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11第8 次定期大會教育部門業務質詢

一、第1 屆第8 次定期大會第13 次會議
(中華民國103 年9 月11 日上午9 時49 分)
黃議員柏霖:
針對731 氣爆事件,事實上本席歸納了四個很重要的原因,因為在座的都是市政府重要的核心幹部。第一個,箱涵設置不當。第二個,管線操作不當。第三個,管線平時沒有確實維修。第四個,公部門未將管線納入管理追蹤系統。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提到這個問題,因為最近大家都提到代位求償、提到國賠,事實上為什麼會有國賠問題?因為第一個,箱涵設置不當,顯然會在未來造成很重要的因素,我向大家報告,如果沒有箱涵的設置不當,今天氣爆不會這麼嚴重,因為很簡單,管線如果破一個洞,頂多在周圍爆炸,可能就是二聖路或凱旋路某一段,也就因為有不當的箱涵,而且所有的雨水下水道,相關水利人員都知道,所有的這些化學管線不應該曝露在雨水和污水涵道裡面,而市政府卻容許它存在二十年之久,所以為什麼高雄市政府有五十多位公務人員被約談,3 個交保,其中2 個是100 萬,因業務過失致死。在座有新聞局長在這裡,我也希望你們多去了解這些災民的心聲,為什麼他們要去申請國賠?根據國賠法第2 條第2 項,公務人員怠於執行職務,致人民自由或權利遭受損害者,申請國家賠償。第3 條第1 項,公有公共設施設置或管理有欠缺,致人民生命、身體或財產受損害者,國家應負損害賠償責任。這些善良的市民很認真上班,但是下班時經過武慶三路、三多路十字路口,車子停在那裡等紅燈,一爆炸就
死了九條人命,今天如果沒有不當的箱涵;如果把管線系統設置得很好,這個事情不會這麼嚴重。所以市政府必須開始更開放去思考,怎麼樣儘快從優從速面對國賠問題,因為從發展到現在,我相信所有的善款最後都會變成基金,怎麼說?因為氣爆不是天災、是人禍,既然是人禍,冤有頭、債有主,負責損害的人就要拿出來賠償,未來包括十幾億的馬路修復費用、罹難者的喪葬補助、死亡補助、重傷的復健;甚至附近房屋的修繕,全部都應該向損害的人提出求償,這樣才是負責任。不是把很多民眾捐的善款,替應該負責任的人負責,這是不對的。我再三強調,這是人禍、不是天災,天災應該讓政府來彌補,這是人禍,冤有頭、債有主。

我希望新聞局長針對這個事情,因為你們不斷有新聞媒體報導,我也讓你了解一下目前的狀況,為什麼有這麼多人提出國賠?原因就是這樣。另外,善款是善款、國賠是國賠,不論李長榮化工要負0%、70%或80%的責任,這是他應該要負的,市政府應該要付多少責任?如果市政府能有更寬容的心,儘速申請國賠,當然本席也樂觀其成。但是如果不行就退而求其次,如果檢察官起訴了,一審判有罪,能不能在這個部分就截止,不要讓這件事情像台北的東星大樓一樣,經過十幾年還在訴訟,人生沒有多少個十幾年。我也希望這部分新聞局長帶回去研究一下,看你們怎麼處理,既然市長講自己很有承擔,留下來就是為了承擔,既然承擔,我希望看到魄力;我希望看到真正的承擔,這是第一個。

接著我要談教育的問題,事實上這次十二年國教辦了一輪,當時想要的目的也開始被扭曲,但是起碼我看到一點,高雄市政府被罵大概是全國最少的,既然被罵是全國最少,代表我們得到很多肯定,本席在這裡也肯定教育局的團隊。事實上我們也知道,從去年開始,也就是前年底一直在談十二年國教,議會也很認真,辦過四、五場公聽會,甚至教育部長也來到議會,這是從來沒有過的,部長來到高雄市議會,那天局長好像也有來,大家面對面的溝通,我覺得溝通都是好事。當然也包括議會,本席也聯署了23 位議員,召開二天臨時會討論,那時我跟局長說,我們寧願花多一點時間去傾聽民意代表或不同教育團體的建議,能做的盡量去修正,往好的方面修正,以後被罵的機會自然就少了,你們會做到相對更好,因為這種東西沒有最好,就像議員說的,除非讓大家都讀雄中,不然永遠有人覺得不滿足,但是要怎麼做好?第一個,本席肯定教育局這段時間的努力。第二個,明年照現況有沒有什麼要調整,要及早定案,有沒有什麼要修正的,怎麼樣讓這個制度在今年的基礎上做得更好,及早讓明年要參加考試的學生、家長甚至老師們心中有譜,才是進步的,請局長答覆。

