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6市政總質詢

第2屆第4次定期大會第41次會議
(中華民國105年12月16日上午9時)
市政總質詢






黃議員柏霖:
大家早,本席這次的總質詢議題大概就是:開放高雄、高雄要怎麼更好。剛才鄭議員質詢時,市長也提到了很多中央的政策,我覺得也很不錯,前行政院院長吳敦義擔任院長時提到的高雄海空經貿城,就核定了二千多億要給高雄,事實上,我們也看到了衛武營、亞洲新灣區、三大場館,所有的預算幾乎都是當時的行政院給的。所以,我想這些事也都是非常重要,並不說馬政府時代高雄就是「狗吠火車」,我想也沒有這個問題,所以也希望我們在講話時,都要特別的注意一下。國道7 號,記得當時也是準備了六百多億要給高雄政府,但是因為我們沒有通過環評,像是這些的大預算,洲際碼頭也是編列了五百多億,我想這些都是中央會給地方的錢,就端賴於我們的行政執行力有沒有去做,我想這個才是重要的。

首先有幾個問題要和市長探討的,第一個,我不知道市長贊不贊成核災食品進入高雄?而我也要向所有的高雄市民朋友講,為什麼核災食品不宜到高雄?大概有幾個理由,第一、連放射科醫師和食品教授都不敢吃核災食品,因為核災食品有30 年的半衰期,有一些是現在的儀器可以驗出的,有一些是驗不出的。不論驗的出來或是驗不出來,我們都不應該在它有疑慮的時候就到臺灣甚至是到高雄來,這是第一個理由。然而我們吃下去未來會變成怎麼樣?根據現在比較早、有案例可以做到風險評估的車諾比事件,我們看到很多大人和小孩各種相關的症狀都出來了,請問我們需要去面對這個風險嗎?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臺灣的邊境管理能力是不足的。全臺灣抽驗食品的人員才69 人,而我們要去檢驗有無輻射污染可能的,也只有核能所,然而核能所就要面對二十多萬品項的產品,請問要怎麼檢驗?我想最好的就是源頭管理,有疑慮的話就不要讓它進口,而不是在進口後,我們再去抽驗。各位,還沒開放,這兩天政府發現的或是民眾自主發現的,連醬油包、納豆包都發生了;各位,又有人講,我們就不要去買日本的食品就好了,可是摻雜在裡面的,又有誰會知道?

所以,有疑慮就不應該讓它進口,這是第二個;我們的邊境管理能力需不需要投入這樣的成本。第三個,我們和外國人最大的不同,就是臺灣人接受日本的食物和日本文化的量度非常大。同樣的日本食物輸入到歐美,可能就沒有什麼人會去購買,但是到了臺灣,我們就很喜歡去購買,所以試著想想,我們一年是貢獻了多少錢給日本?所以是整個的食物文化也是不一樣。

接著,就是有很多的核食產品都標示不清,大家記不記得,在2015 年3 月時他們更改了標籤,有292 項的核災食品就誤進臺灣,請問這是誤進嗎?如果明知道它是從哪裡來的,而不把它標示清楚,又講沒有檢驗到,結果大家就一直的食用,我覺得有風險就應該要去處理。然後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台日沒有司法互助,問題一發生時,我們在司法上面是找不到任何的互助。我們為什麼要急著讓這些核災食品進入台灣?是不是應該要主權於境外?從境外就要管理了。所以針對這個問題,國民黨團也有就教過市長,市長也有收下他們的陳情書,我也不清楚市長的態度是如何,是否可請市長簡單的做答復?針對日本核災食品能不能進入高雄市。

陳市長菊:
核災食品在全世界的標準都是一樣,臺灣從來就沒有同意要讓核災食品進來。

黃議員柏霖
所以市長就是拒絕讓核災食品進來高雄?

