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議員柏霖:

  捷運不是只有一百一十幾億元而已?我們的支出部分,不是差不多一百一十億元而已?

謝市長長廷:

  是跟污水下水道合計。這些比較特殊,這些若不做的話,整個負債就不會那麼高!

黃議員柏霖:

  市長,你的經營策略就是大的建設絕對不能停,︹對!︺一定要大的建設一直進來,

以輪動式方式讓它進來,讓歲出控制在這個規模嗎?

謝市長長廷:

  這個是解決法律而已!其次,我們可透過投資,希望高雄的景氣好。現在我們有個

十年還債計畫,讓公有的工地都能夠用。因為公有土地都能利用的話,我們的歲收就會

增加,價值會比較高。那時再來處分我們的一些財產,用來還債才夠!如果我現在急著

把數字降低,把南星計畫區等土地都賣掉,其實價值很少,所解決的問題也比較少。

黃議員柏霖:

  基本上市長談的,我是同意,本席也是建議朝這方向去努力、去創造。我把這問題

點出來,是要讓所有局處長了解到高雄市的財政確實有很大的問題,我們每一筆的開銷

,一定要用在刀口上,而且讓它產生最大的功效。

  請問市長,在民國九十一年二月,財政收支劃分法被提出時,馬市長有提出「五四

三」的法案,就是總共有五百四十三億元的統籌分配款,高雄依照那個版本,高雄每年

可分到一百一十億元,市長四年任內可分得四百四十億元。那時也有很為媒體報章報導

說當記者去採訪市長時,市長躲在柱子後面,不敢接受訪問,我們在這裏,也讓所有的

市民了解我們的財政確實這麼嚴重,為何市長當時不支持馬市長的版本,讓高雄市每年

都可多一百一十億元的預算,來做更好的建設?請市長答覆。

謝市長長廷:

  簡單講,我知道那個版本是不可能通過的。他是要跟我連在一起,當時高雄市是要

跟台北市算統籌分配款的,就是百分之四十三的統籌分配款,我認為分配的比例是不公

的。我們高雄市跟台北市合理分配的話,我們會贏。台北市知道他們會輸,所以他綁我

,說我們來對抗其他的縣市,我知道這不可能贏的。因為馬市長所屬的黨籍立委比較多

,但最後這個案也沒通過。

黃議員柏霖:

  這件事我知道,市長請坐。

謝市長長廷:

  我還要解釋你剛才說我躲著,其實不是!因為當時我是站在行政院門口,記者叫我

,(你沒聽到就對了。)不是,我是沒有接受記者訪問,(不願意接受他訪問)?對,

因為我要趕時間,那天總統召見我,

因為柱子在我前面,所以拍起來好像是我躲在柱子後面。(報章雜誌都是這樣報導!)

我不需要躲,你看我的風格也不會這樣,但是這個結果,馬市長得到風光,我多得十億

元。現在我們統籌分配款多分配到十億元。

黃議員柏霖:

  就是一百一十億元沒分到,卻分配到十億元?

謝市長長廷:

  不是,我們跟馬市長一起爭取,馬市長那一百一十億元,也是拿不到啊!

黃議員柏霖:

  那本來就沒有,五百四十三億元,台北市本來就沒分了。

謝市長長廷:

  他提的案,全國的立委都反對,除了北、高二市的立委。

黃議員柏霖:

  就是北、高二市的立委會同意,其他的立委都反對。

謝市長長廷:

  對,這是不可能的事。

黃議員柏霖:

  市長,我提這一點,就是希望大家,包括市長、高雄市的立委,以及我們的局處長

,永遠要站在高雄的角度去著想,我們畢竟在這裏共事,我們就是要在我們的立場儘量

去爭取。

  如果我們一年多爭取那麼多補助,市長就更好當,我的報表作起來也更漂亮了。我

們也不要一直討論一、八四六億元快到了,沒有上限可以舉債了。

  每年百分之十五的問題,剛才市長說要靠重大工程來作百分之十五的支應,但總額

一、八四六億元其實也到了。即使你百分之十五可以做得到,你後面也沒得借了。現在

我們的實質收入與經常門又差不多了,所以幾乎沒有建設。

  所有官員,你們要有這樣的精神,時時向中央爭取補助款,不是申請,要時時有這

種想法。不然就如市長所提的BOT策略,儘量都採BOT,讓民間去管,但前提是要

有公平的制度。不能只是給樁腳或朋友BOT,這樣,對自己及未來不見得好。

   C市府舉債


    高雄市政府87至94年度累積債務額情形表

年度 市府舉債

受限債務

不受限債務

合計(單位:億元)

