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22保安部門業務質詢

第2 屆第2 次定期大會第17 次會議
(中華民國104 年10 月22 日上午9 時)
保安部門業務質詢




黃議員柏霖:
首先本席這三年來一直在推AED,就是傻瓜電擊器,事實上,高雄市一年有2,300 人左右到院前有心肌梗塞狀況,如果都沒有急救,大概只有1%可以活,這3 年來市府團隊和很多公益團體的募款,高雄市現在已經有1,200 多部,360所國中、國小及高中,已經有180 所國中、國小、高中有,為什麼要去推廣讓各校都有?事實上消防局每一部消防車上都有,但是不可能你住家的距離和消防車剛好在6、7 分鐘以內,因為消防車還有執勤的時間,所以我們要在不同的地方配置AED,可以馬上在5 分鐘、6 分鐘以內急救,事實上在大家努力下,我們的人均數已經比台北高,這是好現象,未來還有180 所國中、國小需要繼續去努力,並讓很多居民知道,萬一有急用,高雄市的每一所國中、國小的中庭一定都有,讓民眾養成習慣而且都要會使用,為什麼?就是要搶救那5 分鐘的黃金時間。也希望各單位能夠持續來推動,也拜託衛生局把怎麼學習使用CPR 加AED,廣泛的推廣給民眾。而且我在參加很多管委會的會議看到,消防局有很多志工及消防局的同仁都去宣導,我覺得這是好事情,希望AED 可以讓更多的人去使用,而且碰到緊急狀況時,真的敢去使用,就有可能救到一條人名,這是第一個,我要向相關單位來鼓勵的。

第二個,既然談到了黃金的搶救時間,本席就要為三民區就是高速公路以東,因為高速公路以西有大昌消防隊,鼎金有鼎金消防隊,但是高速公路以東的這8 個里,加上文山特區,現在最夯的澄清湖下來的文山特區,甚至原鳳山北側建國路附近這邊,這附近好像沒有消防隊,我剛剛一直提到,救災如救火、像救命一樣,就是差了那幾分鐘,我知道很多議員同仁包括主席也都很關心,我們這附近不只是東三民高速公路以東,包括文山特區甚至北鳳山附近,有沒有適當的地點,可以再增設分隊?還有分隊的隊員,也有里長反映,我不知道消防局哪位隊員答復里長:如果要設立分隊可以,就從大昌分隊撥一半的人或幾個人過去。我想局本部應該不會做這樣的人力配置,因為你會根據服務的範圍、服務的人數,去做不同的人力資源的配置。所以要請教局長,目前整個高速公路以東甚至北鳳山這邊及文山特區附近,有沒有適合的地點可以設置分隊?設置分隊以後的人力資源應該怎麼調配?可以讓整個救災的時間發揮最大的效益,請局長答復。


主席(林議員武忠):請局長答復。

消防局陳局長虹龍:
謝謝黃議員對澄清湖附近居民的關心,我也住在那個區塊,我們那個區塊如果四個分隊要來是遠一點點,周遭有四個分隊,我們很認真的在那個地方尋找適合的地點。

黃議員柏霖:有沒有什麼樣的基地,是可行的?

消防局陳局長虹龍:目前還沒有找到適合的地點,我們會認真繼續的來找。

黃議員柏霖:
局長,從你個人的專業來看,不是因為你住在那裡,以專業來看,你覺得那個附近是不是只要有適合的點,就應該找一個地方來設立分隊?


消防局陳局長虹龍:
依我消防的立場來看,點越密越好,如果有適合的點,我們希望趕快來興建;至於人力的調配,我們要統籌來評估,因為鄰近有四個分隊,三民區現在等於是3.5 個分隊,我們會整體來考量。

黃議員柏霖:
好,所以你個人從專業來看,你覺得也有必要,只是目前沒有適合的點可以來設分隊,是不是這個意思?


