壞事,願意創業的人都來高雄,有一個基地。

我剛剛提到,讓他期初成本很低,他覺得來高雄很友善,這邊的各種資源,包括群聚效應和各種的支持,他覺得來高雄很友善。我告訴你,假如大家都來高雄創業的話,我們光收這些部分,一方面我們的工作機會品質會提升;第二、也能真正去創造就業機會,然後高雄市的總人口才會持續再增加,不然我們去年是負的,六都裡面只有高雄市是負的,所以這方面我們也要去面對,因為我們不能只是一直在講,高雄的薪水起薪都比人家低。為什麼?因為我們的工作項目沒有調整啊!你沒有價值,我告訴你,老闆都很會算的,這個工作在市面上可以找到多少價值,由他自己衡定,當然後來進去以後,個人未來的收入就看你自己的表現了,針對這二個,請局長答復。


主席(郭議員建盟):請曾局長答復。

經濟發展局曾局長文生:
謝謝黃議員提到了。第一、首先屠宰場的事,其實我們都看好,我們和都發局在討論,坦白說在市中心,還有乙工(乙種工業用地)很難得,因為有乙工,我是說有個項目就非常需要這種乙工,觀光工廠它是工廠,它如果沒有乙工,它不是工業用地,它很難做。那個地點,它的location 如做這個相關的東西是非常可以做的。我是認為以它的面積,是可以做出一個小小的聚落,這是個部分。當然Maker 的部分,我也向黃議員在此做說明。就是我們在駁二已經有一個倉庫,準備在那個地方做,基本上要做倉庫,可是我們希望更多民間的單位,來進行Maker space,就是這些space,如果他們願意經營,我們都願意協助,不管市場空間是如何閒置,我們也願意修繕到可用的狀況外,提供他們進來營運,這部分我們會積極來和相關單位做聯繫,這塊我們一定會積極做。

黃議員柏霖:災區的提案,振興經濟。

經濟發展局曾局長文生:
災區的提案是這樣,挽面工作大概這個月會做完,應該是快要完成了。我們會和同仁討論,就是和他們的一些街區來做一些研究,看看接下來,他們還有什麼要求?我們要做一些可行的促銷方案。謝謝。

 
  • 登入
  • 分享
  • 搜尋
  • 上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