陳市長菊:
核災食品這個是假議題嘛!我們從來就沒有…。

黃議員柏霖
好,市長拒絕就好,你就做這樣的正式宣示就好了。這是第一個問題。我再請教第二個問題,現在婚姻平權在社會上的討論也是非常的多,民調是贊成的一半,反對的也是一半,大概是這樣。本席在上個星期也辦了一個「婚姻平權時刻是否到來」的公聽會,我必須要承認的是,對於這個議題我也不是很了解,那麼我要怎麼辦?我就辦了一個公聽會,邀請了很多的團體包括支持同志熱線相關的,以及幾位高師大的教授,並且也找了幾位的牧師,大家一起在議會討論。報告市長,當天大概就來了將近280 人,高雄市議會舉辦的公聽會,很少會有這麼多人前來,當天就來了280 多人。當然,也有很多人支持的,支持婚姻平權;也有很多是反對,覺得如果修改了民法,未來整個相關的法令可能就有一、二百條就要跟著修,那麼,我們現在的社會要不要去面對?第二個,當修法以後,未來有很多相關的平權概念會不會也要置入到課本裡面?最近網路上瘋傳,有一位台中的家長會長到台北參加教育部的開會,他把很多覺得不宜的部分直接就向教育部次長反映,「你們講沒有開放,可是都在課本的內容了!」當然也有人講那是造假,但是這個就是要討論了,所以目前這樣規範起來大概會有幾個?婚姻平權這個議題大概會有幾個部分?第一個,贊成修民法972 條,民法這樣修了以後,緊接著以下就要一直修了!相關的100 多條民法都要修改,這是第一個;也很複雜,包括稱謂等等。而第二個問題是什麼?就是會修到專編或是專章,就是獨立。但是,這個需要的人又會覺得好像有歧視,他們也不願意,這是第二個層次,兩個選項專編、專章。第三,就是維持現狀,我們就是維持原來的樣貌。而且我們又聽到有人講,我們台灣是不是要成為亞洲第一個這麼進步的允許同志結婚修改民法的一個國家、社會?我們是不是需要進步?這些大家都是可以來討論的。

對於現在來講,我是覺得,因為我們對於這些東西都不是那麼的熟悉,所以我們就辦了第一場的公聽會,也聆聽了很多,可能在明年的一月再辦第二場,邀請雙方再來談一談,到底歧見是在哪裡?有沒有被歧視的問題,有沒有因為這樣整個家庭結構就被破壞以及未來的世代價值觀會被混淆,到底有沒有這些的疑慮?我覺得應該就要多做些溝通。對於我來講,我現在的想法就是這樣,也就是說,我也不是很清楚,所以我必須就要多聽,要多去蒐集資訊,之後我們才去做這件事。事實上,我們也是沒有決定權,因為這是屬於立法院的事情。

所以針對這三個選項,不知道市長覺得就是要修民法972 條,就是要修改,民法派;或是修專章、專編,我們把它規範好,權利、義務、也不要修改民法,就維持現狀,這是第二個;或者是維持現狀,不要修改,多多的蒐集資訊。我也不清楚現在市長所持的態度是怎樣,是不是可以請你向高雄市民做一些的表示?

主席(蔡副議長昌達):
市長,請答復。

陳市長菊:
二十年前,我擔任台北市社會局局長時,全台灣第一個的同志婚禮,當時我就送給他們一幅中堂,上面寫了「相愛是人權」,這個就是我的理念;我們支持相愛的人在一個相愛權利的平等。至於立法的技術和開放,剛剛黃議員提到有很多不同的看法…。

黃議員柏霖:
對,所以我要了解市長的態度。

陳市長菊:
表示我們的社會必須再繼續溝通、討論。

黃議員柏霖:
市長,我也會你一樣,我也支持相愛是人權,我也不反對。

陳市長菊:
所以我認為立法的拘束…。

黃議員柏霖:
但是我們有3 個選擇。

陳市長菊:
我認為沒有,現在設限不同的人…。

黃議員柏霖:
現在立法院在審的是修民法,尤美女立委的提案是要修民法。

陳市長菊:
對,有修民法,也有專法,我認為可以繼續溝通討論。

黃議員柏霖:
沒有錯。我現在代表高雄市民,請問你是覺得應該要,第一個、修民法…。

陳市長菊:
我現在主張繼續溝通討論。

黃議員柏霖:
所以你現在還不覺得要繼續修民法就對了。

陳市長菊:
溝通、討論。

黃議員柏霖:
溝通、討論就對了,那我們的立場是一樣的,本席覺得當社會有這麼大的分歧時,我們應該要好好的討論。因為我覺得一旦立法之後易放難收,會產生很多的問題,我認為大家應該要多討論,這不是壞事。向市長報告,那天在議會所舉辦公聽會時,我覺得雙方表現的都非常棒,大家都沒有爭吵,反正有意見的人就表達意見,反對的人和贊成的人都好好的說話,我就是將發言時間控制好,受邀請參加的人發言時間為5 分鐘,自己來參加公聽會的民眾,發言時間為3 分鐘,大家遵照發言的時間限制,並多聽多了解。我覺得相愛是人權,我支持,但是現在要不要馬上修民法?我覺得這個應該要再討論。當社會大眾還有很多分歧的意見時,尤其是民調結果是一半一半時,更需要討論。翻開今天的中國時報裡的讀者投書中,裡面討論2 件重要的事,一件是兩性平權;另一件是核災食品,我認為市府可以多舉辦幾場公聽會,多傾聽民意,讓有決策的人做為參考意見,這是第二個問題。

