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財政困境
陳代理市長其邁:
  這個我向黃議員承諾,就這個部分,不管是選舉期間或非選舉期間,這種違章或違規的廣
告看板、妨礙交通及市容,或占用市區道路,都會取締。
黃議員柏霖:
  這些都要取締,讓人家覺得我們高雄市是有秩序的,不要為了選舉,什麼都失守了。市長
,到時候要注意一下,該拆就拆。市長,你最近當選財團法人二 九世界運動會的董事長,
你知道這個董事長怎麼來的嗎?這是我建議的,你要感謝我。本來董事長不是你呢!你知不知
道?我覺得市府有時候滿奇怪的,可以很直接的讓陳代理市長當董事長,為什麼還要繞一個圈
子,設立二 九世界運動會組織委員會,然後還去委託民間,找民間的人來當董事長,你再
去當二 九世界運動會審議及監督委員會的主任委員,本來就可以當董事長,為什麼還要繞
一大圈,還說要吸引民間來參與,結果呢?
  我們在審這個法案之前,吳益政議員就跟我說,已經有人在外自稱他就是財團法人二
九世界運動會的董事長,本來我不太相信,有一天我在外吃飯,一個人進來跟我說「誒!我的
董事長是不是被你幹掉了。」市長,你知道這件事嗎?你有沒有事先承諾別人?沒有的話,這
個人為什麼敢這樣講?他原本就是董事長。請答覆。
陳代理市長其邁:
  黃議員,我們成立KOC包括二個部分,一個是IWGA當時有簽訂合約,我們在六月一
日之前必須成立。第二,到底怎麼成立?必須經過議會審議的自治條例,有法源之後我們才成
立。不知道黃議員的資訊從哪裡來的?
黃議員柏霖:
  有人自認他是董事長,『我不清楚這件事。』你有沒有授權別人?私相授受說:「你當董
事長,我當主委就好。」有沒有?『絕對沒有。』我告訴你,他是市政府的顧問之一,我沒有
騙你。
陳代理市長其邁:
  我向黃議員保證,我沒有告訴任何人。
主席、市長、各位局處長、議會同仁、媒體先進,大家早。
  
在總質詢開始前,先向大家報告,上一個會期總質詢完以後,柏霖編了一本書叫做「應變」
就是在任何一個組織,基本上會牽涉到三個主要的課題,一個就是財政狀況,第二個就是市
府的組織運作,第三就是產業政策,因為總質詢只有一個小時,所以上個會期,我就集中在
財政困境以及強化市府的組織運作。

黃議員柏霖:
市長,這幾年因為有捷運的大工程,每年大概增加三百億左右的歲出,所以總額提高到
一千億左右,如果明後年捷運結束以後,我們的總額大概回復到七、八百億之間,它直接的
差異就在於每年百分之十五的上限經費的額度可以舉借。市長,三百億乘以百分之十五,一
年就減少四十五億,各位可能覺得四十五億對於八百億來講,可能不多,可是我向各位報告
,我們的經建資本門一年才一百億而已,如果一百億少掉四十五億,很多的興建工程,新工
處、養工處、水工處差不多都不能做了,因為已經沒有經費了。市長,針對這個問題,去年
謝院長在這裡我曾經質詢過他,他說一定要去爭取一個大的工程,目前我們看得到的,除了
捷運的後續以外,應該就是鐵路地下化。

陳代理市長其邁:
這分幾個部分,鐵路地下化一個,按照中央對於直轄市的補助辦法,中央的法令是五十、
五十。

黃議員柏霖:是不是儘量去爭取看能不能比照捷運百分之七十五,好嗎?

陳代理市長其邁:目前協商到四十、六十。

黃議員柏霖:
多了百分之十,請你再繼續努力,如果有必要,我們議員都會做你的後盾,我們再去行政
院、立法院陳情。

陳代理市長其邁:
第二個就是世運主場館的興建和整個未來配合世運的興建,這些平均分配到每年,大概有
十億到十五億投資到高雄市。

黃議員柏霖:
目前勞健保的部分,我們累積勞保、健保、農保、漁保,高雄市積欠中央二百九十五億,
去年它也查封了我們的財產,爭對這個問題,我不知道中央的修法,目前狀況如何?如果它再
來繼續追討,我們如何因應?

