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4.9教育部門業務質詢

第 2 屆第 7 次定期大會第 16 次會議

(中華民國 107 年 4 月 9 日下午 3 時 17 分)

教育部門業務質詢



黃議員柏霖:
局長,在 3 月 1 日高雄有演了一個「一夜奇蹟」,什麼叫「一夜奇蹟」?就是說在 2 月 27 日左右,我收到一個「Line」的訊息,上面寫「請你幫幫忙」,我看一下這是救人還是什麼,然後下面寫了南投親愛國小到高雄來表演,3 月9 日、3 月 10 日公演,還有 2,000 多張票沒人買,剩不到十天,我看到這個資訊以後,第一個動作是請我的助理去確認到底是不是真的有 2,000 張票沒人買?結果上年代網站的購票網一看,確實一大堆都沒人買,所以我就確定好告訴我自己,我應該為這兩位老師做一件事。南投親愛國小這兩位老師,他們幾乎把過去十幾年來所賺的錢都拿來栽培那些孩子,教孩子音樂,他們是國小老師,這些孩子讀到國中,還是繼續輔導他們,在南投租房子給這些孩子學習,鼓勵他們往高中或更好的方向前進,基本上是非常感人。去年我真的很想去南投拜訪他們,但是一直沒有機會,後來我看到這個資訊很高興,一方面確定資訊是真的,把它整理一下,透過我的群組、line、A TEAM、生活圈、FB,反正所有能發文的我都發文了,趕快著手行動,我打給很多企業家朋友,大概一天就募了 60 萬元,這 60 萬元大約可以買 500 張票,因為票價有 600、800、1,000、1,200、1,600,平均算 1,200 元,大約可以買 500 張,當時我就想,這 500 張票應該跟家扶合作,讓家扶很多孩子可以去看表演。一個企業家做了一件事,支持親愛國小的表演,支持這二位老師來照顧這些孩子,讓他們有更好的發展,同時也讓高雄的孩子,尤其相對弱勢的孩子,有機會去看表演。高雄的企業家很有愛心,我打了一些電話,一下子就募了 60 萬元。我隔天去跟南投親愛國小的樂團聯絡,高雄場只剩下 150 張票,我買了 140 張,因為後來他要回
10 張,在這個過程中,我又答應屏東 5 個偏鄉國小,5 個偏鄉的國小各 40 張票,等於 200 張,我就趕快轉手買屏東場的票,所以屏東場很快也滿了。我要跟局長和市府同仁分享一個心得,你只要認真做事,社會很多人在看,很多人會支持我們,事實上不是因為我傳了很多 Line,本來很多人就想支持,只是大家不知道他們來高雄表演,大家不會沒事就去文化中心的網站看誰要來,剛好這個訊息一出來,一夜之間 2,000 張票就賣完了,在那之前,可能有半個月乏人問津,但是一夜之間 2,000 張票全部都賣完,後來那位老師上場,他在文化中心第一句話就是感謝所有高雄市民,他說,高雄市民太熱情了、太可愛了,他原本很擔心來高雄公演的時候,台下沒坐半個人,結果一夜之間,2,000 張票全部都賣完了,這是一夜傳奇,比衛生紙事件還神奇,因為前一陣子都在忙衛生紙,比衛生紙還神奇的「一夜傳奇」。

3 月 9 日第一天公演,我有去看,所有的孩子幾乎都沒有看譜,我很少看到音樂表演,從頭到尾沒有看譜的,我很注意聆聽,看這些孩子在訴說什麼,為什麼會沒有看譜?因為這些孩子大概只做二件事,放學之後就是認真念書,再來就是學音樂,因為場地沒有那麼大,所以二班輪流練習,有的先練音樂、有的先念書,因為他們專注,在台北場有大人問其他小孩,你會不會像他們一樣厲害,那個孩子說,我也希望這樣啊!可是我除了學音樂之外,我還要學直排輪、還要學游泳。第二件要跟相關的同仁分享,在生命的過程中,我們有沒有學習太多東西而變得太雜,今天不只是所有的學生,甚至包括老師,我們必須要留白,你看所有的畫,到最後留白的藝術是很重要的,如果今天給孩子很多的東西,給老師很多的東西,這些老師有沒有能力消化,愉快有效的轉給孩子,如果全部照單全收,有時候就變得太雜。我剛剛提到的例子也一樣,為什麼親愛國小的孩子這麼厲害,因為他只有音樂,除了音樂還是音樂,他們就是學音樂而已,而且很專業,他們的絃樂團可以拿到世界冠軍,因為那就是專注的力量。