主席(林議員宛蓉):
請教育局長答覆。
教育局鄭局長新輝:
謝謝黃議員對十二年國教很關心,當然,高雄市在大家的監督及協助之下,的確是相當穩定、爭議也比較小,但是我們好還要更好,經過工作小組的討論,大概修改幾個大的面向。第一個,志願序的部分,原來是七個志願學校,校與校之間差2 分,現在三個志願學校當作一個群組,在群組裡面的是同分,組與組間才有差分,差分是多少?大家討論了很久,最後還是要有差別,理由是希望支持社區高中的優質化。

黃議員柏霖:
就近入學的觀念。
教育局鄭局長新輝:
現在就剩下三個群組,第一、第二都可以填三個學校,第三個志願可以填無限多個學校,以確保沒填好志願而落榜。第二個,有關多元發展項目,其實高雄相當友善,我們有七項加起來是100 分,但主要取最優勢的40 分就滿分,把獎勵和擔任幹部的部分合併在一起。不過,基本上還是維持有選擇性。

黃議員柏霖:
幾乎都40 分比較多。
教育局鄭局長新輝:
叫做「適性發展」,我們有87%都是滿分。

黃議員柏霖:
所以幾乎都可以做到。
教育局鄭局長新輝:
大家會講滿分有什麼意思?滿分才有意思,表示大家除了考試、唸書之外,
也去參與其他的活動。

黃議員柏霖:
只是我們沒有把它設定一定去做什麼而已。
教育局鄭局長新輝:
這叫做「友善」,而且才又叫做「多元適性」,但有的考區要求每樣都要拿分,變成培養一個全人,但我們很少會有人是全能的。所以我想這樣一個方式可以讓孩子多元適性,也不要有那麼大的壓力。另外,我們把志願序改成志願群組之後,未來同分超額的錄取會增加,為了避免這種情況,我們把比序的項目往後增加兩個,一個是弱勢優先,就是萬一比不出來,就以弱勢為優先。最後一個,如果同一個群組裡面,你把這個學校填得比較前面,當真的比不出來時,因為你排得比較前面,表示你的意願較高,就以你為優先,但是後來我們是爭取盡量不要用到這個方式。所以我們向部裡面要求,因為我們同分超額會增加,所以七個等級、三個免試標是不夠的,因為希望能夠到九,分成九級,後來他現在是用十個量尺,針對這十個量尺,我們最近會開會來討論。

黃議員柏霖:
再看怎麼做會比較好。
教育局鄭局長新輝:
對,看放在哪裡,比較能夠好比序。綜合來講,希望符應多元適性發展的目標。第二個,能夠加強對弱勢的照顧。再來就是就近入學和朝社區高中優質化的方向來修改。

黃議員柏霖:
好,我了解,所以本席在這裡也再次肯定,教育局團隊能夠面對討論,然後願意去修正,這是好事。
接著,本席要提到,有關今年中正高工一個孩子的AED 問題,為什麼要有AED?因為現在文明病很多,有的孩子在上課過程,忽然會發生心肌梗塞。大家也了解,我們高雄市一年有2,300 人到院前心跳停止,如果都沒有救助,送到醫院之後,他的存活率是1%;如果我們的救護車有好的AED,就有5%的存活率。所以如果每個地方有布建很好的AED,尤其在人口很多的地方就可以救到38%。也就是說,如果每個國小都有這個AED 和CPR 的訓練,我們在面對這個問題就比較容易解決,遺憾的事就相對會減少。本席在幾次的質詢裡,市長也同意說要勸募AED,因為高雄市根據衛生署的計算需要1,200 多台,我們現在大概缺五百多台,那時候我向市長建議,社會局長也同意,他們在募款的時候會把AED 放在勸募的項目,因為AED 比較容易,10 萬元還有找,所以我一直在推廣這個。今年年初有一位建設公司的老闆跟我說,他同意捐三台,我就給社教館一台、陽明國中一台、正興國中一台。

