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4第2屆第6次定期大會市政總質詢

第2屆第6次定期大會第38次會議
(中華民國106年11月24日上午9時)
市政總質詢







黃議員柏霖:
大家早安,以下45分鐘是本席的市政總質詢,今天我們大概focus三個重要的部分,第一個是自由經濟示範區;第二個是綠色製造在地發展,就是所謂的循環經濟;第三個是再生能源。太陽能儲能是未來新世代創業的工作機會,我覺得高雄不能缺席,所以大概會focus在這三件事情上。

第一個是實質上高雄的現況,我想市長從總質詢到現在,議員也提供很多的建言,大概有幾個數字跟市長和所有的高雄市民報告一下。早上許議員崑源前議長也提到就業的問題,大家也知道高雄的失業率在全國一向最高,尤其是青年失業率。所以如何去創造好的就業機會,讓很多工作能夠在高雄產生,而且這個工作最好是比平均收入還要高的,這樣很多人才會來高雄。因此失業率代表一個指標,我們反而應該看一個比較積極的就業率。

第二個是關於我們高雄的人口,如果就業率不提升,很多人就離開也不來高雄。大家也知道高雄市的人口今年已經被台中趕過去,我們的總人口數現在變成第三。在連續三年的人口成長中,去年12月31日前我們沒有負數,但是前年和大前年是負數,今年的1、2、3、4、5月我們的人口還是負數,總而言之,這3、4年來我們的人口是稍減、不嚴重,但是還是減少。其他城市像桃園、台中是大幅增加,高雄是持平或少一點點。這代表什麼?為什麼他們不來高雄,我認為各局處長都應該去思考一下,我們怎麼讓很多人來高雄,來這邊就業、來這邊發展、來這邊投資,這是第二個指標。

第三個指標,我也跟市民朋友報告,今年是106年,103年整個大高雄地區營利銷售總額4兆3,000多億,104年是3兆7,000多億。去年市長提到我們有增加一點多,就是前年和大前年之間,我們大概負8%,整個營利事業銷售額是減少,去年底有增加一點多,但是如果跟兩年前、三年前比較,我們整個營利事業銷售額還是少。營利事業銷售額代表什麼?代表公部門的投資減少、企業投資減少、個人的消費減少,當然包括進出口等等。那麼我們怎麼讓營利事業銷售額增加,就要增加購買力。很多市民對未來不樂觀,在消費力道上就會減少,所以營利事業銷售額也是一個指標。我們怎麼讓更多的高雄市民對未來的發展有信心,願意來高雄買屋、發展和投資,因為這些人進來有帶動消費的能力,它就形成一個正增強,這是第三個我們要觀察的。

第四個,高雄市政府新聞處很會宣傳,這個也不是壞事,因為它有一個口號就是「高雄市政府連續七年舉債減少」。這句話沒有錯,但是我們還是每年在舉債,只是舉債的額度減少,並不是沒有舉債也沒有完全的還債,還是有借只是借得比較少。去年增加了20億的債務,因為去年包括歲出的部分,我們有很多沒有執行、很多節約等等;然後我們每年公債確實在舉借部分,市府有照前幾年的減赤計畫,你們每年都有降低,這是好事。我們希望很快看到高雄市政府結算有一年是正的,有時候我們真正有還債務的能力,我們真希望那一天趕快到。我們當然知道還債很痛苦,那代表你可以減少舉借了,你怎麼從經營的績效裡面提出來,我覺得這也是我們要去探討公共債務的部分。