第三個問題,請教市長,開放美豬進口來台,你有沒有意見?如果美豬含有瘦肉精,你是否同意開放進口到高雄?因為我一直覺得,如果我們的政府常常讓對國民健康有疑慮的東西進來,我覺得那樣是不對的。有幾件事情是不容妥協的,一個是「主權」,沖之鳥的「礁」變成了沖之「島」,我們也沒有意見,太平「島」變成了太平「礁」,我們也都沒有意見,我認為我們要表達主權。第二件事是「食安」,我們要讓市民食的安心,為什麼以前不能過?現在沒有沒什麼新的變數才能過?台灣和其他國家不同,歐美國家都是吃牛肉,所以豬肉對他們反而不重要,一年吃不到幾次。但是我們都是吃豬肉居多,比較少吃牛肉。一旦開放含有瘦肉精的美豬進口,一定會衝擊我們的農業,很多養豬戶的銷量會受到影響;第二個,瘦肉精會影響身體健康。不曉得市長是否同意開放含有瘦肉精的美豬進入高雄?因為這個關係到277 萬市民的健康,請市長回答。

陳市長菊:
食品安全是最高原則,至於美豬要不要開放?這個也是假設性的議題,保障食品安全是我們的最高原則。

黃議員柏霖:
如果現在要開放進口,你的答案是「YES 或NO?」

陳市長菊:
這個是假設性問題,我不答復。

黃議員柏霖:
所以你是反對含有瘦肉精的豬肉進入高雄就對了?好,謝謝市長。因為我覺得這三個議題關係到市民的健康,我為什麼會這麼說呢?因為核災問題,所以我們有到菜市場去。我有做一台小型的宣傳車到處宣傳,希望大家出來聯署。有一天,我的助理告訴我,他開小包車出去時,結果有一台計程車將他攔下來,我嚇一跳,我說是你不遵守交通規則嗎?或者你有影響到對方嗎?助理說沒有。那台計程車將他攔下來是為了要參加聯署。這代表支持的力道,因為司機
開車開到一半看到宣傳車,就將我的助理攔下來,說他也要參加聯署。我希望如剛才市長所提到的,應該要把生命安全及健康列入最高指標。

市長剛好到下個星期就任職滿10 年,這10 年有一些具體的成果,有好有壞。我身為民意代表,你要叫我歌功頌德,我也做不到,做的好與壞,市民已經給市長很大的光環了,也給你那麼多的選票及支持度,那些事蹟實在是不需要我們這些議員再向你歌功頌德一次。所以我要扮演啄木鳥的角色,從我的觀點來討論高雄市的現況。第一個,市長知不知道在105 年及104 年,整個大高雄的營利銷售額少了2,000 多億元,這代表著一個現象,何謂的營利事業銷售額?那個就是我們去買東西時,所開出去的金額就是營利事業銷售額。譬如我們到便利超商購買東西時,假如商品金額是50 元,開出去的就50 元就是銷售額,但是銷售額不一定會課到稅金,因為銷項進項相抵之後就等於零,沒有賺錢。

但是銷售額代表消費狀況,對個人而言是消費,對企業而言就是投資。我們該如何讓很多人覺得留在高雄是有前途的,所以願意持續的消費或在高雄置產?我覺得廠商及企業家在高雄投資都停滯了,為什麼停滯了?因為從營利事業銷售額就可以看得出來,我想也不必我問,各位問問你周圍的人,整個台灣,包括我也承認,過去在馬政府時期的後期幾年,整個氣氛都很悶,大家都沒有信心,因為沒有信心,大家都不敢投資,所以營利銷售額就停滯了,少了2,000
多億元。

第二個,我們的稅收衰退仍然嚴重,這些數字待會會給你看;第三個,人口成長六都最低,市長我在上次的質詢中也有向你說明,連續2 年,我們是六都裡唯一人口數負成長的。我們到11 月為止,我們的人口還是負148 人,數字應該是沒有錯,如果剩下的這幾天,還沒有人搬進來的話,我們就連續3 年人口數負成長,他的差別在哪裡?就是市民用腳投票,等一下我會講。當我們一直在推宜居城市時,市民是用什麼角度來看這件事,很多人選擇離開,離開就是否定,那我們應該怎麼做?以及我們長期在溝通的青年失業率,新任的勞工局長也很努力,年輕人願意去做,這都是好事。但是20 歲至25 歲年輕朋友的失業率達13%多,這是很高的數字,我們該如何讓這些人有工作?讓他們願意工作?甚至是品質比較好的工作,我覺得這個很重要。那天我在議事廳的簽名台遇到某位議員,他說現在台灣社會的氛圍不太好,第一個是「悶」;第二個,我們都在講平均,那一些有更大貢獻的人,反而沒有得到更好的價值,那
怎麼會有動能鼓勵大家去開創呢?我想這個會有困難。