消防局陳局長虹龍:設了更好,但是目前還是可以cover 過去。

黃議員柏霖:
既然你也覺得這是專業上有必要,就拜託你們努力的找,我們和主席也會很認真的幫忙找。因為我剛剛一直提到,像我們為什麼要普設AED,就是為了搶那3 分鐘、5 分鐘的黃金時間,因為過了那個黃金時間就沒有用了,所以要很快的…,我希望在這個部分能夠盡速。

第二個,本席要給消防局一個建議就是,去年氣爆以後的善款基金裡,有一部分是指定捐贈,我們也購置了很多部的消防車,我也向局長報告,善款基金未會賸餘十幾億元,所以我也向都發局及經發局建議,要向善款基金委員會提出提案,為什麼?因為善款基金裡有8 億多是沒有科目的,加上未來的代位求償9 億多,都會回到基金裡面,因為那是求償後的賠償,加起來大概19 億到20 億,所以只要是對這塊土地、對災區的消防或對這塊土地的祝福有義意的,我覺得你們都應該提出你們的計畫,有計畫、有預算,如果委員會也同意,也就有經費用來充實設備,我們知道很多同仁的設備還沒有更新,這部分我也希望局長去努力,好不好?當然我們的工作不是把錢消化完,不是這個意思,而是有必要的,對災區、對高雄整體的公共安全甚至未來的防災,如果消防局認為有需要,向委員會提出申請,我想委員會應該都會同意,因為事實上就是有那麼多的基金,這是本席的建議。

第三個,我要向警察局長建議,我們知道很多公務機關到最後沒人要做的事情,都推給警察局去做,所以你們的業務就很多,本席這幾次的質詢也一直請教局長,其實我們有很多工作都可以減量的,要知道每一個局處都有他核心的專業,像剛剛環保局長就答得很好,如果污染控制場址不去改善,就算種了樹木美化它,地底下的毒素還是存在,那是遺害百年,不只是當代。什麼叫永續,有益當代、無損後代叫永續,如果老是做些有益當代損及後代的事情,是沒有道理的。所以我支持改整治就要整治,企業主本身就要負責任,這樣子才對,在勤務上局長也應該和相關同仁去做討論,一些應該做或本來就是我們的核心業務,就要很勇敢的去做,有一些不適宜的,你攬了太多業務,別人也看不到你做的績效,做得不好又怪你,我覺得業務上一定要去做比較好的界定,該做的要去做,不適的我覺得要適度去做分別。

另外就是監視器的問題,本席曾經在一年多前有關澄清路的一個刑案,結果有人去調閱監視器,整條澄清路的16 支監視器,我向局長報告,有十幾支是壞掉成黑格的。我要跟局長報告的是,我們每年編列2,000 多萬的經費,這些經費不可能讓每一支監視器都恢復到正常,既然不能恢復正常,很多居民、民眾、高雄市民發生事情時,想到那邊設有監視器,就會滿懷信心去調閱監視器錄影帶,結果發都是空白的,那種心情的落差值很大,本來還想說既然發生事情了,我去調閱監視器來釐清,結果卻沒有,那種心情比沒有監視器還糟,你知道嗎?所以我要跟局長講的是要減量,我們要把有限的資源投入在有生產力的事,就是這個地方是治安的熱點、是車禍的熱點,就一定要把監視器維護好,有些地方可能3 年都沒發生過車禍的,因為資源不夠,我們就要放棄,把資源擺在熱點、擺在需要的,慢慢的去收斂,那些用不到的就拆掉、該設置的就設置,這樣我們的監視系統才能幫你們做更好的後續辦案或嚇阻的效果,不是像現在這樣裝設了很多,結果有二、三千支是壞掉不能用的,主席在這方面很內行,我覺得這是不對的,因為我們的資源就這麼多,除非市府今年多編列1 億元給你,你才有能力把這2,000 多支的監視器裝設好,你想可能嗎?我們今年的資本門才15%,而且每年越來越少,所以局長,你同不同意本席的看法?我希望在業務上要去做分工,就是做對的、該我們的。第二個在監視器上
應該要去做盤點,一些用不到的我覺得真的要放棄,集中在熱點並維護好,不要讓民眾覺得萬一發生車禍要去調閱監視器,結果沒有,這個比沒有監視器還要糟糕,局長請答復。


主席(林議員武忠):陳局長,請答復。

警察局陳局長家欽:
謝謝黃議員。我非常同意黃議員的建議和看法,其實警察局現在也是朝議員的看法來做,建置監視系統是在精不在多,在有用而不是在於多,多不一定能發揮效用,所以今年雖然編列2,000 多萬,但是市長也很重視,議員也都關心這個議題,所以又增加了1,700 多萬作為維修費,維修費我們按照剛才議員的說法,重要的、熱點地區先維修,至於…。