陳代理市長其邁:
中央修法的部分,各黨籍的主委都有提案,包括國親、民進黨、台聯都有提案,所以這一
部分,已經交付委員會在審查,假如順利的話,我們再加把勁。

黃議員柏霖:
因為現在你也是執政黨,所以和行政院、立法院各方面都溝通得不錯,如果需要我們在野
黨的互助,為了高雄好,大家要不分黨派,共同來處理這個問題,因為三百億是很大的數目。
有關財政的其它問題,本黨團林壽山議員前幾天有質詢,他說崩盤的財政,哄三歲的兒的
報告,提出很多中肯的建議,所以本黨團在六月八日星期三下午兩點半,我們邀請了市長、財
政、主計各單位的局處長和學者專家,來召開一個「如何補破網,高雄市財政問題」的公聽會
,我們希望關心高雄財政的先進和相關的局處長都能夠來參與,因為市政是延續的,它是不可
分割的,將來無論是誰選上新的市長,他都必須概括承受,所以這個問題我們現在要去因應,
因此我們國民黨黨團在六月八日(三)下午二點半,才會針對財政問題召開公聽會。吳敦義市
長在八十七年底移交給謝市長時,高雄市的負債是八百二十九億,可是謝市長去當謝院長時,
我們已經是一千五百億,也就是他平均一年給高雄市政府多舉億一百二十億,這七年來,你覺
得高雄市有那邊改變了?沒錯,愛河是變漂亮了,當然我們是做了很多基層建設。與其去抱怨
前面的人,不如針對現況來解決,市長,你要如何來執行?

陳代理市長其邁:我想黃議員對於財政是很清楚,資產、負債要一併來計算。

強化市府組織運作
黃議員柏霖:
第二個是強化市府的組織運作,本席在上個會期提了七個新治理模式,有很多局處長都有
落實和執行,有做的我表示感謝,沒有做的要趕快來做。
市長,這是昨天台灣時報的頭版,就是十二月三日三合一選舉已經敲定,台灣省縣市長、
縣市議員、鄉鎮長合併來選舉,明年高雄市也有兩種選擇,一種是六月中里長的選舉,年底是
市長和議員的選舉。市長,你知道選舉一次我們要花多少錢?四千八百萬,這是第一個直接成
本,第二個是社會成本,每一次選舉我們主權分立、族群撕裂,我們的選舉文化很奇怪,講好
話的很少,講壞話的很多,所以每多選一次,這個社會就撕裂一次,惡質文化又加強一次,所
以所有的選舉漸漸都應該整併在一起,選務人員輕鬆,市民朋友也輕鬆,大家都知道,選舉一
次,旗幟滿天飛,整個市容零亂不堪,有很多外國朋友來台灣觀光,他們說你們台灣很熱鬧,
好像選舉已經變成你們的生活常態,但是都影響了生活和市容。針對三合一的選舉,根據民主
的潮流和前幾天中選會的決議,以及它的直接成本,市長,你有什麼看法?

陳代理市長其邁:我完全支持。

黃議員柏霖:你有沒有具體的做法?你是支持中選會還是 。

陳代理市長其邁:我是支持中選會對地方縣市的選舉。

黃議員柏霖:那明年底高雄市的選舉呢?

陳代理市長其邁:
之前台北市也曾經因為里長和市長選舉合併的問題,申請大法官會議解釋,結果大法官會
議五五三號的解釋,不採用台北市的解釋,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任期的部分,涉及選民的約
定,所以延長任期這個部分,基本上是不符合地方制度法的規定。所以高雄縣或其它的縣市,
這一次的縣市長選舉和任期無關,這是選舉期程的整併。

黃議員柏霖:那選舉制度,我們就不能改變了。

陳代理市長其邁:除非是修改地方制度法。

黃議員柏霖:
我們從社會成本的考量,從直接經費的考量,是不是可以一次完成,不要經常在選舉,我
們現在要來拼經濟,不要常常在拼選舉、拼政治。

陳代理市長其邁:我完全同意黃議員的看法,但是這必須修法,譬如從下一任的任期開始規定。

黃議員柏霖:我也希望你向中選會請示。

陳代理市長其邁:這個不用請示,大法官會議的解釋已經很清楚了。

黃議員柏霖:
選舉是一時的,共同為市政和市民安居樂業的生活才是永遠的,大家要朝這方向來進步,
不要常常搞選舉,市長,我想你在這裡有承諾,我會寫在我的書裡面,這個會期結束,我會再
出一本書,你說的我都寫在書裡面。
市長,在我的新治理模式之市政區政化裡面,我們知道區政很重要的主軸就是里幹事,區
長有很多資訊是來自里幹事。而這些里幹事在晚上或假日,為了配合里長,要去洽公為民眾服
務,但是卻沒有鐘點費,也沒有油費,為市民服務影印,紙也沒有,也就是時間、空間,直接
的損耗,都造成里幹事很大的負擔,形成待在辦公室不去活動的人也領一樣多的錢,出外勤認
真為民服務的人,卻是服務愈多賠的愈多,針對在里服務費,請市長回答。