我要向局長說,第一個,我希望所有高雄市的學校都應該有,我們在追求生活、生產、生態的城市時,生命也要把它放進去。我們怎麼讓我們的孩子都可以快快樂樂上學、平平安安回家,萬一有一天,小孩子在跑步過程突然病發,怎麼辦?我曾經跟一位校長聊天,他說:「我也是冒著危險。」我說:「什麼危險?」他說:「我都叫我的學生在操場跑步,萬一他心肌梗塞怎麼辦?」可見校長也有壓力,變成現在什麼都不敢做,該做的都沒人做。校長說他還是很認真的訓練他們,會去特別注意。當時我沒有問他們學校到底有沒有AED。

我覺得局長這邊應該跟市長、社會局長討論,因為他們那邊常有在勸募。我常這樣講,如果你跟扶輪社、獅子會去溝通這個觀念,這關係到救人命,相信很多人都願意去捐,而且這筆錢不多,一個學校在10 萬元以內就可以解決。本席已經率先了,也開始有很多人在捐。這個部分,局長,你要怎麼做?請你答覆。

主席(林議員宛蓉):
請鄭局長答覆。
教育局鄭局長新輝:
目前以法令來講,是要求高中以上都要先設置,高雄市現在也都完成設置了。至於國中以下還有其他我們所主管的機關,也謝謝黃議員,也有尋求一些資源來協助,目前我們偏向以醫療資源比較不足的為優先。

黃議員柏霖:
優先排一個程序,是不是查一下看缺多少?
教育局鄭局長新輝:
對於這個部分我們會來做評估。接下來,如果有一些企業或慈善團體願意來捐贈的時候,我們願意去傳達這樣的觀念,如果他們願意來贊助,我想這是非常好的。

黃議員柏霖:
AED 加CPR 的宣導很重要。
教育局鄭局長新輝:
CPR 的部分,我們學校是列為非常重要的一個急救訓練。所以在開學之前,我們幾個國中就利用那個時候,像在災區的地方,他們就辦了CPR 的訓練,讓每一個人尤其是老師他們也能有這個能力,在碰到事情就可以及時的協助。

黃議員柏霖:
這個注意一下,因為現在孩子都生得少,每一個都是寶,所以希望這些遺憾的事不要在學校發生。因為一發生又會造成一些逆循環,我們希望都是正循環,這個麻煩你了。

最後,文化局長,我一直跟你們建議有關文資保存的問題,當然這不只是高雄市也是全國的事,但是這個問題還是要討論。我一直講,一個城市如果沒有50 年的古蹟,就沒有100 年;沒有100 年就沒有200 年。因為還沒有50 年全部都砍完了、拆完了,那怎麼會有50 年、怎麼會有100 年?所以這個部分,我們一定要站在一個當事人的角度來看這個問題。今天我可能會成為一個古蹟的擁有者,但是成為古蹟以後,我沒有好處,我還要拿錢出來管理、維護,因為沒有管理、維護,我還要被處罰、被罰錢,而且我那個房子也不能動、也不能賣、又不能蓋房子。如果今天你是當事人,搞不好我這輩子只有這間房子,那我怎麼辦?所以我覺得政府要積極設立一個辦法來解決這個問題,讓他覺得他今天成為一個古蹟的擁有者,可能有三倍的價值,如此一來,我跟你說,他就是在三更半夜也會把它照顧得好好的,就怕颱風來。為什麼?因為它有價值。

所以有時候在施政上,我們不能只圖自己方便,我就把你圈起來,你這邊就是文化資產保存區,所以都不能動、也不能開發,要保持現貌而且要維護好,這顯然違反人性。

主席(林議員宛蓉):
請史局長答覆。
文化局史局長哲:
這個問題在黃議員從去年開始多次提及後,上次也向黃議員報告,我們內部其實也研究過了一段時間。但是以現在文資法母法的規範確實如黃議員講的,它的容積移轉應該只有市值的三分之一。所以在這個母法的框架底下,坦白講,我們目前是有點沒辦法突破。在最近文化部的內部會議當中,我們也特別提出來。因為今年的文化部把它列為文化資產保存法的修法裡,而且在今年要提出修法,因此我們希望在修法當中,改變這個母法本身的框架才能解決,也就是希望能夠朝向是等同於市值,而不是現在公告現值的容積移轉。這部分我們已經向文化部正式用公文書,來提出高雄市政府對這方面的要求。這是目前的進度,謝謝。

高雄市市議員黃柏霖
服務專線:
 07-3806323  07-3806323      服務傳真: 07-3809523  07-3809523      

高雄市807三民區正忠路152號      服務信箱:
polin55555@yahoo.com.tw     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