剛剛我很注意聽局長的報告,現在有很多計畫在執行,我要提醒局長和相關科室的主管,當今天給現場的校長和老師很多任務的時候,我們必須去注意,有那些是可以再進步的,甚至有哪些是可以消除的?事實上在藍海策略裡面,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分成四個象限「消除、減少、增加、創造」,有一些不適宜的就應該「消除」,因為只有消除才有多的時間和能量去做想做的事情。再來就是「減少」,有些要做,但不要做那麼多,可以少做一些。這二個東西花的時間、精神、金錢節省下來,做另外那二件事,一個是「增加」,我們現在已經做得很好的,要繼續增加,譬如有一些我們要求的品格教育,那些都很好,繼續增加。還有一些未來要更好的叫做「創造」,譬如市長提到的 calling 教學,未來對很多孩子都很需要,但是如果所有東西都不放掉,一直擠、一直擠,時間有限,搞到最後是什麼?我們現在什麼都學,什麼都不行、不專注,所以就是要去取捨。我們現在的重點到底是要發展什麼?有一些是真的要加碼的,時間、精神、金錢都要投入,有一些是順其自然,不去做它,因為我們不可能做完所有的事情,就像議員一樣,也是要有一些專業,不是什麼都會。

第一個,南投這件事給我一個很大的啟發,只要專注的做、認真的做,別人一定會看到,所以我也呼籲所有學校,譬如金潭國小的棒球很強,預算不夠,但是我也聽說,他們去偏鄉找體能好的孩子來學棒球,有一個阿嬤說,再過二年,我家還有一個孩子可以去,為什麼?因為他們的經濟不好,去到棒球隊有吃、有住,老師教得好,因為阿嬤沒有能力照顧,但是只要去棒球隊就可以得到好的照顧,這個孩子就有一個更好的可能。南投的故事為什麼感人,因為他做了十幾年,孩子國小畢業以後,上國中後孩子還是被外界的力量牽著走,他也是沒辦法,後來老師連國中都包了,因為國中沒包,還是會去交到壞朋友,原本向下的力量一拉,也沒辦法往上,所以只好照顧到國中,但是錢從那裡來呢?現在都靠表演、靠很多企業家贊助,我覺得這樣也很棒,他們靠著表演,我們用門票來支持。後來我統計一下,我大概募了 60 幾萬元,匯到南投親愛國小的帳戶,所以只要你認真做,別人還是看得到。
第二個,要善用民間的資源,事實上,有愛心的人到處都是,我覺得社會應該給想做事的人一個平台,譬如缺錢,有人就會來捐獻,我知道有一位企業家,認捐了三所學校的助學金,他的助學金不是獎學金喔!他是給校長、給老師,幫助經濟最不好的學生,一年補助 3,000 元,只要老師提供名字,大家互相信任,這種企業家到處都有,重點是,我們有沒有為這些需要的人去開發?事實上,很多家庭很好的人不需要,剛剛局長也有答復劉德林議員提的幼稚園問題,我也知道現在很多公立的幼稚園,幾乎都抽不中,因為前面排序的低收入戶,將名額都拿走了,但這也是一件好事,不然這些孩子要去哪裡?因為他沒有能力去念很貴的幼稚園,所以讓他們去讀也不是壞事,重點是,我們要支持增設非營利幼稚園,不是很昂貴的,當然很貴的幼稚園也有人喜歡,但是我覺得,起碼讓正常家庭都負擔得起。第二個,我們要善用民間的資源,透過不同的計畫,去吸引那些對社會有愛心的人進來。剛剛提到財務的問題,還包括志工,現在學校的老師越來越少,我們也不可能無限制請很多老師,但老師要做的雜事越來越多,所以如果有更多的志工,像本席也努力在培訓志工,我覺得這是改變人、提昇人最快樂的一件事。我已經連續辦了 15 期,有 3,000 名志工,從我們推薦的人裡面去培訓,這些人是一個種子,他不一定會去哪裡當志工,但是他現在有了證書,他有基礎訓練、特殊訓練,有一天機會到了,他願意到學校去擔任導護媽媽,他願意去科工館,我覺得都很棒,甚至旗津有人要淨灘,他也可以去啊!撿三個小時的垃圾,然後蓋 3 小時的義工章也不錯。這個社會需要更多人投入,有錢的鼓勵他出錢,沒錢的鼓勵他付出時間,每一個人對社會都不斷地注入正能量,這個社會當然會更好,我們也要營造平台讓他們參與。局長,第三個是我們怎麼去匯集這些正能量,然後鼓勵這些校長、第一線人員和當地的廟、企業家有個很好的連繫,甚至為這些孩子主動募款。坦白說有時候去募款也會不好意思,像我要募款就打電話去,可是後來想一想那個錢也不是我自己要用的,所以我應該不需要害怕,頂多要跟不要而已。不是為我自己要用,是為那些孩子需要用,如果我們有這樣的心態,同時主動的詢問,我相信認同的人會很多,我們應該朝這個方向努力來做,這是第三件事。