87

482.75

346.59

829.34

88

122.33 579.52 406.08

985.60

89

144.34

672.17

462.21

1134.38

    我用圖表讓各位局處長看比較了解,你們看到了我們的債務是節節高昇。
   
    高雄市政府87至94年度累積債務額情形表

年度

市府舉債

受限債務

不受限債務

合計(單位:億元)

90

106.00

724.32

490.97

1215.29

91

122.08 851.98 441.49

1293.47

92

122.37

94.27

422.98

1387.25

    高雄市政府87至94年度累積債務額情形表

年度

市府舉債

受限債務

不受限債務

合計

(單位:億元)

93

1080.74

492.35

 

1573.09

 

93

139.88 963.00

409.10

1372.10

94

170.00 1261.93

412.72

1674.65

   
    在這裡我們要請教謝市長,這幾年雖然高雄市變美、變漂亮了,可是我們的市庫怎麼樣?負債越多。

    我們這幾年債務剛好增加一倍,而這一倍推算大概就是八百五十億元,所以我們有時候在施行政策的
    時候,我們要考慮到優先順序。我也在這裡跟市長報告,如果用這樣的比率來計算,九十四
年我們再
    借款,等於是九十五年再借一百七十億元,它就會達到我們所有的上限,而我們的上限
是什麼?我們
    的上限就是我們所有的借款有二個上限,一個是每年歲出的百分之十五,第二個是
法定的總額一千八
    百四十六億元。
我也告訴市長,你如果順利市長當完,沒有到中央當院長的時候,等你市長任期做
    完,高雄市政
府剛好沒有任何舉債空間,因為一千六百多億元再加上一百七十億元剛好是一千八百四
    十四億元
,也就是下一任的市長,他可能沒有任何可以舉債空間,因為已經Top了。



    再接下來,每年歲出的百分之十五,這個我們也做不到,因為九十六年以後就沒有捷運的預算,所以
    沒有捷運以後,就沒有那筆二、三百億元可以做為歲出的百分之十五,因
此,那個部分也會降下來。
    我認為財務狀況是非常的嚴重,所以請市長簡單答覆一下,
高雄市政府如何來因應我認為非常迫切,
    而且非常危急的財政狀況,以避免我們將來能
夠不要債留子孫?

    謝市長長廷:

  謝謝黃議員的指教,我們的財政困難是事實。不過,我認為像百分之十五這個上限,包括中央和台北
    市也都是一樣,它們可能還比我們高。我們現在存在一個問題,就是
你提到的一個重點,依我們現在
    的財務來看,我們的預算規模不能降低!如果預算規模
降低,比如若捷運完工之後,我們回復到七百
    億元的規模,問題會馬上發生,所以我們
馬上要做鐵路地下化,但現在這個案為何卡在那裏?這也是
    沒有辦法的事。

    黃議員柏霖:就是建設不能停,尤其是大的建設。

    謝市長長廷:
 一個城市的大建設及議員們所質詢的大的建設,我們都將之列表,比如捷運之後要做什麼。如果預
    算規模變小,馬上會出問題。
另外,剛才你提到的問題,其實這幾年,我們的補助款是增加,我們有
    爭取比較多
的補助款。但這事見仁見智,我認為這是好現象,可以爭取到中央的補助款來。(我也
    同意)。另外,增加了差不多八百億元。依我印象,如果以六年來算,因為包括九十四年度,等於是
    七年,利息的部分有兩百多億元。第一年的利息支出是七十多億元。利息
是增加。捷運的部分,大概
    是二、三百億元。

    黃議員柏霖:捷運不是只有一百一十幾億元而已?我們的支出部分,不是差不多一百一十億元而已?

    謝市長長廷:是跟污水下水道合計。這些比較特殊,這些若不做的話,整個負債就不會那麼高!

    黃議員柏霖:市長,你的經營策略就是大的建設絕對不能停,對!一定要大的建設一直進來,以輪動
    式方式讓它進來,讓歲出控制在這個規模嗎?