最後一個,上次我在部門有報告過也跟市長提到,高雄市中低和低收入戶有12萬5,000,現在彙整中,所以我知道這個數字往下降,是因為一開始我們合併調很多的指標,這代表一個指標,就是我們高雄市確實有這樣的人口,就是中低和低收入戶有12萬5,000。如果這個數字是正確的,這代表高雄市就是有這些人需要特別去關心。以前我們國父最重要的理想是均富,大家都有希望,不論你身在哪一個家庭,你只要孩子出生,這個孩子在未來會受到很好的教育,他未來只要肯努力,他都有機會實現他的理想,我覺得我們社會要去塑造這種狀況,所以我在教育部門質詢也提到補救教學。現在社會為什麼變成很多家長不敢生小孩,因為怕生了沒有辦法去教育他,沒有辦法投入很多資源去教養他,包括學才藝。很多家長沒有辦法,但是沒有關係,台灣社會很有愛心,有很多均一等等機構他們透過網路教學,可以去彌補,但是公部門的資源也要投入,我們讓這些孩子覺得他沒有輸在起跑點上。
早上市長答復很多議員提到有關公立幼兒園的事情,大家知道現在孩子送到私立幼兒園要繳多少錢?可是如果我們公辦民營,讓業者的成本降低,他自然收費就會降低,這樣很多家長就負擔得起,我覺得這個是我們公部門應該要去做的。

市長,高雄有這幾個數字我覺得我們都應該要去面對,我希望各局處就你權管的範圍,大家怎麼去思考,我們能做什麼?全力去創造每一個就業機會。最近高雄有一個企業家在收購鳳梨,他的鳳梨一年可以賣幾百個貨櫃到大陸和其他國家去,那就是創造很多農民的就業機會,很多人因為這樣,他就有錢賺,每一個工作機會我們應該怎麼把它創造出來。

市長,高雄港以前我一直向市長建議,高雄港包括DC21、亞洲新灣區、205兵工廠,甚至中油五輕,整個劃成自由經濟示範區,我覺得就讓他境內關外,讓他能夠接軌。我向市長報告一個數字,今年一整年,廈門多了1500間台商,為什麼?因為他們從廈門註冊,他們直接和南向那22個國家交流,東協的稅金很低,他從高雄註冊,到東協去,光稅金他就划不來了。商人是很厲害的,他們知道哪裡成本低、哪裡有競爭力,他就往哪裡去。侏儸紀公園裡面說生命自有出處,他自己會去找。

所以我們應該要積極營造一個,我們高雄有沒有一個利基,以前我們覺得五港一空不好,自由經濟示範區能不能先在高雄真正的去實現,市長也知道,包括綠能、體感和新的經濟模式,自由經濟示範區能不能先在高雄真正的去推動,我們讓新的、有效的,而且大量的高價值就業機會能夠來高雄,高雄這個城市才能真正的翻轉。不然高雄現在的產業以中鋼為首的鋼鐵相關煉製,包括金屬中心和岡山螺絲,那些都是屬鐵的;包括油製的以中油為首,下面各種化學的。但是我們有沒有一個比較新興可以支撐創造大量就業機會,過去有,加工出口區,像日月光、華泰等等,那個都很好。

但是下世代的就業機會在哪裡?我覺得我們應該去思考,所以本席多年來一直支持市府,當時經發局有邀請我們一起自費去韓國,他們也有到香港、新加坡去看自由經濟示範區。我覺得這個部分攸關未來高雄跨世代的發展基礎,我衷心建議市府,請市長發揮影響力,怎麼讓這個條例真正的能夠去推動「境內關外」,讓很多跨國企業,他在全球布局,他會把高雄列入選擇,不然的話,市長,剛才提到那1,500間為什麼不設在高雄就好,為什麼要去廈門?就是牽涉到他未來包括關稅的問題,包括未來萬一發生問題有沒有司法互信、有沒有什麼其他可以協助他們在經營困境上的解決。我覺得這個很重要。

目前高雄幾個狀況,我認為最重要的就是創造就業機會,怎麼讓很多人來?我覺得自由經濟示範區是一個很好的發展,我知道前幾年市府也積極在推,這2、3年好像又停了,我不知道市府真正的態度,對自由經濟示範區有沒有一個比較成熟,甚至願意推動的想法?請市長答復。

