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17第8 次定期大會交通部門業務質詢

一、第1 屆第8 次定期大會第17 次會議
(中華民國103 年9 月17 日上午10 時2 分)

黃議員柏霖:
首先我要針對交通局,因為本席十年前當議員的時候,我就覺得有兩個單位應該優先讓它民營化,一個是市立醫院,市立大同醫院在四、五年前,因為每年不斷的cost down,到四、五年前就OT 給高醫來標,市民得到好的醫療品質,高醫得到一個好的發展,市府增加稅收,是多贏的情形,以前大同醫院很少人去看,現在等於是高醫的分院,門庭若市。

另外一個就是公車民營,我剛當議員的時候,累積債務大概在110 億到120億,前年本席在議會要求市長做專案報告,也辦公聽會,經議會同仁大家同意,去年的12 月31 日公車已經民營化。公車民營化對高雄市最直接的,就是本來每年要虧損12 億,現在一年大概只要四億多的業務委外費用,就可以達到相同的服務水準。如果單純就財務來講,相同的服務水準下,每年可以節省8 億,一年8 億可以做多少事情。早上也有其他議員提到,民營化以後有兩個很大的問題,第一個是怎麼在現有的資源下,讓公車的服務水準更好?所以在民營化的時候,議會很多同仁希望你們導入棋盤式公車等,讓載客的使用率可以提升,這都是好事。因為一個好的城市,大眾運輸率應該不斷的往上提升,所以對市民來講,怎麼在現有的服務水準上再做提升。第二個最直接的,就是累積的債務240 億要怎麼解決?未來一個市政的經營能力,是要有理債的能力,尤其是高雄市政府,我們直接的受限債務大概在2‚400 多億,非受限債務大概在470 億,兩個加起來就是2‚900 億,要支付的利息是1%,等於一年就要支付億的利,如果未來利息升到2%、3%,甚至4%,高雄市政府就什麼都不用做了。以今年來講,如果公債不能借,市府直接的資本門大概只有100 億,經營一個城市不能只看眼前,第一個我要請教局長,在現有的水準下,要怎麼讓它的服務水準更好?因為我們的包袱已經擺脫一大半,每年不用虧損那麼多,另外怎麼積極去面對這240 億,因為這些都是要付利息的,怎麼去理債?
也是局長要積極去面對的,針對這兩個問題,請局長答覆。

主席(陸議員淑美):
局長,請答覆。
交通局陳局長勁甫:
在去年12 月31 日我們順利完成公車處民營化,有兩個重點,一個就是怎麼在有限的資源下,維持民營化的服務水準。這個服務水準裡面有兩個重點,一個是至少要維持住過去所提供的總公里數,希望以後還能夠增加。

黃議員柏霖:
還要再增加,沒錯。
交通局陳局長勁甫:
所以在服務水準本身,我們希望有層級公車的概念,對於幹線部分,真的能夠讓服務品質馬上提升,對於社區部分,能夠提供巡迴公車的服務。今天的報告我們也提出,在過去的三個月裡面,也就是下半年開始,我們增加了快線公車的概念,快線公車的概念就是對於特別有潛力的業者,也願意來承接的部分,我們希望能夠努力。所以希望未來整個民營化之後的公車服務,在有限資源下能夠永續經營,這是第一個,要怎麼經營?在班次加密的部分我們會努力,譬如有一些是委外,我們還會提供另外一個替選,如果載客量變大時,我們會提供一些誘因讓他增加班次。第二個,我剛才提到有一些公車是具有運量潛力的,我們提供快線公車,我舉一個例子,「哈佛快線」從左營到佛光山,我們釋出,如果虧損由業者自己承擔,如果未來結算有賺錢,我們簽訂釋出的條件。

黃議員柏霖:
他還要回饋,這種路線要多一點,等於零成本。
交通局陳局長勁甫:
沒錯,我們希望以後走加料不加價的概念,針對有限資源做出最大的效益。有關債務部分,大概有240 億左右的債務,民營化之後,我們要清理基金,除了每一年必須編列還利息外,我們希望逐年能還一點原來的債務,所以我們編了一個五十年的計畫,每年公務預算要編列3 億來還債。