陳代理市長其邁:
我完全同意黃議員的看法,這部分涉及中央對於法令的解釋,據我了解,民政局也曾經請
示內政部和人事行政局,他們的意見和我們的是相左的。

黃議員柏霖:可是台北市都持續發給,這是前人的德政。

陳代理市長其邁:我們認為里幹事下里在外面服務,包括機車、大哥大這部分,我們是應該給與補助的。

黃議員柏霖:什麼時候要發,我看下個月初一就可以發了。

陳代理市長其邁:我們會盡最大的努力來做,請秘書長回答。

黃議員柏霖:愈快愈好,這是需要的,因為人家做得愈多卻賠愈多,這是沒有道理的。

郝秘書長建生:
剛才市長也向黃議員說明過,市長對這個很重視,所以有特別交代我要去研究,我們會儘
快,因為本年度是沒有編這個預算, 。

黃議員柏霖:有編,只是錢沒有發而已。

郝秘書長建生:我們會儘快找一個適當可行的辦法來處理,因為市長有交代。

黃議員柏霖:
可以的話,最好七月一日就發給他們。
我的新治理模式第二個是學校社區化,教育局去年編預算有二十七間學校 ,市長,我
為什麼當時會提這個,是因為我們有一百多個高中、國中、國小的校園都有籃球場、運動場,
如果晚上能夠開放讓社區的人來運動,甚至停車場可以讓他們停車,讓它活化變成社區的多功
能活動中心,這樣我們就不必再花錢興建活動中心,這些錢就可以用在別的地方,教育局也從
善如流,去年校園亮起來,有二十七間學校,是不是今年我們能付注更多的經費,讓更多的學
校能夠開放,讓更多的市民能享受學校的設備。增加的電費,我們應該要給與補助,否則開放
愈多,賠的愈多。

陳代理市長其邁:
我們在今年的永續校園計畫裡面,有編列三千萬左右,除了學校圍牆打掉,改以綠籬替代
之外,也希望學校能夠成為社區活動的一個中心。

黃議員柏霖:
對,因為這樣我們不必再花錢,固定成本都有了,只是加一些電費和管理,甚至如果社區
能夠認養,我們就讓他們來認養。

陳代理市長其邁:
這個我會請教育局和工務局來協調,假如學校開放給社區使用,我想由高雄市政府來補助,
這是可行的。

黃議員柏霖:
謝市長能夠去當謝院長,我想他有一個很重要的政績,就是BOT,我覺得他做得很好,
去年我也向他提過,我們經常要求市府同仁要認真努力,但是都沒有獎勵,這樣子的動機不大
,在激勵理論裡面,其實最重要是一種感覺,所以我很高興看到你們有一個高雄市政府促進民
間參與公共建設獎勵方案,因此如果招攬到案子和一些人來投資,你們就有獎勵,我覺得這個
辦法很好,針對這部分,到目前為止,我們發了多少獎金和獎狀,給這些真正在為高雄市政府
努力的同仁?

陳代理市長其邁:
我來了以後,這個獎勵辦法才剛訂定。

黃議員柏霖:
  所以還沒有正式來申請,『但是辦法已經訂好了。』你要落實,『好。我常講有些人,你
給他一張獎狀,他就可以鞠躬盡瘁。

黃議員柏霖:
因為市政府經費不足,所以你一定要借助民間,BOT也好,委託經營也好,但是我提醒
市府相關單位,一定要注意利益迴避的問題,我在很多BOT的場合,那些老板名片拿出來一
看,有不少都是市府顧問,因此我想是不是得標者,都是市府顧問?當然啦!清者自清,就像
捷運物調案時,我也發起自清運動,我沒有啊!所以歡迎來調查。我希望所有市府同仁要分清
楚,我們幫忙朋友可以,但是如果可能涉及圖利、賄賂,自己要小心,我是好意提醒各位,針
對這些案子,要懂得分際。
市長,你知道市府有多少顧問?

陳代理市長其邁:據我了解,好像是三六一位。

黃議員柏霖:市政府顧問的編制上限是多少?