上次也有提到交通死亡率,那天交通部門的質詢時,高雄市今年光交通罰款就已經超過10 億元了,罰單數的數量也滿多的,我們的交通事故,每10 萬人死傷率就達2,650 人,我們也是六都第一名。有一個團體,他們在上上星期有召開記者會,他們提到我們過去一直以來,高雄市政府的總債務,我想你也知道,審計部來也是這麼說,我們一年期以上是2,300 多億元、一年期以下是200 多億元,加起來是2,500 億元,再加上自償性基金不計入公債,大約有500
億元,這兩者加起來大約有3,000 億元,這就是高雄市目前的公共債務。我們要謝謝行政院,他在明年度將會多編列50 幾億元給高雄,這個我要給他按讚,因為他確實有給高雄。但是我們還有一些賣土地所增加的,還有一些少的…,統籌分配稅在明年就會減少了,但是不管這些,我們全部加起來是正的85 億元左右,這正的85 億元左右有多、有減,可是我們的借款也是這麼多。我常講舉新還舊,但那不算還,那個等於是過水而己,不算真的還款,我們真的是
借了的是73 億多元。

主席(蔡副議長昌達):
時間先暫停一下,如果現場要進行直播的話,那是沒有問題的,但是請不要叫議會員工去做,否則66 位議員都要求直播的話,那他不就要幫66 位議員直播?真的很抱歉。

黃議員柏霖:
好,所以我們的債務問題,市長要想辦法解決,結果我們今年多編八十五億多淨的收入,但是我們總的又加上去,我們的淨舉債沒有減少,我們還是借了73 億元,35 億元的舉債還本不要談,所以債務的問題也是要面對。

第六就是可支配家戶所得,有人說我們個人平均很多,我常常說這個就是行政院主計處的資料,我們下載下來就是這樣,我就用這個跟高雄市民來報告,報告高雄市平均收入就是台北72%,六都中就只有贏台南,這樣的一個數字。我們進入比較詳細的討論,市長,人口是代表一個很重要的指標,未來我們的人口逐漸減少,如果沒有增加,後續人口結構,新生兒甚至國小的配置、班級數、老師的配置等等都會影響到整體,市政府怎麼讓他的經營效能更高,相
關局處也要去看看,如果這個社區沒有大量的新生兒進來,需不需要再蓋新校舍;需不需要再投資,應該要有全盤的規劃,才不會以後做一做沒有人就荒廢了,那我就覺得可惜。高雄市到11 月少了148 人,我剛剛講對了,市長,我想告訴你一個數字,台中市10 年前我們大概贏他14 萬人,到今年只剩下贏他3 萬4,000 人,代表台中市大約多10 萬人,就是那個比例,本來我們贏他總人口以台中縣、市跟高雄縣、市合起來我們是贏他14 萬人,現在只剩3 萬4,000
人,代表台中產業發展很好,不管怎麼樣,我就是從人口結構來談。

人口結構,高雄市六都裡面我們成長0.7%,大概是人口增長最少,我們是277 萬8,900 人。家戶所得,我剛剛提到是六都最少,市長,這個是中華民國統計資訊網給的,這個數字不會假,這是從裡面下載的。我也跟高雄市民講,我也沒有能力去造假這麼多的資料,每一份資料都是從中華民國統計資訊網下載的,每戶平均收入六都倒數第二。

高雄的各位青年朋友們,我們在未滿30 歲年收入基本薪資就26 萬8,000 除以12 就是兩萬多元,相對都不高,我們怎麼想辦法?經濟發展我們怎麼讓更多有高價值的工作到高雄來,我覺得這是我們要努力的,這是失落的經濟、稅金。

這是債,2006 年這1,500 多億元還要扣掉,應該講2,840 要扣掉176 這是高雄縣的,這樣比較公平。因為高雄縣當時有借錢我們應該扣掉。重點是借了這麼多錢,10 年借了這麼多,我們到底做了什麼?高雄總人口沒有增加;高雄的家戶所得沒有增加,我們到底改變了什麼?這個都是要討論的,我們是民意代表把問題點出來,大家思考怎麼去面對,過去在這個數字裡面也有一個數字,就是當我們花了這麼多錢,我發現以前都是舉債做建設,幾個民意代表在上個會期,我發現他們一直說市府負債太高幾年就會破產。我突然覺得這不是我兩年前講的話嗎?怎麼現在那些議員講的話跟我兩年前講的一樣,而且兩年前還罵我,我無所謂,因為我覺得這是我應該要做的,事實上就是借這麼多錢又不能騙人,我們改變了什麼?