黃議員柏霖:
再加上利息嗎?3 億是包含利息嗎?
交通局陳局長勁甫:
利息差不多是2 億3,000 萬左右。

黃議員柏霖:
差不多,如果是1%。
交通局陳局長勁甫:
其他的6,000 萬是還本金的部分。不過在這個過程中,因為公車處民營化還留存一些車輛、機工具,這些我們正在清理、拍賣,賣完以後就會將它還掉。

黃議員柏霖:
那些資產呢?包括建軍站、金獅湖站。
交通局陳局長勁甫:
小的場站我們出租給民營業者,重要的場站具有開發效益的,我們正在進行ROT 計畫,這個計畫大概在年底之前會完成,未來希望用最有效的資產活化概念,譬如用設定地上權的方式保留資產,得到的效益先還債務,減輕整個債務部分,讓利息變少,還更多本金。

黃議員柏霖:
好,我了解。我同意這個方向,這個債不能不去面對,因為債如果不去處理,二、三十年後未來的子孫還是要處理,什麼叫「永續」?有益於當代、無損於後代才叫「永續」,我們現在做的事都是有利於當代、損於後代,那不叫「永續」。我們將一堆債務留給後代,這是不道德的,讓以後接手的人看到高雄市快要破產了,這是不對的,所以積極的理債,包括剛剛提到資產的活化、率利的降低等等,我們要無所不用其極去降低可能的支出,這個方向一定要記住,場站一定要活化,讓更多的收益進來,這是第一個針對基金債務的部分。

另外,剛剛提到路線的部分,我覺得那個方向是對的,如果開發越多能賺錢的路線,不但我們不用出錢,還能分到利潤,這是好事。過去很多人對公車沒有信心,有二個因素,一個叫「等很久」,什麼時候車子要來不知道;一個叫「坐很久」。但是等很久的問題應該要解決,因為我兒子今年考上雄中,每天早上他叫我載他到某一個車站,因為他知道那一班公車要來了,所以他有三個點可以搭公車,另外是真的趕不上就叫我載他去學校,所以他有四個選擇。今天早上我就載他去陽明國小,有時候在陽明路,有時候在我家門口,有很多選擇,他的選擇來自於你們有一個動態系統,一上網就知道哪一班車要來,我覺得這是對的,你讓更多的市民知道,確定等3 分鐘車子就會來,不用去等30分,那些預期因素會讓很多人不願意搭乘大眾運輸,所以這是對的,值得推廣。

「等很久」、「坐很久」的因素只要拿掉,大眾運輸的搭乘率一定會提升,本席為你們加油。在效益上,各種幹線層級的,應該有不同的搭配,你們是這方面專家,照這方向去做,本席予以肯定,債務的問題一定要積極面對。

接著請問觀光局,本席在8 月17 日主持一個座談會,行政院江院長在蓮潭會館,當天我是主持人,第一個發言的是一位高雄市觀光業的董事長,他說因為氣爆,所以很多人都不敢來高雄市,很多人都退房,旅館業都怨聲載道,當時院長說,他會責成觀光局推出很多優惠方案,吸引更多人到高雄。早上本席聆聽你的報告,有很多方案是對的,我特別要跟你提,很多問題我們要積極,如果中央有資源要給我們,我們為什麼不去爭取呢?早上聽到一個人補助150元,編了750 萬,750 萬除以150 等於是5 萬人,這5 萬人來高雄能消費很多,他來高雄住,能創造產值及價值鏈。我們怎麼跟中央甚至跨縣市聯盟,我覺得非常重要,我聆聽你的報告,你也很努力做,既然中央都開口,我們更應該積極去要,就我們的立場,如果有更多的資源來到高雄都是好事,我看到你們的班次,每次都是北進北出,南進南出的很少,因為我們的班次少,班次少叫他們怎麼南進南出呢?如果班機越多、選擇就越多,來這裡住的機會就越多,如果班次少,當然就沒有機會。針對這個,局長你有什麼看法?請你簡單答覆。

主席(陸議員淑美):
許局長,請答覆。
觀光局許局長傳盛:
非常佩服黃議員對旅遊的高見,我有幾點向黃議員報告,交通部觀光局在氣爆之後,院長指示,立刻根據…。

黃議員柏霖:
有喔!確實有效果。
觀光局許局長傳盛:
我們提報了7,600 多萬。

黃議員柏霖:

