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20交通部門業務質詢

第2 屆第2 次定期大會第15 次會議
(中華民國104 年10 月20 日上午9 時)
交通部門業務質詢




黃議員柏霖:
有幾個問題首先我要請教觀光局長,因為高雄市民一年有150 萬人次進到澄清湖,外來的有20 萬,所以一年的總入園人次大概是170 萬人。現在已經滿兩年,本席在大前年推動高雄市民免費進入澄清湖,也得到很多支持,這是大家共同的努力,現在已經實施兩年。上個星期市長也大力支持希望再繼續續約,因為當時一簽三年,如果我們現在不開始講,後面就沒有了。自來水經理也來了,他也承諾要在董事會反映,所以看起來對繼續簽約應該有幫助,為什麼?因為我們市政府每年用3,000 萬去做資本的投資,然後讓它的設備更好,高雄市民也可以因此進入澄清湖去運動、健行,這是好事。我現在提到兩個部分,一個是它的大門口原本有經營餐廳,但經營不好,所以每天很多人進進出出看到的感覺就不太好,質感就沒有出來。第二個,大門口右側是鳥松濕地,這地方是高雄鳥會認養,我日前去參加鳥會的活動,有很多大朋友小朋友去觀察生態,裡面的野鳥、生態是很豐富,如果又是高雄市民當然可以進入澄清湖內,所以變成是一個結合。我在三個月前帶他們去拜訪局長,你也承諾要幫他們做推廣中心等等,目前進度如何?如何讓很多人進入澄清湖大門口會覺得是一個很有質感的地方,賣東西也不是那麼恰當,請局長答復。


主席(何議員權峰):請局長回答。

觀光局許局長傳盛:目前解說中心正在施工。

黃議員柏霖:就是將它興建好後交給鳥會去認養嗎?

觀光局許局長傳盛:希望這個地方的功能能夠更好。

黃議員柏霖:什麼時候處理門口賣東西的攤家?

觀光局許局長傳盛:
門口的部分已經移除了,當時跟黃議員協調是希望把前一手的關係徹底結束。

黃議員柏霖:目前都處理好了嗎?

觀光局許局長傳盛:都結束了,我們重新再來施作。

黃議員柏霖:
所以前面的部分會清理好,後面的解說中心蓋好,就讓鳥會來認養。


觀光局許局長傳盛:對,讓這個地方更活絡一點。

黃議員柏霖:
我當然也希望更多高雄市民去親近大自然,因為裡面有很多生態值得大家去學習,也謝謝局長為鳥會做的努力。願意努力為生態環境的NGO 都是需要被支持的,因為這裡的人都出錢出力,努力把生態做好,市政府能夠給他一點資源來協助,把生態導覽中心做好,會讓更多大朋友小朋友有一個更好的基地,也會對生態有更多的了解,這一方面謝謝局長。

接著請問交通局長,本席這幾年很關心高雄的大眾運輸,吳議員提到整個大眾運輸不只是交通局的努力,整個條件如果沒有改變,城市的居民、產業都沒改變,光靠交通局也很難,裡面的人口越來越少,大眾運輸怎麼會活絡起來,裡面的居民如果都是上班族,上班的點到點都是固定的,也很難活絡起來。台北因為面積太大,大台北地區有七、八百萬人口,所以他們的交通運具選擇在興建上及整個使用率就會提升。高雄應該怎麼做?當然也有屬於適合我們的,我們要怎麼在有限的資源下發揮最高的效益,大眾運輸串起的網絡,我覺得非常好,像這幾年你們推幹線公車、棋盤公車等等。

我今天要提的是有關公車民營化的部分。我知道過去前任處長歐秀卿很努力推民營化後,市政府就沒有直營高雄市公車,現在委外釋出。我知道過去一年自己編預算加累積虧損可能要12 億,我們才能達到那個規模。路線釋出後,

聽說要4 億,4 億的路線補貼就可以串起原本,它的好處是節流,為什麼?因為本席擔任議員是民國93 年,那時候高雄市的公共債務基金才120 億左右,不到10 年累積為200 多億,這200 多億的債務還未計算在公共債務法裡,所以我們每年都要繳利息。本席一直覺得當代的債務要當代去處理,如果我們都沒有積極處理債務,那200 多億的債務永遠都寄放在那裡。這個部分我也跟你質詢很多次,我們還是要積極面對,該編的預算適度也要去做,我們的資產怎麼去做活化來降低基金的債務,因為你沒有去面對這麼多的債務,照樣帳款還是永遠掛著,我不知道這個部分現在進行到什麼程度?請局長答復。