主席(張議員漢忠):請市長答復。

陳市長菊:
高雄市現階段的失業率和新北市、台北市、台南市一樣,我們的失業率都是3.8%,不管怎麼樣我們還是要努力。黃議員很多意見對高雄的關懷,每次都提到自由經濟示範區,我多次表達基本上我支持這樣的方向,自由經濟示範區就是讓物流、人流、金流的活動能夠更為便利,這個我們都同意。但是要吸引更多人流、物流、金流,整體政策上我覺得有一些需要中央大力來配合,尤其是境內關外。現階段高雄在國際會議中心、體感科技園區,包括成大、台大、中山我們要成立一個國際材料學院等等,未來在高雄設置研發中心去做一些準備,能夠讓更多優質高階人才留在高雄,這個都在努力中。

我們認為未來高雄在體感和國際會議等等,包括醫療和教育來和新南向東南亞這些國家互相交流。更重要的是我們希望從19大以後,兩岸之間能夠有更和諧的對話,這些都是我們期待的。我們會和中央對於將來有沒有高雄,不管是高雄港,或者是以前的五輕地點、或者是DC21、或者是亞洲新灣區,有很多公營的土地,這些要怎麼來做?我們現在有DC21、亞洲新灣區,未來的發展,這個都有在努力。

黃議員柏霖:
剛才市長提到的我都支持,其實現在很簡單,就是創造更多、更高價值的就業機會,要質又要量,質很好、量很少也沒有什麼用,質和量都是我們要同時努力的。第一個,自由經濟示範區的部分希望市府相關局處、希望市長在相關的會議能夠為高雄跨世代、下世代非常重要的事來做一些努力。這裡面還包括幾個中央要重點支持我們的,像國道7號,好像這個一直都卡在環評沒有動,洲際2號碼頭持續有在動,那也是未來高雄市城市翻轉,要把舊的港區包括油庫等等遷到洲際2號,然後我們就會有比較新的腹地去發展更高價值和效益的相關行為,這些都很重要。

剛才市長提到醫療,包括「境內關外」、「前店後廠」,我們怎麼把這些做好,我覺得這是我們現階段應該要去努力的。市長,所有的企業大概分二類,一個是效率型,比成本、比效率、比速度,但是到最後他的發展還是有一個限度。創新型的如市長剛才提到的體感,那個創新型的價值就不一樣,從股票來看就好,創新型公司的股票好幾百元、效率型的才幾十元,有什麼差別?那就是價值不同。所以我們希望高雄市政府積極來推自由經濟示範區,應該會有它的效應,包括中央給我們的重點政策,國道7等等,國道7號六、七百億要來,但是都卡住沒有辦法動,這些我覺得各局處應該努力去推動。

第二個主題,永續發展與綠色經濟競爭力,這個就會延續我上次提到的循環經濟。在永續發展與綠色經濟裡面,我向各位市民報告,台灣是廢棄物處理的天才國家。根據報告,台灣的資源回收率達到55%、美國只有35%,我們和奧地利、德國、南韓差不多,代表我們在廢棄物處理上是很先進的。蔡總統也宣示要走上循環經濟的時代,將產品製造的污染物變成下一個生產引擎的再利用,做成副產品,這就是循環經濟的第二個引擎。

市長,我最近每天幾乎都有機會到柴山盤榕、雅座,然後到七蔓,事實上高雄最近你到七蔓往市區看,有好幾次85大樓是消失的,看不到,因為霧霾很嚴重,當然那一天也有霧,它是霧霾,或二個都有,然後幾乎看不到、變成一個點,大部分的時間很難清澈。最清澈都是什麼時候?大雨過後,連北大武都看得非常清楚。所以我們必須要正視PM2.5。我也向市長和各位局處長報告,有時候困難反而是創新機會的開始,全世界滴灌技術最厲害就是以色列,為什麼?因為以色列最缺水,所以他們就去研究滴灌技術,以色列水的使用效率是最高,還可以技術輸出。過去高雄中油和中鋼相關產製過程裡,有很多副產品,也有很多廢能、廢熱,這些如果把它結合(combined)的話,它就會變成下一個製程的開始。所以我們在綠色製造競爭力過程裡面,最重要是什麼?節能、省水、有毒物的處理、廢棄物減量、廢氣排放減量,以及環保指標的精進。