都有給嗎?還是給了多少?
觀光局許局長傳盛:
分階段,750 萬已經核定了。

黃議員柏霖:
起碼有750 萬,其他的有沒有?摸彩有沒有呢?
觀光局許局長傳盛:
交通部觀光局所屬的全球的網絡有協助我們,以高雄跟澎湖做為重要的節點行銷,他也承諾下半年交通部觀光局會請重量藝人或大阪藝人來高雄。

黃議員柏霖:
不是金城武吧!
觀光局許局長傳盛:
還有其他的選擇。

黃議員柏霖:
你要再找一棵樹給他。
觀光局許局長傳盛:
他要來高雄拍攝宣導片,我們都大力支持。

黃議員柏霖:
他會找一個大咖的來。
觀光局許局長傳盛:
對,大咖的,還有針對日本、韓國的宣導…。

黃議員柏霖:

你有沒有推薦誰呢?
觀光局許局長傳盛:
我們本來想要金城武來。

黃議員柏霖:
你也想金城武嗎?
觀光局許局長傳盛:
其他的也可以。針對剛剛提到的航權部分,我們特別提一個,但是交通部觀光局說還要研究,未來台灣假設還要開放自由行,現在一天有5,000 人,假設增加到6,000 人時,我們期待新增加的1,000 人要從高雄進出。

黃議員柏霖:
航次就要有啊!
觀光局許局長傳盛:
部裡面說,他們會研究,但是我們從數字上可以看到,從去年高雄小港機場每周大概只有211 班次,目前到今年的8 月為止已經有300 班次。

黃議員柏霖:
出入境人數增加多少呢?
觀光局許局長傳盛:
今年上半年跟去年上半年比,大概增加120 萬人左右。

黃議員柏霖:
所以班次還是主要的。
觀光局許局長傳盛:
班次是最關鍵的。

黃議員柏霖:
盡量去要,你敢爭取,中央就會給,如果連夢都不敢做,他當然不會給你。
觀光局許局長傳盛:
是的,我們會積極爭取。

黃議員柏霖:
夢要做大一點,你跟他要,他就會給,因為院長都有交代了,這方面你們辛苦了、多努力。
觀光局許局長傳盛:
謝謝。

黃議員柏霖:
有人推薦林志玲,推薦看看。最後請問捷運局,上星期聯通管施工是不是你們,會後給我一個專案報告,7 月份發生事情,到底是什麼管線?上星期又是什麼管線?既然網路都資訊化了,有人說那是三多路延伸過來的管線裡面的殘留,還有人說是從中正路過來的,到底是什麼管線?我們到底資訊化了嗎?要讓市民安心啊!隔天的聯合報還是中國時報的社論寫著,「人權城市、勞工悲情」。如果我們在這裡不能安心的工作,施工人員常常這邊挖一挖爆炸了,就80%的灼傷,那以後誰敢來高雄?我們自己講宜居城市,但是沒人敢相信啊!

所以我覺得這公安問題,應該要積極去面對。請局長簡單答覆,會後請相關單位給我這兩個事件發生的基本報告。請答覆。

捷運工程局吳代理局長義隆:
這次的事件跟管無關,是管的延伸,為什麼跟管無關?因為這次離管的地方有5 公尺,而且已經下挖2 公尺,所以那個管已經露出來了,整個跟管沒有關係。但是這一次的閃燃部分,主要是因為上次的「苯」洩露出來,殘留在泥土裡面。這次的問題出自於我們的承包商太大意了,因為他們覺得施工位置離管有5 公尺遠,也下挖了2 公尺,已經挖掉那麼多的泥土,當時我們都要求他們要監測。這次怪手在挖時,一開始工程師是有測,測完後他進去工務所,開挖後有翻動一下那個苯就跑出來,出來後的苯就產生閃燃的事件,所以跟管是無關,但是是管的延續。好。

高雄市市議員黃柏霖
服務專線:
 07-3806323  07-3806323      服務傳真: 07-3809523  07-3809523      

高雄市807三民區正忠路152號      服務信箱:
polin55555@yahoo.com.tw     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