因為本席也常常到很多學校,我發現一個問題也向局長反映,就是有很多學校可能預算不足,所以到晚上或假日都沒有警衛,後來都改成儀控,這個有一個壞處是什麼?局長,因為人們習慣有人在那裡巡邏,現在學校不只是學校,學校還是社區運動中心,很多資深長輩可能 5、6 點就去學校運動,晚上還會去散步,所以學校也是社區的運動場、運動中心,很多人在進出。因為我們可能預算編的有些不足,所以後來常常包括基金會教親子教育,譬如崇義,我都常常帶很多學校辦親子讀經班,他們會遇到一個問題,有時候晚上沒有警衛,所以變成他們還要另外再請警衛,這是一個問題。另外一個問題是,總是有一個警衛或工友在現場看守,對於學校安全維護應該也會比較正面,這個部分的錢不應該省,應該要讓它多一點。我一直認為學校就是應該多功能,因為確實有這麼多人會去學校裡面,所以針對這幾個問題請局長簡單答復。

主席(童議員燕珍):請范局長答復。

教育局范局長巽綠:
黃議員總是愛心不缺,一直能夠募集社會資源,包括以前幫助捐贈 AED,我們都非常感謝。剛剛提到的這些問題,因為台灣的愛心和社會資源確實是非常多,但是他不知道要用到哪些地方,所以如果能夠有一個平台讓他們知道哪些學校的困難,我相信是可以得到很多的資源。

剛才提到保全的問題,就是警衛不足,後來用了保全,我看到它遭遇的問題是經費不足支應延長人力的保全經費,這就是黃議員剛剛提到的,如果有這種情形,而且是社區經常要使用的運動中心等等,我希望學校提出它的問題,也許從社會資源裡頭來彌補一部分。因為我們也是編了保全經費給學校,包括有8 小時、16 小時、24 小時分別補助不等的經費,我把詳細的情形也讓黃議員能夠了解。如果周邊學校現有的人力和保全不足以支應這些延長夜間活動的人時,有人在現場就可能要補他的鐘點費,大家來想辦法。