說真的,高雄市政府比台灣很多縣市進步,因為我們這邊有空污總量管制-高屏,其他沒有,所以我也一直支持市府,這個對的事本來就應該總量管制,因為不能讓廠商把內部成本外部化,錢是他們在賺,而污染是市民在承受,這是沒有道理的。本來污染設備就應該去處理,你沒有辦法處理的就要再平衡,你要就捐一筆錢讓社會能夠平衡去多種樹,或做什麼有意義的事,二行程汰換等等,讓它把這個量控制在我們適合生存的。如果高雄空氣都保持不好,你說誰願意來,假如我有其他的選擇,他就不一定會選擇高雄,所以循環經濟是揚棄傳統開採、製造、丟棄的線性經濟模式,它開始從傳統的重新定義和重新設計,然後再出發,包括社會整體體系和思維再定義及再設計,所以這個部分就是下世代產業一個很大的突破。

舉例來說,太多人用蘋果手機了,所以各位可以看到這張圖,我們以前都是採礦、製造,製造以後是使用者,然後變廢棄物丟到垃圾桶去燒。現在蘋果公司已經在2017年4月19日發布環境責任報告,以後他們要實現「密閉迴路式供應鏈」,就是要做到產品百分之百回收再使用,我們使用完以後回收製造,然後再製造、再使用,它就不丟到垃圾桶,他們也不採礦,為什麼?因為礦採到最後也會沒有,地球只有一個,這個就是全世界最高指標,它就讓我們做為標竿。

未來台灣的企業,各位都知道剛剛提到的,如果我們都是在效率型,市長,那些只能賺3%、5%,那些都是辛苦錢,而且效益不大,如果你能夠打入到類似這種供應鏈,它的效益價值就會倍增,這個部分需要怎樣?需要市府大力的協助,當然還要整體國家的力量,以及市府整體的力量,要去鼓吹、要去鼓勵,讓他們有新觀念,我怎麼去做更有效益、更有價值的事情,所以這個部分就告訴我們,他不只是採礦,他以後也不採礦了,他也不把它丟掉,它就是百分之百全部使用。

再下一張是在談什麼?生態體系。市長,你知道大自然的生態系統中,一個生物的廢棄物會變成其他生物的成長養分;同理,一個企業廢棄物也會成為對下一個企業有用的。最有名的是什麼?中鋼以前的廢熱都逸散,現在收集之後一年賣10幾億,這個就是有用。像未來永安煤氣的低溫就可以供應石斑魚,我們怎麼讓每一個環節發揮功能?這個需要相關各局處都去鼓勵,因為這是觀念的改變。各位,所有限制的最大限制就是觀念的限制,因為我常講高雄市最多的是中小企業,一般中小企業的老闆有兩種人,一種是從祖父、父親一直傳承下來,另一種是當學徒之後,他覺得很不錯就自行創業,通常這種人沒有經營管理背景和實力,這時候我們需要市府更多觀念上的開發。

我上次參加中華經濟研究院,他們現在很多智庫都來高雄開分院,這是對的,要讓知識的能量讓產業帶動,裡面有一位廠商很感謝高雄市政府,是因為你們的SBIR,他說本來做到快要倒閉了,因為無法做也沒錢了,結果市政府給他輔導,他向SBIR申請幾百萬後,他撐下去了。他現在的工作是什麼?他一開始是做環保檯燈,日本來跟他買,他的工作就是把它做設計,再找不同廠商來合作,然後結合在一起賣到日本,他說現在可以做到起重機等等,他什麼都可以做,因為那是一個概念。高雄太多中小企業,它是可以活動的,我不需要跟你太密切,我只要跟你case by case,所以日本公司向他要什麼,他就去把相對應廠商找過來,大家把它組成一個供應鏈,然後就可以賣,所以他創造很多就業機會。