我剛剛提到第四個重點-用腳投票,如何努力宜居城市?我最近也滿感動的,我看到一個影片「高雄款」我覺得不錯,拍的真的不錯,滿感動的,可是如果那是電視公司幫我們拍的我會更感動,那是花了200 多萬元拍了那一支片子,花了800 萬元去托播行銷的結果。我看到在網路上、電視上也有,編了兩百多萬元製作800 萬元托播,結果是花了我們1,000 多萬元的行銷,如果我們做到讓電視台自己願意來做專訪,我就按讚,那是最棒的。高雄還可以有發展空間,前兩天不是有講和發工業園區,有很多的廠商進駐,我覺得這都是好的。

經濟發展就是要有人來投資,有人投資才會有就業機會,我們怎麼創造就業機會,現在中央不是要新南向,我也開了一場公聽會,結果一開才知道,我們新南向總共有18 個國家,幾乎很多語言都不相通,高雄也沒有什麼特別,我們怎麼來做?我一直覺得只要能創造就業機會、能創造稅收、能讓人進來高雄,我覺得都是我們要去做的。

高雄產業發展,我們到底還做了什麼?我前幾天看到一個消息,我看到還滿振奮的,台積電要來路竹科學園區,南科的高雄園區我覺得很棒,也藉著這個機會,市長,針對台積電要來高雄這件情對高雄是很棒的,有沒有什麼進度?是不是請市長透過這個機會答復。

陳市長菊:
其他不用答復嗎?

黃議員柏霖:
沒有關係,就可以,沒有問題。

陳市長菊:
黃議員剛剛提到六都營業額的部分。我想這裡…。

黃議員柏霖:
銷售額。

陳市長菊:
我們營業額成長了15.42%,只輸台中。

黃議員柏霖:
我說104 年跟105 年。我沒有跟10 年前比較,我剛剛提到的是104 年跟105年的比較,不要比台中我們比自己。

陳市長菊:
比自己,我以為比成長…。

黃議員柏霖:
我是說比自己。

陳市長菊:
你剛剛提到…。

黃議員柏霖:
我講話很清楚。

陳市長菊:
你講話片段這樣。

黃議員柏霖:
我沒有片段,你就看數字嗎。

陳市長菊:
這些都可以討論。數字可以討論,高雄市政府沒有做到的地方,當然我們要檢討。

黃議員柏霖:
我說市民已經給你很多…。

陳市長菊:
你剛剛說我們的稅收少了500 億元。

黃議員柏霖:
那不是指高雄市政府,我是指裡面有包括海關什麼的。

陳市長菊:
你這樣的呈現就感覺高雄市政府稅收少500 億元。

黃議員柏霖:
營利、銷售額減少,所以你稅收跟著少也是合理。

陳市長菊:
那是整體方式的改變,中央稅的改變。

黃議員柏霖:
所以讓大家來關心,來討論。

陳市長菊:
你沒有講清楚,這樣不好。

黃議員柏霖:
我有簡報。

陳市長菊:
黃議員我認為你是國民黨裡面非常優質、理性的。

黃議員柏霖:
謝謝,我們很努力在做事。

陳市長菊:
我們理性的討論,公平就好。

黃議員柏霖:
對,公平,所以我說這行政院主計處出來的。

陳市長菊:
我想你討論到人口的部分,這10 年來台灣的人口一直都是負成長。

黃議員柏霖:
為什麼桃園、台中都加那麼多?你不能講全部都少,台北、台中,桃園、台中就增加很多人。

陳市長菊:
這就是高雄市政府要檢討的地方。

黃議員柏霖:
所以我沒有講你不好。

陳市長菊:
你現在用戶籍,戶籍並不是今天單一人口的指標,高雄市政府勞保投保的人數,我們增加了14 萬5,000 人,就是就業的機會。但是你戶籍…。

黃議員柏霖:
不對喔!勞保投保的人數,有的人都寄在公司,人都跑到台北去了,不一定在高雄市啊!

