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精障者與社會安全,應該找到平衡點



最近幾年,台灣社會發生許多件駭人聽聞的社會事件,最後都因為有精神障礙手冊,讓加害人可以逃離法律的制裁,卻讓被害人身心受創,卻毫無討回公道的可能。

基本上,精障手冊是對於這些病友的保護,但是如果就這樣毫無底線的放任,那我們的保障又在哪裡呢?就像之前彰基醫院的事件,加害人居然還能直接拿出精障手冊當擋箭牌,這背後難道不該被檢討嗎?

首先,精障手冊的發放應該要更嚴謹,甚至其中的稽查也要更密集,否則當病友拿這樣的好意卻四處傷人,絕對是損人不利己的結果。

其次,既然領有精障手冊,就不該有個別的行動,也就是說,這些病友外出,應該有家人陪同,不然,這些病友一旦發生意外或出現傷人,誰能夠負責呢?

還有,再並有發生攻擊事件之後,醫療單位應該立即進行鑑定,如果當時沒有精神問題,就該法辦,如果精神狀況確實不佳,就該強制送醫,否則,像一顆不定時炸彈,不危險嗎?

我們對於精障朋友當然同情,但是大多數的精障朋友在表面上是看不出來的,如果沒有其他的輔助措施,不僅他們本身危險,更可能造成其他人的傷害,政府相關單位沒有理由不正視啊!

(高雄/市議員)

高雄市市議員黃柏霖
服務專線:
 07-3806323  07-3806323      服務傳真: 07-3809523  07-3809523      

高雄市807三民區正忠路152號      服務信箱:
polin55555@yahoo.com.tw     地圖