黃議員柏霖:
沒錯,謝謝局長。因為學校確實會有很多人進去,變成保全以後,總是有保全的人在那邊協助稍微巡邏,在安全和各方面的效益應該會比較好。另外一點是剛剛提到社會資源的部分,我知道社會局等等都有一些平台,但是我今天的發言是鼓勵第一線的人,包括校長也好,因為第一線可以更積極一點,當我們內心沒有罣礙的時候,因為不是我們自己要用,其實也沒什麼不好意思。這種事情是這樣,當你願意跨出去,因為很多企業家本來也很想做好事,他也不知道去哪裡做,我常講每次再怎麼捐都只捐給那些,你可以更有效益一點,這個方面我們應該來努力。

最後一點我要提到的是,上個月政務委員唐鳳有到高雄演講,本席也有去聆聽,政務委員一直在提一個觀念叫社會創新,社會創新裡有一個觀念我覺得滿好的,事實上也是我一直覺得很對的方向,就是它容許一部分的錯誤,容許一部分的創新,過去公家機關全部都想好了,100%沒問題才去做,但是因為這樣我們在進步上,以及嘗試上一定會比較少,為什麼?因為你都要想清楚那個變數、執行,當你都想好的時候,社會潮流變動很快,所以他一直認為政府應該也要容許一部分的創新,包括監理沙盒等等,創新的過程如果很對,就繼續做,萬一不行,沒關係,再退回來也沒有損失什麼,我們就是在政策上去支持這些創新。同理回到局本部、回到文化各方面的業務,其實也是相同,如果我們能夠有一些更好的社會創新進來,譬如學校場域,事實上局長也努力在推,很多閒置校舍如果做為非營利的幼兒園,甚至未來可能有非營利安養中心,不一定是安養中心,老人看護、日照、日托等等,未來都有很多可能,我們應該容許他們去嘗試,而且局本部要支持各校的校長去推動,我一直覺得公部門的資源要活化。

讓這個社會更有競爭力有二個方向,一個是創造價值,我們的價值當然要創造越多越好,還有另外一點就是要想辦法降低成本,如果成本低而價值越高,當然是最好,因為競爭力越強,但是如果我們沒有辦法創造很多價值的時候,降低成本也是一條路,只是降低成本到一個限制也不可能低到哪裡去,還是要想辦法兩路併行。在社會創新的部分,在這裡我也知道有很多第一線的校長等等,他們在處理很多事情的時候,難免會遇到一些老師等等,因為他們沒有在接觸外面社會,他覺得這些非營利的來,會影響到我們嗎?會不會增加我們的困擾?很多事情就沒有辦法做了,因為觀念,因為第一線有些老師比較保守,他認為我只要做好份內的事就好了,但是對高雄市民來講,很多地方是需要透過教育局、各校支撐這些非營利創新的部分,我們應該要用更大的力道去支持這些願意支持我們的政策,願意讓場域活化,願意讓學校這個單位為高雄服務更多的各種可能。我剛剛提到的那些都很有可能,我們要給它更多的支持,這樣才會真正提升價值。試想每一個學校都參與時,因為未來 65 歲以上的人會越來越多,二十年後可能是現在的三倍,到時候那些老人要去哪裡?我看到最後也是阿公和孫子一起上學,其實這樣也不錯,但是這個場域我們能不能接受,現在就是觀念要去推動。請局長表示意見。

教育局范局長巽綠:
就像黃議員提到這些好的方向,我們在推一個政策的時候,一定是價值和觀念先行的,所以現在高雄市學校對於設非營利幼兒園,或老人日托中心是我們的優先政策,基本上他們大多都支持。另外,我們在學校的閒置空間有設 9 個項目做社會公益的用途,文創產業的進駐,甚至是排練室等等,這個都在進行,有些學校已經有創業家進去了,這些支持是不遺餘力。我們也會鼓勵學校採開放支持的態度,教育局的政策就是在引導大家,讓學校是一個共享的校園,各種創新都可以在那裡發生。

高雄市市議員黃柏霖
服務專線:
 07-3806323  07-3806323      服務傳真: 07-3809523  07-3809523      

高雄市807三民區正忠路152號      服務信箱:
polin55555@yahoo.com.tw     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