陳市長菊:
那麼多的投保人數在高雄。

黃議員柏霖:
為什麼台北補助那麼多,因為人都寄在總公司,總公司在台北,所以我們用人口數。

陳市長菊:
我說在高雄投保的人數,這個部分我認為你用的資料…。

黃議員柏霖:
我接受社會公平,我這個是行政院主計處下載下來的資料,不是假的。

陳市長菊:
我的資料也不是自己創造的

黃議員柏霖:
就各自解讀,也不是我自己發明的,所以市長你對台積電這個事有什麼進度?

陳市長菊:
你提到負債的問題,高雄市的負債額度到9 月份為止是2,383 億元。

黃議員柏霖:
那個是1 年期以上,還有1 年期以下。1 年期以下是220 億元。

陳市長菊:
你沒有提到在陳菊沒有就任以前,這個負債1,765 億元,你也沒有提到我已經還了1,121 億元。

黃議員柏霖:
市長,你一千一百多億元還在哪裡?我是從高雄市的公共債務呈現出來的。

陳市長菊:
這個我有說明。

黃議員柏霖:
你去查審計部給的資料就是三筆,第一筆就是一年期以上的兩千三百多億元,你也承認;第二個,一年期以下的220 億元,你也承認;再來就是基金的部分差不多500 億元,加起來就是3,000 億元,那也是審計部的資料,沒錯吧!

陳市長菊:
不是,但是我想比較有完整的…。

黃議員柏霖:
實際上就是如此,我向你報告,你合併後100 年、101 年、102 年,你到這五年已經多借六百多億元。

陳市長菊:
我還四百多億元,你都不講。

黃議員柏霖:
你還的是舉新還舊,那個只是過水,那個不算。

陳市長菊:
怎麼會不算?你說高雄市每年借了一百多億元,高雄市毫無進步。

黃議員柏霖:
這是事實啊!你知道你今年借了多少嗎?〔73。〕73 是進度,如果你再加35 是108。

陳市長菊:
18%,我每年就要付47 億元。

黃議員柏霖:
但是你收入一千多億元,那是你的成本。好,市長。你要不要答復台積電的事?

陳市長菊:
台積電到高雄這個部分,由陳建仁副總統在接洽,相關的部分我們相關的局處也有幾次的討論,我們非常歡迎,會用單一的窗口給予全力的協助,我們很希望台積電能夠到高雄來投資。細節和技術的部分,我們都會全力的協助。它是一個很有指標性的大國際公司,我們非常歡迎,這個部分都在進行中。

黃議員柏霖:
台積電如果能夠來,會堆動很多加值。身為民意代表,最重要的是把問題點出來。市長,剛剛那些數字是從主計處網站download 下來的,我們現在來討論目前的情形。這一年來,尤其最近這半年,我們去拜訪很多廠商,無論是營造業或各個相關傳統產業,大概都有一個氛圍就是很悶,大家不敢投資,對社會和未來覺得很混亂。譬如這半年來,各位看到什麼?我們上上星期已經解決一例一休就吵半年了。接著為了同婚的事,每天都有人在遊行;還有人在網路上說,某某立委又提議毒品藥物除罪化;接著是美豬要不要來?我覺得我們都在處理這些問題,很少去focus 高雄,當然我不是指市長,而是這個社會,到底我們未來高雄真正的機會在哪裡?怎麼鼓勵這些廠商願意在高雄投資,我一直講投資就有就業機會,有就業機會就有工作,就是人性尊嚴的開始,台北昨天報導說領2.2K 以下就可以領補助,結果昨天晚上就有人說,他本來要做燒餅,但是一個月算一算也才賺這麼多,所以他說也不做了,直接去領補助比較
快,因此他就不工作了,這個社會應該不是這樣子。