主席(何議員權峰):請局長答復。

交通局陳局長勁甫:
謝謝黃議員一直支持有關公共運輸的部分,特別是在整個公車民營化過程的協助跟支持,公車民營化所留下來的債務,我們就轉為清理基金,清理基金大概有226 億左右,我們當時在民營化的同時擬定大概50 年的還債計畫,因為200 多億每一年還是會有利息的產生,我們必須每一年在交通局編列3 億來償還。

黃議員柏霖:就是還本金的一部分再加利息。

交通局陳局長勁甫:
即使我們編3 億,大部分都是還利息,本金就只能還大概6 千萬左右,所以會有長達大概50 年的還債計畫。

黃議員柏霖:如果6 千萬要還不只50 年,要還好幾百年。

交通局陳局長勁甫:
因為以後越還本金就會越來越少,利息相對也會越來越少。我們也積極考慮到公車處當時有一些資產,特別是土地的資產,我們也會考慮做比較好優化活化土地的做法,不管到最後是採取標售還是地上權設定。

黃議員柏霖:降低基金的債務。

交通局陳局長勁甫:是的,就可以直接一大筆經費去挹注還債的部分。

黃議員柏霖:
我希望這個部分要持續去做,因為債務的問題永遠還是要面對。另外上次有居民反映,有聽到一個資訊不知道對不對?就是鐵路地下化後,從高速公路下來由北而南到綠色廊帶,要開一條專門給大客車行駛的路線,一直到高雄火車站,有沒有這樣的計畫?現在客運車都行駛建國路,建國路上高速公路有聽說在廊帶上開一條雙線道,讓大客車專用道來行駛,有沒有這樣的規劃?請局長答復。

主席(何議員權峰):請局長答復。

交通局陳局長勁甫:
鐵路地下化後的高雄火車站,在東側西側各有車專用地,目前國光客運這一邊應該算是東側,會有國道客運的轉運站。

黃議員柏霖:我提到的是廊帶。

交通局陳局長勁甫:
連結高速公路下來沿線,目前在園道裡有提供做國道客運專用道。

黃議員柏霖:規劃開一條雙線道就佔了8 米的廊道了,你們當時規劃…。

交通局陳局長勁甫:
目前是一個概念性的規劃,是功能性的考量,比較細部的部分,因為現在整個園道的設計目前正在規劃中。

黃議員柏霖:
你們有沒有召開當地居民的座談會?我覺得公民的參與意見很重要,也是因為有民眾跟我們反映上面要蓋一個大客車的專用道,本來市政府不是要做廊帶嗎?做一個綠廊讓高雄環境更好,如果是雙向就要8 米的廊道,整個廊道就佔掉8 米了。


交通局陳局長勁甫:
整個園道的功能,民眾可以騎自行車、步道等,都是功能上的考量,至於比較細部布設的規劃,這部分後續應該會有…。

黃議員柏霖:
你們有沒有規劃什麼時候要跟沿線的居民做互動,包括里長、當地的公民團體,我覺得這個有必要。不是等你規劃好以後才趕鴨子上架要做這樣的工程,很多抗爭都是這樣來的,你們事先有溝通好,也取得他們的同意,也讓他們能夠了解,我想很多問題是可以提早做解決的。


交通局陳局長勁甫:我想早一點跟地方上做溝通,應該可以…。

黃議員柏霖:你們的細部計畫什麼時候完成?

交通局陳局長勁甫:
園道的建設是鐵工局的工程,我所了解他們園道裡要如何規劃,是委託我們工務局做一些細部的規劃。

黃議員柏霖:
那你清楚嗎?交通政策是你管的,工務局也是要聽你的,你希望上面怎麼配置,你規劃好交給他執行才對啊!基本上還是你這邊做管理。


交通局陳局長勁甫:
我剛剛有說過功能性的規劃是有這樣的考量,怎麼樣把它變成布設在廊道裡面,就像剛才議員所提到的,這樣的布設也不會造成民眾覺得沒有辦法達成,以前好像還給高雄市去做。

黃議員柏霖:
因為你們每次都講得很好聽,現在鐵路地下化廊道有多好,結果聽到多雙線道的大客車專用道。和原本講的又不一樣,所以真的覺得有必要和當地的公民團體和意見領袖、居民做更深度的溝通。如果當時講的和現在要做的都不一樣,局長有覺得不一樣嗎?