    謝市長長廷:

  個是解決法律而已!其次,我們可透過投資,希望高雄的景氣好。現在我們有個十年還債計畫,
    讓公有的工地都能夠用。因為公有土地都能利用的話,我們的歲收就會
增加,價值會比較高。那時再
    來處分我們的一些財產,用來還債才夠!如果我現在急著
把數字降低,把南星計畫區等土地都賣掉,
    其實價值很少,所解決的問題也比較少。

    黃議員柏霖:基本上市長談的,我是同意,本席也是建議朝這方向去努力、去創造。我把這問題點出
    來,是要讓所有局處長了解到高雄市的財政確實有很大的問題,我們每一筆的開銷
,一定要用在刀口
    上,而且讓它產生最大的功效。
請問市長,在民國九十一年二月,財政收支劃分法被提出時,馬市長
    有提出「五四
三」的法案,就是總共有五百四十三億元的統籌分配款,高雄依照那個版本,高雄每年

    可分到一百一十億元,市長四年任內可分得四百四十億元。那時也有很為媒體報章報導說當記者去採
    訪市長時,市長躲在柱子後面,不敢接受訪問,我們在這裏,也讓所有的
市民了解我們的財政確實這
    麼嚴重,為何市長當時不支持馬市長的版本,讓高雄市每年
都可多一百一十億元的預算,來做更好的
    建設?請市長答覆。

    謝市長長廷:簡單講,我知道那個版本是不可能通過的。他是要跟我連在一起,當時高雄市是要跟台
    北市算統籌分配款的,就是百分之四十三的統籌分配款,我認為分配的比例是不公
的。我們高雄市跟
    台北市合理分配的話,我們會贏。台北市知道他們會輸,所以他綁我
,說我們來對抗其他的縣市,我
    知道這不可能贏的。因為馬市長所屬的黨籍立委比較多
,但最後這個案也沒通過。

    黃議員柏霖:這件事我知道,市長請坐。

   謝市長長廷:

 我還要解釋你剛才說我躲著,其實不是!因為當時我是站在行政院門口,記者叫我,(你沒聽到就對
    了。)不是,我是沒有接受記者訪問,(不願意接受他訪問)?對,
因為我要趕時間,那天總統召見
    我,
因為柱子在我前面,所以拍起來好像是我躲在柱子後面。(報章雜誌都是這樣報導!)我不需要
    躲,你看我的風格也不會這樣,但是這個結果,馬市長得到風光,我多得十億
元。現在我們統籌分配
    款多分配到十億元。

    黃議員柏霖:就是一百一十億元沒分到,卻分配到十億元?

    謝市長長廷:不是,我們跟馬市長一起爭取,馬市長那一百一十億元,也是拿不到啊!

    黃議員柏霖:那本來就沒有,五百四十三億元,台北市本來就沒分了。

    謝市長長廷:他提的案,全國的立委都反對,除了北、高二市的立委。

    黃議員柏霖:就是北、高二市的立委會同意,其他的立委都反對。

    謝市長長廷:對,這是不可能的事。

    黃議員柏霖:市長,我提這一點,就是希望大家,包括市長、高雄市的立委,以及我們的局處長,永
    遠要站在高雄的角度去著想,我們畢竟在這裏共事,我們就是要在我們的立場儘量
去爭取。如果我們
   一年多爭取那麼多補助,市長就更好當,我的報表作起來也更漂亮了。我
們也不要一直討論一、八
    四六億元快到了,沒有上限可以舉債了。
每年百分之十五的問題,剛才市長說要靠重大工程來作百分
    之十五的支應,但總額
一、八四六億元其實也到了。即使你百分之十五可以做得到,你後面也沒得借
    了。現在
我們的實質收入與經常門又差不多了,所以幾乎沒有建設。所有官員,你們要有這樣的精
    神,時時向中央爭取補助款,不是申請,要時時有這
種想法。不然就如市長所提的BOT策略,儘量
    都採BOT,讓民間去管,但前提是要
有公平的制度。不能只是給樁腳或朋友BOT,這樣,對自己
    及未來不見得好。


高雄市市議員黃柏霖
服務專線:
 07-3806323  07-3806323      服務傳真: 07-3809523  07-3809523      

高雄市807三民區正忠路152號      服務信箱:
polin55555@yahoo.com.tw     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