兩個星期前有個團體剛好提到,高雄市今年新增80 幾億元的預算裡面,有55 億元是放在社會福利的支出,雖然我沒有實際去看內容,但給的數字是這樣。我不知道經濟發展支出放了多少,市長,我們寧願讓經濟發展支出放得更多。我常講讓高雄的廠商覺得有一個依靠和輔導,然後讓好幾家的中小企業每家都增加雇用一人就好了,那麼我們就會增加好多就業機會,就好幾萬個;然後每個老闆都有賺錢都願意加薪,這樣我們的平均收入就增加了。我們怎麼讓在高雄市裡的廠商認為在這裡設廠不錯,就會創造很多就業機會。我知道你們有很多創業育成中心也滿好的,甚至我上次也提到現在不只是企業要孵化器,就是讓這些剛想創業卻沒有很多錢的人有機會,現在連社會企業都要孵化器,社會企業就是做NGO、NPO,做那些沒有錢的工作也需要孵化器,所以如何讓高雄真的成為青年的就業之都,甚至最好成為青年的創業之都,我們就應該撥更多的預算,讓很多人願意來創業的,我在這裡也跟市長建議過好多次,當我們的果菜市場處理好了,我們的屠宰場是不是要趕快處理?屠宰場處理完了,乙種工業用地那麼大,後面看是要用BOT 出去還是自己做,讓來高雄的人在期初就有一個基地,你來高雄,我們來輔導,我們讓你來這裡就業,高雄銀行也可以讓你來輔導。我們有第一科大、高應大、中央大學和高雄大學這麼多學界的力量,又有這麼多產業的力量,我們怎麼讓這些人來高雄創業,我覺得這很重要,所以這個問題就提到,我們怎麼讓產業…。市長,我不知道今年你在預
算的配比上是如何?你們的經發局長很認真在做,我也知道,因為我常有問題請教他,我覺得我們需要更多的預算來支持。我們之前也就教好多次,譬如SBIR,我們都有做,問題是量很少,因為你們錢少,如果我一年只編2,000 萬元,你說我可以輔導多少家?我覺得產業發展應該是我們所有的共識,很快,很多東西都會過。產業發展好,我們有很多新興的創業,譬如我剛提到的,對於這些傳統的,我們應該如何讓它來升級?

另外一個很重要的是自由經濟示範區,我也希望你推動,因為當時我也一起去考察,我就看到2006 年時韓國跟我們都在說的議題,結果我們2011 年再過去參訪的時候,人家已經做得差不多了,我們卻還在討論,當然這是過去的政府沒有做好,我也說沒有做好,下台是正常的事情。未來我們應該怎麼做?我們有沒有一個把高雄港畫起來的街廓,就是把高雄港、洲際碼頭、1 號以及未來在做的2 號,甚至205 兵工廠、DC21 全部都畫好來開放,這樣腹地才夠大。

我曾經說過,我們在DC 那個土地,國營事業都是一塊一塊的,格局又不大,如果能夠整合變成很大的街廓,這樣要吸引比較大規模、世界級的公司來投資也才有可能。所以產業發展需要大家努力,我也很鼓勵你們這樣來做。關於自由經濟示範區,不知道市長是否願意來推動?然後請我們高雄市的立法委員一起在中央來努力。

這個自由經濟示範區,就涵蓋你以前常講的綠能、循環經濟、醫療產業甚至教育等等,這對高雄應該會有很大的改變,如果能夠推得成,我相信應該是很大的改變。第二個部分是我們在經濟發展上,包括我剛提到的,我們有沒有更多的腹地,可以來誘發這些青年朋友、青年企業,青年不一定是三、四十歲,有的人六、七十歲退休觀念還很新,這也算是青年。觀念的新不一定是年齡的新,有的二十幾歲都不要做了,這等於是問號。所以這兩個部分是不是請市長答復?我們怎麼共同努力來推創業之都?怎麼努力來推自由經濟示範區,讓高雄產業可以更好?市長,請答復。

陳市長菊:
我跟黃議員說明,我們106 年的預算,經濟的支出大概是288 億,比去年增加了36 億,增加的比率大概24%。黃議員很多的觀點,我們基本上都是認同,譬如高雄未來對於青年的創業,我們能不能給予大力的支持。maker 這個部分都在大力推動,我們在整個駁二特區特別騰出一很大的空間,未來這個部分我們也願意來做。至於自由經濟示範區,我們本來一開始只有在高雄港,後來變成什麼五港一空,每處都有就沒辦法做。高雄市未來不管是循環經濟園區、各個產業不斷的提升、未來可能在風力的發電上等等,我現在只能跟黃議員提到,第一個,和發產業園區現在正在大力招商,同時我相信會很不錯,我自己都親自參加兩次動土,另外一個部分,仁武產業園區,這個部分因為有很多投資,需要新場地,不管日月光投資或未來計畫中很多的投資,都需要土地,我們也都在協助中。另外一個部分,將來在岡山很多扣件產業升級,未來與航空、航太等產業部分都在大力與中央一起合作,給予他們很多產業的升級,也希望中央及高雄銀行在未來有沒有可能在這部分有更新的觀念,支持青年創業包含中小企業,給予他們在投資上、資金上的協助,這個部分的方向我們都願意…。