我常講,如果這種人有10個、20個,我們就會增加好幾個有價值的工作機會,所以我們就要去輔導這樣的人。我們怎麼去做到生態系統和產業共生,讓產業共生的觀念我們真正去推,這個就是循環經濟,也就是你不要的東西,不要丟到垃圾桶,不要倒到焚化爐去燒,我們怎麼去找到有用的,讓需要用的變成下一個製程的開始。我再舉另外一個例子,就是中水處理,在中水處理裡面,台積電一滴水可以用3.5次,廢水利用率達87%多,而友達的廢水利用率達90%,中鋼每日是多少噸?1萬3,500噸,然後廢水回收利用率達98%多,以及李長榮、日月光等等,這又代表什麼?很多東西是可以做的。當我們一直在喊缺水、缺電、缺地、缺工的時候,我們怎麼讓每一個缺都能夠有系統的,然後把它減少,這個是非常重要的。

在中水處理之前,市長,在整個生態系統和產業共生及綠色經濟鏈的過程裡,有三個很重要,就是提高資源使用,有新技術、新設備、新製程、新流程、新管理,從生產源頭就要減少資源消耗,總而言之就是設計。設計如果錯誤的話,這個和一棟大樓一樣,假如一開始設計就錯,後面怎麼蓋都不可能最好。所以我們怎麼把設計的能量導入到產業,讓它一開始我們就看到最後,這樣子的話,在整個資源的使用上,我們會達到最高效益。再來是回收再利用,剛剛提到55%,代表我們還有一些空間可以努力,至於循環經濟產業鏈,就是要產業內及產業間形成新的產業價值鏈,這樣的價值才會最高。

我們有幾個問題要討論,現有法規的僵化,我知道環保局長很專業,也是中山大學博士班的學長,他很專業,我們還是有一些限制,這時候我們需要很多在法令上做調整,譬如環保署主管的「廢棄物清理法」及「資源回收再利用法」,對企業如何處理廢棄物,我們有很嚴格的規定。這是過去我們的想法,為了因應未來的世代,我們在法令上有沒有什麼可以努力,市府相關局處有什麼可以來支撐經發局做這件事,然後讓環保局、經發局的專業能夠去推動,也讓廠商知道我們可以這麼做。

公告的再生資源只有8項而已,包括經濟部主管的水淬高爐石、爐碴;環保署有鐵、銅、鋁、玻璃、塑膠,以及內政部的瀝青混凝土等等。我們怎麼讓這些表面上看已經沒有效益的物質,但是我們怎樣採用正面表列、嚴格管制,讓它能夠有效再使用,這個就是進步的觀念,過去不能用的不代表未來不能用,只是用在哪裡而已,對不對?我們要怎樣去努力呢?所以很多廠商中,曾經有位廠商是做廢輪胎的,市長,非常有趣的是廢輪胎收回來後,他不能從正門進來,他要車開出去繞一圈再回來,因為它是從外面進來的,它有規定好像不能這樣做,所以我們有很多的規定很奇怪。我也希望經發局去蒐集類似這些,阻礙推動綠色價值鏈的相關法令限制,把一些相關局處、法制局等等找來,如果高雄可以修改的,我們自己修改,高雄不能修改,要中央修改的,我們應該努力透過立法委員去改善,這樣我們才能真正進到綠色經濟鏈、綠色循環裡面。

我們也整理了一個指標,各位看看,主要國家及經濟體的循環經濟相關政策,台灣是1974年頒布廢棄物清理法,目前我們還停留在這裡,日本是2000年頒布、中國是2009年頒布、荷蘭是2014年頒布、歐盟是2014和2015年頒布,所以代表越先進國家,修改的法令就越接近現代,但我們還停留在廢棄物清理法,其實那不是廢棄物,那是資源,只是以前我們不懂,沒有煤礦再去挖就有。但是未來要改變,從法令上可以看到,我們進步空間真的很大。在這裡面有四個角色我們要注意,就是政府、企業、環保人士和消費者。政府要用高標準,我一直認為我們要高標準來面對,不能再讓內部成本外部化。環保人士也要體認夢想和現實之間的平衡,如果什麼都不能做,以後就要回到以物易物,大家都去當農夫就好,你想這樣可能嗎?不可能的,對不對?所以我們在理想和現實之間要平衡。如何讓企業以更有可能的方式去做改善,我覺得應該這樣做,企業要有利可圖、要有企業文化、社會責任。消費者要教育、要思考、要購買,只要是綠色標章的,在市場賣的價格就會更高,很多人都喜歡買那種產品。