陳代理市長其邁:沒有支薪的是三六一位左右。

黃議員柏霖:研考會主委,市府編制的顧問有多少?

研究發展考核委員會謝主任委員雲嬌:有三位。

黃議員柏霖:其他是編制外、是無限的嗎?

研究發展考核委員會謝主任委員雲嬌:
我們也曾經去請示過,其實是沒有限制,因為這是地方政府可以延聘對我們市政有 。

黃議員柏霖:
所以是沒有人數限制?『是。』三百、五百、一千,都沒有關係,這樣可不可以一百四十
萬市民每人都發一張,大家都是顧問,這樣我們的陣容就更堅強。我的意思是我們的顧問不要
太浮濫,這樣會失去顧問的意義。

陳代理市長其邁:
這個任期是四年,所以我有特別請秘書長就這個部分管控,出缺就不補,因為他的任期是
四年,我也不好意思去要回聘書,因為這是不支薪的榮譽職,所以假如有出缺就不補。

黃議員柏霖:
就你的認知,這三百多位顧問對於高雄市政有什麼幫助,你知道這有可能造成一些官員的
負擔嗎?人家如果拿一張市府顧問的名片要你照顧,會不會造成困擾?

陳代理市長其邁:
公務員是依法行政,顧問在佷多市政建設上提供寶貴的意見,這些我們表示感謝,但是在
處理政府的採購或招標這部分,我們公務人員會謹守法律的分際。

黃議員柏霖:
市長,在市政裡面,有兩個部分,一年都虧損很多,一個是公車處,一個是衛生局的公立
醫院,每年大概要九億多公務預算給它,它才能平衡,這兩項加起來大概是負二十億,這部分
我一直很用心研究,我常舉例台北市公車,台北市公車處原本一年要虧十九億五千萬,但是民
營以後,它的場站租金收入八千萬,所以它等於正二十、三億,當然它中間有一些資遣等各種
費用,但是將來這些問題還會發生。

陳代理市長其邁:
因為這部分涉及局處的業務,公車處的部分,我會特別請王局長就這個部分研擬一個比較
這是沈重的負擔。第二,醫院的部分,我會請韓局長就醫院的轉型,譬如,必須跟一些醫學中
心在功能上,或在職能上做一些調整,有些專注在慢性病的治療,有些則設社區的健診中心等
等。

黃議員柏霖:
我們虧這麼多錢,我們每天都要注意,因為都是市民的血汗錢。再來是環境優質化,去年
我跟謝市長討論,他也認同我的看法,選舉的時候,前年選立委員的時候,有一百個地方插旗
幟,這次整個高雄市,任務型國代只剩下五十個地方,這是好的。環境一定要大家來維護,因
為現在的環境愈來愈惡化,昨天我去參加環保局跟教育局舉辦的「世界環境日」的公益活動,
我很感動!我看到那二個小朋友把小樹苗端到桌上的時候,我差一點眼淚掉下來。我覺得如果
我們再不回復環境,有很多環境是我們自己可以做的。關於這個部分,市長,明年市長跟議員
選舉的時候,你有沒有辦法堅持,祗有五十個地方插旗,不要一直擴散,請回答。

陳代理市長其邁:
是否當選和插旗幟並沒有什麼關係,愈少愈好,最好大家協調好,大家都不插旗。『你可
以規定呀!』但是選罷法規定,我們要提供適當的地點,我會儘量減量。

黃議員柏霖:
還有一點重要,就是路邊的大看板,只要占到騎樓、占到紅磚人行道、占到高速公路旁邊,
你們就應該直接取締。每次選舉我們都覺得某候選人可能會當選,不要取締他,不然當選之後
可能會找我麻煩,不要有這種想法,當你依法行政,依你該做的去執行,他們就不敢投機取巧
了。市長,這一點你有沒有辦法做個宣示?