黃議員柏霖:
市長,針對自由經濟示範區的部分,當時本來鎖定高雄,應該是很好,可是後來怎麼變成五港一空,一空就散掉了。所以我也拜託你,這個部分能不能再努力,再修回來還是怎麼樣,我覺得你沒有一個境內關外特別法會很難,因為現在傳統經濟如果沒有發展,我不喜歡用強心針這個詞,因為如果用強心針通常沒有好結果,應該要一個更大的鼓勵,如果一個境內關外融合,這幾任經發局長以來,他們也都做了很多研究,怎麼讓腹地可以再大一點,包含205 都可以放進來,如果真正能讓高雄脫胎換骨,搭配現在一直在推的亞洲新灣區,我覺得都很棒,在立法上該有特點,因為這個我們幫不上忙。

陳市長菊:
謝謝黃議員,我們願意這個部分再跟經濟部或交通部、行政院,有沒有可能這部分高雄重新提出,不是好像分配…。

黃議員柏霖:
沒有聚焦。

陳市長菊:
這樣就比較可惜。

黃議員柏霖:
這個自由經濟示範區就拜託市長來努力一下。

陳市長菊:
我們願意跟他們討論。

黃議員柏霖:
這對高雄的未來一定有很大的幫助,因為台灣目前沒有這樣來做。我跟市長報告,你說高雄脫胎換骨第一是什麼時候?就是加工出口區。是世界第一特區,以前我們要進去也不行,但是卻為高雄帶來很多就業機會,但是模式已經不能使用,因為我們現在不走低價大量,這已經不是我們要的,應該是有價值、高值化等等相關產業,這要努力,這是第一個。第二,屠宰場的部分,目前我們沒有進度,這個部分跟果菜市場。

陳市長菊:
目前在進行中,果菜市場我知道很困難。但是已經確定,高雄會對外正式說明,十全路希望在明年暑假能夠打通、全部打通。

黃議員柏霖:
剛剛提到屠宰場的部分。

陳市長菊:
屠宰場我們在進行中,面對整個果菜市場,高雄市政府也是面臨很多不同的壓力,包含來自民間各種不同對我們的打擊,我們希望一件件處理,希望高雄更進步。

黃議員柏霖:
市長,屠宰場的部分我也拜託,因為本席關心這個議題已經六、七年以上,我大概一、兩次的總質詢,就會跟市長提一下,為什麼我會談屠宰場?第一,本來在市區就不應該再做屠宰工作,想想看,屠宰車從國道10 號來,在民族路、河堤社區,高雄市那麼好的社區裡開來開去且一直發出嚎叫聲,我覺得這是不對的,就公共衛生、景觀來講,那是不對的。第二,我們把它移到岡山等地方,我們這個地方騰出來,這以前是高雄市的邊陲,現在變成高雄市的中心,
這麼好的社區對面要去高鐵也方便、國道10 號、中山高等都方便,連火車站也靠得很近,這麼好的區塊,我覺得都發、經發應該好好研究,趕緊來看後續要做什麼、創造很多內容。剛剛提到高雄銀行部分,不只是要借錢給他,通常借錢做生意者,成功機會都不高,應該還要有一個輔導機制,借錢時要詢問要怎麼做,給予一些輔導然後再給錢,不然根據統計,火鳳凰、女鳳凰等那些小額50 萬元借出去,通常失敗的機會多,因為沒有經營的觀念,錢花完就沒有
了,我覺得這些都要努力。

我剛剛聽到經濟發展有增加,對我來講當然是好事,所以我一直跟市長提到,社福與經發間不是零合,應該要有一個平衡。如果差不多,應該要把資源放在發展,因為發展若好一點,有就業機會,就不用領這個,領左邊社福是沒有尊嚴,情非得以才領這些錢。如果右邊有工作,又可以創造稅收,自己也有尊嚴,社會也會進步,在兩衡之間應該儘量往右邊,讓經濟發展更好,才是我們要追求。包含高雄另外一個很大的產業-石化專區,市長也很用心,院長也來了好幾次,這個部分對未來三十年、五十年的高雄都有很大的發展,石化專區到底做不做?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陳市長菊:
沒有石化專區,但是未來…。

黃議員柏霖:
不能講石化專區。

陳市長菊:
不是,我們認為現在一直在努力做綠色循環。

黃議員柏霖:
那就是綠色循環專區。

陳市長菊:
現在在處理遷村的問題。

黃議員柏霖:
了解,我的意思是這個產業,在中油相關體系下,影響幾十萬人的工作,我
們怎麼讓它高值化、循環,我同意這個邏輯,而且這才是進步的觀念。大家一
起來努力,這都是好事,謝謝大家。

 
  • 登入
  • 分享
  • 搜尋
  • 上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