高雄能做什麼?我知道市府也有在推動,中油高雄廠能不能設一個新材料循環經濟產業研發專區,那裏又有腹地、環境又好、腹地又夠大,如果這個專區設在高雄,我們最有條件,因為這裡污染高雄幾十年,我們來做有效的應用,這裡的學院包括台大、成大、中山等等,其實高雄的高應大、第一科大都有相關的專業人才,怎麼樣納進來?包括中華經濟研究院等等,只要跟這個有相關的,盡可能納入。我覺得我們未來要做的是設計、研發、創造,不是只做加工,所以如果能夠做到新產品、新技術、新服務,人才和就業機會就會呈現,針對這個部分,市長有什麼指教?

主席(張議員漢忠):市長請答復。

陳市長菊:
我們在經濟部、經發局和經濟顧問幫忙之下,台大、中山、成大等已經決定成立材料國際學院,明年9月公開招生。未來有一個新材料研發中心,要為這個中心儲備人才,使用材料國際學院的人才,由這三所大學一起督導,一開始先在中山大學上課。另外,舊五輕的地方也會充分使用,謝謝。

黃議員柏霖:
我們要討論環境日益關注下,產業要怎麼因應?綠色或轉型過程,我們會面臨什麼困難?我也希望經發局整理一下,讓市長做一些跨局處,甚至跨部會的協調。重點是新人才的培養,創造更有效益的工作機會,只要能做成,一定可以創造很多就業機會。南部有哪些可以發展循環經濟的,我們的優勢,我們要去盤點,這些都要做好。

接著我給市府五個建議,因為我質詢時間剩下13分,這些我都有印給你們,你們回去看一下。這個東西不只是研究而已,到最後還會跨到法律、環安、會計、生產單位等等,跨部門要去推動。最後綠色循環經濟的轉型,不只關注獲利,還包括對社會、環境的衝擊和指標,如果我們能去面對,未來就有創造的可能。

接下來,我在進入太陽能光電之前,我要跟市長提到,過去十年來,本席針對三民區的幾塊公設保留地,以及大面積的土地,我有一些建議。首先謝謝市長,從覺民路打通到十全路,我好幾次經過那裡,確實這條路讓交通非常方便,事實上也打得夠寬,未來還會增加滯洪池,東三民抵抗洪水、暴雨的能力又會增加,起碼可以短暫止住。本來孝順街505巷都會淹水,未來抵抗能力會增加,對環境也很不錯,也謝謝市府相關局處的努力。十全路打通接覺民路這個好。

另外,屠宰場問題,我問過農業局長,本來屠宰場一天宰殺700頭豬,四條生產線,有一位業主已經移走,所以現在減少200頭豬,一天還要宰殺500頭豬。事實上這是一個老問題,從民國50幾年一直到現在,我一直提到,在市區裏面殺豬,實在對環保、衛生和當地居民不公平,以前只要說到豬圈,就代表落後地區、環境不好。我也向市長建議,我記得市長去年說過,在你任內要處理完,也希望地區農會年底提出一個報告,我覺得這是一件好事,想辦法趕快讓屠宰場遷離,接著市府相關局處和都發局就應該進場,想一想明年這裡如果清空,我們能為高雄做什麼?尤其是為高雄青年朋友弄一個青年創業基地,做什麼都好,只要他們願意來,新的觀念、新的做法願意來,我覺得我們提供一個比較優惠的場域,讓這些青年創業朋友願意來高雄,而且這個地方交通便利,在明誠路和民族路交叉口,對面是大樂和河堤社區,全國大樓最密集的地方。如果未來遷移之後,這裡的環境會變得更好,會有新的就業發展可能,我們對環境要補償。未來這麼大的場域,不能全部拿來賣掉或只做生產,還是要對當地環境做一些補償,畢竟在那裏已經幾十年了。針對這個部分,市長有什麼看法?請答復。