陳代理市長其邁:
這個我向黃議員承諾,就這個部分,不管是選舉期間或非選舉期間,這種違章或違規的廣
告看板、妨礙交通及市容,或占用市區道路,都會取締。

黃議員柏霖:
這些都要取締,讓人家覺得我們高雄市是有秩序的,不要為了選舉,什麼都失守了。市長
,到時候要注意一下,該拆就拆。市長,你最近當選財團法人二 九世界運動會的董事長,
你知道這個董事長怎麼來的嗎?這是我建議的,你要感謝我。本來董事長不是你呢!你知不知
道?我覺得市府有時候滿奇怪的,可以很直接的讓陳代理市長當董事長,為什麼還要繞一個圈
子,設立二 九世界運動會組織委員會,然後還去委託民間,找民間的人來當董事長,你再
去當二 九世界運動會審議及監督委員會的主任委員,本來就可以當董事長,為什麼還要繞
一大圈,還說要吸引民間來參與,結果呢?
我們在審這個法案之前,吳益政議員就跟我說,已經有人在外自稱他就是財團法人二
九世界運動會的董事長,本來我不太相信,有一天我在外吃飯,一個人進來跟我說「誒!我的
董事長是不是被你幹掉了。」市長,你知道這件事嗎?你有沒有事先承諾別人?沒有的話,這
個人為什麼敢這樣講?他原本就是董事長。請答覆。

陳代理市長其邁:
黃議員,我們成立KOC包括二個部分,一個是IWGA當時有簽訂合約,我們在六月一
日之前必須成立。第二,到底怎麼成立?必須經過議會審議的自治條例,有法源之後我們才成
立。不知道黃議員的資訊從哪裡來的?

黃議員柏霖:
有人自認他是董事長,『我不清楚這件事。』你有沒有授權別人?私相授受說:「你當董
事長,我當主委就好。」有沒有?『絕對沒有。』我告訴你,他是市政府的顧問之一,我沒有
騙你。

陳代理市長其邁:我向黃議員保證,我沒有告訴任何人。
陳代理市長其邁:
這個我向黃議員承諾,就這個部分,不管是選舉期間或非選舉期間,這種違章或違規的廣
告看板、妨礙交通及市容,或占用市區道路,都會取締。

黃議員柏霖:
這些都要取締,讓人家覺得我們高雄市是有秩序的,不要為了選舉,什麼都失守了。市長
,到時候要注意一下,該拆就拆。市長,你最近當選財團法人二 九世界運動會的董事長,
你知道這個董事長怎麼來的嗎?這是我建議的,你要感謝我。本來董事長不是你呢!你知不知
道?我覺得市府有時候滿奇怪的,可以很直接的讓陳代理市長當董事長,為什麼還要繞一個圈
子,設立二 九世界運動會組織委員會,然後還去委託民間,找民間的人來當董事長,你再
去當二 九世界運動會審議及監督委員會的主任委員,本來就可以當董事長,為什麼還要繞
一大圈,還說要吸引民間來參與,結果呢?
我們在審這個法案之前,吳益政議員就跟我說,已經有人在外自稱他就是財團法人二
九世界運動會的董事長,本來我不太相信,有一天我在外吃飯,一個人進來跟我說「誒!我的
董事長是不是被你幹掉了。」市長,你知道這件事嗎?你有沒有事先承諾別人?沒有的話,這
個人為什麼敢這樣講?他原本就是董事長。請答覆。
陳代理市長其邁:

黃議員,我們成立KOC包括二個部分,一個是IWGA當時有簽訂合約,我們在六月一
日之前必須成立。第二,到底怎麼成立?必須經過議會審議的自治條例,有法源之後我們才成
立。不知道黃議員的資訊從哪裡來的?

黃議員柏霖:
有人自認他是董事長,『我不清楚這件事。』你有沒有授權別人?私相授受說:「你當董
事長,我當主委就好。」有沒有?『絕對沒有。』我告訴你,他是市政府的顧問之一,我沒有
騙你。

陳代理市長其邁:
我向黃議員保證,我沒有告訴任何人。

黃議員柏霖:
沒有承諾嗎?『沒有。』這二個條例我們會退回。因為基金會的成員我也看過了,你們也
去正式申請,而且六月一日去簽約了,研考會主委,六月一日跟IWGA簽約了嗎?研究發展
考核委員會謝

主任委員雲嬌:
不需要另外跟IWGA簽約,只是依照合約,我們必須在六月一日以前成立,我們已經在
五月二十四日取得法院的法人登記證書了。

黃議員柏霖:
這樣就可以了嘛!『是。』市長,原本我們自己就可以做了,還要設二個委員會去執行,
結果現在都不必,全部合而為一,你當董事長,這樣不是很好嗎?我希望所有的局處長,在做
事情的時候,不要把它複雜化,事情愈簡單愈好,為什麼要搞得那麼複雜!

高雄市市議員黃柏霖
服務專線:
 07-3806323  07-3806323      服務傳真: 07-3809523  07-3809523      

高雄市807三民區正忠路152號      服務信箱:
polin55555@yahoo.com.tw     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