黃議員柏霖:對,熱點地區先維修。

警察局陳局長家欽:
熱點先處理,至於次要的,我們有優先順序,我們有交代分局現在趕快朝這個方向去努力。

黃議員柏霖:
好,該捨的要捨,因為全部要做是不可能的,因為你的錢就是這麼少,而且它每天都在外面風吹日曬,汰換率很高,這個部分向局長建議,你也同意本席的看法。
第三個請教衛生局長,登革熱越來越嚴重,很不幸的,本席的服務處下午也要噴藥,因為不曉得附近有誰得到登革熱,有貼單通知噴藥,所以我的服務處下午就放假,因為要配合噴藥。這裡面有幾個觀點,事實上我有問過防治登革熱的專家,也曾經有人說過,噴藥到底有沒有用?有一派主張噴藥無用論,他們說蚊子的生命週期為14 至28 天,中位數為21 天,本來就會死亡。但是在噴藥之後,對於整體的防治到底有沒有效?當然這要由科學去做判斷。但是我認為有噴藥,起碼對我們心理上覺得政府有在做事,但是噴藥到底可以殺死多少蚊子?問題是如果這些蚊子都一直持續有抗藥性,未來藥要怎麼進化?這方面的專業要由你們來做判斷。

對高雄市民而言,最好都不要有登革熱,因為很麻煩,我看我的桌子放著很多塑膠袋,因為幾乎全部都要封起來。曾經有人告訴我,第一個,噴藥到底有沒有用?第二個,如果要噴要噴什麼藥?這個噴藥是否能盡量讓民眾的困擾降到最低? 有沒有哪一種藥的揮發性是比較強的? 噴的時候不需再包覆塑膠袋,噴完之後還要再拆掉,那真的很麻煩。如果能有比較好的藥,揮發性比較高,可以在噴完之後,經過3、5 個小時就能恢復如常,我們也達到趕走蚊子或殺死蚊子,同時我們也比較能夠自然的恢復原來的狀況。我曾經遇到一個住戶,一個星期噴3 次,我們議員去到那裡也只能站著乖乖挨罵,但這也沒辦法,我也只能安慰他,我們也不能叫他們不要噴,這個還是要配合你們政策的推動。這兩個部分,局長你有沒有什麼比較新的看法?讓民眾的困擾能夠降到最低,我想這是高雄市民…,當然最好是不要有登革熱,否則每年都有,大家都很困擾。

我最近有許多朋友不約而同都得到登革熱,這當然是不好,但是我們應該要怎麼做?除了我們所知道的「巡、倒、清、刷」及加強勸導外,我們還能做什麼?請局長答復。


主席(林議員武忠):局長,請答復。

衛生局何局長啟功:
謝謝黃議員對登革熱的關心,噴藥有時是必要的,噴藥有分兩種,一種是噴帶病毒,還在飛的蚊子,因為如果沒有把他殺死的話,他咬到誰,誰就得到;另外一個是噴殘效,所謂的孳生源或是水溝裡面的。其實最重要的是民眾要將家裡可能隱藏的孳生源…,像我們昨天到仁武區和三民區的交界,花瓶裡有好幾百隻孑孓,如果民眾這部分沒有解決,高雄市要將登革熱根絕是很困難的。像新加坡那麼乾淨的國家,每年大概還會有1 萬5,000 個病例。全高雄最不希望有登革熱,除了市長之外就是我。

抗藥性的問題,我們會解決,衛生局有一個養蚊室,都會去社區捉各種不同的蚊子回來養,然後再去測試藥效,哪個有效,我們會篩選。如果真的有抗藥性,我們就不用,然後輪流…,甚至有2 種成分併在一起。所以在高雄市的抗藥性問題不用擔心,但是民眾為什麼懷疑會有抗藥性?因為今天噴藥後,空中飛的蚊子死了,但是孳生源沒有清除,也許速度快一點,三天後又長出來了,也許溫度高、下雨等,一個星期後又飛出來,民眾認為噴不死。

黃議員柏霖:無效。

衛生局何局長啟功:
不是,是又長出新的蚊子,所以只有呼籲民眾和市政府一起努力清除所有的孳生源。我們也看到很多陳年堆積的雜物,過去沒有辦法清除,剛好環境維護管理自治條例已經通過,我們正在努力把過去無法解決,民眾也深惡痛絕的一些鄰居所堆置的雜物,我們都會來處理。

 
  • 登入
  • 分享
  • 搜尋
  • 上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