主席(張議員漢忠):市長請答復。

陳市長菊:
第一個,覺民路、十全路打通,除了滯洪池,現在寶珠溝的沿岸,我們向中央申請整個水岸的改善,大概在明年我的任期卸任之前,滯洪池、寶珠溝沿岸淹水都會整理,彌補東三民區過去長期淹水及登革熱危害。另外,整個屠宰場和肉品市場的問題,一直讓我們覺得非常困擾,果菜市場遷移我們受到很多攻擊,我們就是接受、面對。另外我也同意,要求農業局和地區農會大家來互相討論,他們今年提出整個購地計畫,這部分我們會繼續推動,至少在我任內結束之前,前期規劃會很清楚定案,謝謝。

黃議員柏霖:
這個部分確實從民國五十幾年到現在,你要把它處理完…。因為他們要遷移的地方也是被選擇的,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歡迎,所以會需要一點時間,我也希望相關局處在進度上要注意努力一下。

最後,本席還有8分多鐘,我要跟市長是到電的問題。我們這幾年都在推太陽能,太陽能的好處到底在哪裡?我們有作功課,太陽能基本上有三種模式,第一種是「市電併聯型」,太陽能進來,我自己用完以後,如果有多餘的電力就賣給台電,這個就很簡單,但是它有優點和缺點,這個我等一下會說明。第二種是「獨立防災型」;第三種是「混合式應用」。

「市電併聯型」的好處是當太陽能效率最好的時候,就是可以馬上發電。但是缺點是預測困難,你不知道何時太陽比較大,可能今天太陽很大,明天就沒有了,所以比較不穩定。電力無法自發自用,線的折損高,這些無形中都浪費掉了。所以「市電併聯型」有優點也有缺點,先在這裡說明。第二種是「獨立防災型」,譬如說我們在高山或偏僻等等的地方,電線不可能拉到那麼遠的地方,這時候我們自己有一套「獨立防災型」的太陽能設備。記得莫拉克風災的時候,整個災區幾乎都斷線,電都沒有辦法進去,所以連通訊都有困難,當時還要派人用走的到山上,根本不知道小林村、那瑪夏發生什麼事。所以在重要的地方,我們需要一些「獨立防災型」的太陽能設備。例如本席到北大武檜谷山莊就有,就是提供基本的需求,萬一需要通電,打衛星電話用的。但是這個成本很高,電池的汰換機制還沒有完全建立,然而還是有其必要性。第三種「市電混合式應用型」,這種模式的成本設備尚高,還不是很完整,但是這確實是一個方向。

跟市長報告,事實上高雄有一個地方是東南亞最大的陽光社區,就是杉林區大愛園區,在總戶數1,006戶當中200戶有太陽能屋頂。他們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台電的饋線容量不足,以致於沒有辦法繼續做。所以如果高雄未來的新世代要推動綠能、太陽能這一塊的時候,我們就必須要有一個可以示範的地方。這裡是全東南亞最大的陽光社區,如果市府能夠協助台電把這個問題解決,說不定那1,006戶全部裝設,我們甚至會成為亞洲最大的光電社區。市長,這個好處是如果以後我們要發展這項產業,有人會相信,人家就會來。因為我有東西給你看,我們不一定要生產,我們可以製造、可以服務。我們知道製造太陽能板最大的是台灣,但是真正賺最多錢的是德國,因為他們在最末端。組裝技術和設計的是他們,我們賺的是在價值鏈裡面最低的那一段,就是組裝生產。最重要的,可以賺最多錢的是設計和行銷,我們這兩個部分都沒有賺到,所以我們要想辦法輔導我們的廠商去做這件事。

裝設太陽能屋頂的好處是隔熱、防水、再生能源一次到位。事實上我們高雄市議會很進步,我們有很多專業的議員,吳議員益政、張議員豐藤都在推太陽能屋頂,包括工務局相關法令上的修正,我覺得這個都很棒。我們怎麼讓資源產生最高的效益,我們怎麼去突破一些法令,尤其是還沒有那麼進步的法令,我覺得這是我們工作的價值。我們今天在議會工作也是這樣,我覺得這個東西是可以推的,我來建議市府相關局處,你們願意做就做,如果做出效益就是功德一件,讓這個城市更進步。所以如果每一家可以裝設的都有裝設,就可以有隔熱、防水、再生能源好的產值。