交通局陳局長勁甫:
我覺得沒有不一樣。就我所了解,具有這樣功能性的考量。

黃議員柏霖:
不是,當時和人家講的都不是這樣,說綠色廊帶要還給高雄市民,現在上面又規劃大貨車、大客車可以行駛,所以應該有必要…。


交通局陳局長勁甫:
公共運輸和一般的私人運具是不太一樣的。

黃議員柏霖:
先聲明我不是反對,只是應該有義務責任去向當地居民溝通說清楚,而不是以前講A,做出來變B。依你的認知,當然覺得沒有不一樣,可是對當地居民的認知又是不一樣的,因為你不是居住在那裡。不是,因為當時給人家的政策願景是這樣,所以我覺得有義務應該儘速召開相關會議,讓當地居民了解你們在這個事情上,怎麼讓它更好,這也是在此問政的一個很重要的目的;而我們的工作並不是叫你們不要做,而是怎麼讓它更好!在這個過程中,不要造成居民和政府之間的誤解、對抗。


交通局陳局長勁甫:這樣的方向或是觀念是一樣的、一致的。

黃議員柏霖:
所以也不是你們所想的就是要這麼做,交通局當然是管理交通業務,當然是希望這樣做。但是,這樣的承諾和原本高雄市政府給當地居民的那些願景是不同的,只是做這樣的提醒。希望儘速把相關的為什麼要這樣做?這樣做後,又有什麼的補償配合措施讓它更好,我覺得是有必要的,因為對於他們的認知,和他們原本的認知落差是很大,局長,了解我的意思嗎?


交通局陳局長勁甫:了解。

黃議員柏霖:
所以同不同意本席提議,安排時間做一些初步的細部規劃出來,應不應該要向當地居民做溝通?請局長答復。


交通局陳局長勁甫:當然需要。

黃議員柏霖:什麼時間可以去做溝通?

交通局陳局長勁甫:
這部分不是我們所管轄,會和工務局了解,儘快向議員報告。

黃議員柏霖:
等部門質詢結束後,和局長談好後,給我一個時間,我覺得有義務應該也要讓當地居民了解。再次重申我的立場,並不是不要做,而是你要這樣做,要怎麼讓它更好,它的利弊在哪裡,應該把它分析好,我覺得這才是重點,這是第二點。第三點,就是一直提到的整個高雄大眾運輸,提到有幹線公車、棋盤公車,還有一個就是輕軌,也知道捷運局有規劃很多線。上次二位局長都在場,我一直向你們談到一個觀念,就是未來要有黃線、棕線等等,我都支持,但交通局和捷運局應該要把那個路線,甚至那個線的名稱要做結合。為什麼會有二個概念?第一個叫養量。不要再用我們的錢去做可行性研究,每一次都可行,結果做出來都是零零落落!我們用實務的,就去測試,如果真的有量出來,就代表那條路線可行,就可以從普通公車變成幹線公車甚至變輕軌。如果要向中央爭取預算的話,也比較有力,看看這條路線,每天就是這麼多人搭乘;又如果路線能夠統一,名稱也一樣,就會讓民眾知道,未來如果常搭乘這條線,以後就可能升級,對大眾運輸品質的提升也會有幫助,在搭乘上也會更便利,應該要做這樣子的結合。可是依我所見,都是捷運局做捷運局的,交通局都做交通局的,名稱也兜不起來,路線也沒有一起,我覺得這樣也是很可惜,沒有發揮…。


交通局陳局長勁甫:
養量的概念,和捷運局都有共同的看法,是比較務實的做法;至於路線名稱怎麼訂定,是可以再來探討。捷運局這次也有提出,對於屬於短、中、長整個輕軌路網或是公共運輸路網,也都有討論,這一部分會再來補強。〔…。〕是的。

 
  • 登入
  • 分享
  • 搜尋
  • 上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