另外,高雄市杉林區的日光小林社區是一個智慧型微電網的計畫。這個微電網最重要的是整合了再生能源、台灣儲能技術及資訊通訊的能力,它是一個新的東西。為什麼要做再生能源?重點是離峰的時候儲存,尖峰的時候放電。最重要的好處是、我們就不需要有那麼大的備載能量在那邊等。上次為什麼會發生815大停電,就是因為突然跳電、大家的電力不夠,我印象中已經有幾十年沒有停電了,結果那次全台大停電就是因為我們在備載容量上不足。所以我們要有分散的概念,離峰的時候要存。就是當我們有這麼多太陽能電的時候先存起來,在尖峰的時候放電。這就好像我們有滯洪池,滯洪池最好的好處是除了平常對環境的改善,最重要的是暴雨來的時候,我的滯洪池就可以儲水。這些水就不會流動而造成下游地區的水災。這個觀念就是相反,當我有能量的時候把它存起來;當需要的時候就把它放出來。這中間當然需要一些比較新的計算,但是我覺得這個東西是值得被推動的。這裡面當然有營業、非營業等等各種的替換,包括價值、價格等等。我們現在是一個資訊社會的時代,未來我們要去因應各種可用的資源,如何讓它在高雄都能夠落實。你看這張照片,「往日光二街」,這上面都是太陽能電板等等。智慧型儲能微電網解決太陽能電力不穩問題,因為電就儲存在這裡。當台電供應不出來的時候,就把它放出來,就會形成一個循環。當然這些東西都需要被鼓勵。

最後我跟市長報告,我們必須要去面臨全球碳排放的問題。這一張圖是台中火力發電廠,我一看嚇了一跳,它是台灣發電量最大的發電廠,二氧化碳排放量世界第一,廠區煙囪高250公尺,這是台中。所以為什麼台中那些人在抗議火力發電在那邊,包括很多民意代表和地方政府都覺得這樣PM2.5會超標多少。我們再回來看高雄,南部的火力發電廠、大林蒲發電廠也都是燃煤的,永安的興達發電廠也是燃煤和天然氣的。所以我們要去面對如何將PM2.5下降,我覺得這個很重要。針對碳排放的部分,市長請簡單答復。

主席(張議員漢忠):市長請答復。

陳市長菊:
第一個,再生能源的部分,高雄市政府目前正在大力推動。黃議員也了解,我們的工務團隊基本上用高雄市的自治條例,就是如果你是違建的屋頂,我們一直跟中央的營建署做觀念上的溝通,如果他用太陽能光電,我們基本上認為如果安全無虞之下就要讓它合法化,以此來推動。

另外一個部分是我們高雄市一直在推動整個工廠屋頂的太陽能光電。還有就我們的世運主場館的部分,我們計畫四年的目標要發電150百萬瓦太陽能光電,以這個部分我們基本上是非常支持。

PM2.5當然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整個冬天三個月的期間,不只是高雄,整個台中以南,因為龍井火力發電廠的PM2.5排放量確實是非常高。高雄市在大林蒲或是永安等地也有火力發電,這個部分我們會跟台電、中油討論,是在冬天的時候,空氣這麼不好,有很多的因素,但是高雄在這個階段有沒有因應的對策?除了高雄市政府在這個階段提出一些政策,在公共運輸上,最近市政府內部已經在做最後的確定。除了這個以外,我們希望整個台電、中油應該為了減少PM2.5,讓高雄市民不要再處於紅色警戒威脅之下,受到危害部分要如何減少?我們會跟這幾個國營事業不斷的再做溝通,謝謝黃議員給我們很多的指教。謝謝。

高雄市市議員黃柏霖
服務專線:
 07-3806323  07-3806323      服務傳真: 07-3809523  07-3809523      

高雄市807三民區正忠路152號      服務信箱:
polin55555@yahoo.com.tw     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